2011年9月1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越南拥抱昔日敌人

核心提示:越南新任外交部长范平明的父亲曾参与抗美战争,但他现在却要努力提升越美关系。

原文:Vietnam Embraces an Old Enemy
作者:ALBERT R. HUNT (彭博社)
发表:2011年8月28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河内——范平明的父亲曾为了让美国人滚出越南而战,但他本人现在却努力工作以提升这两个曾经是昔日敌人的国家之间的交往和兴趣。
 
越南希望美国[在该地区]保持影响力主要是经济上的原因,平衡该地区的超级大国——中国。范先生是新任外交部长,他的父亲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艰苦抗战中是胡志明共产主义政权中的一份子;后来,在越南与中国起冲突的时候,他是外交部长。

“人们很难想象美国和越南的关系发展的有多迅速”,52岁的范先生在河内说。
   
“邦交正常化16年后的今天,我们进入了与在几乎所有方面建立起友好关系的新阶段。”

美国并未完全抹去越战的痛苦,然而遭受更多磨难的越南人,却开始拥抱他们的老对手。

两国间的贸易联系在加强,美国是越南商品的最大进口国。两国亦有常规武器贸易的合同,这个月两国签署了首份关于军用药品的防务合约。去年,越南官员在一艘驱逐舰上约翰.麦凯恩号上参观了一次美国的军事行动,这首驱逐舰以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父亲和爷爷两位舰队司令的名字命名。麦凯恩本人则在战争中于河内被俘了6年。

现在,外交部长说,两国正在讨论将他们的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他说,这将对地区稳定很有好处,也符合越南的“多边策略。      
     
这位越南最高外交官强调,这些行为都不是针对中国的。然而,多边对话和鼓励美国介入地区安全形势都不是北京希望看到的。
   
越南拥有与中国斗争的长期历史。最近一次战争爆发于1979年,最后演变成一场跨境入侵。越南人知道中国是一个无法避开的超级大国,并且也打算与这个毗邻的大块头保持良好关系。

尽管如此,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紧张态势仍存。最近越南爆发了针对中国的游行示威,尽管河内政府因害怕民族主义热潮会失控,希望能阻止示威。

尽管有共同利益,越美关系依然很复杂。
 
越南不确定美国会对亚洲做长期承诺,官员们也私下抱怨该地区对于华盛顿来说优先度较低。在一个7月21日播出的美国电视主持人查理・罗斯(Charlie Rose)主持的一小时访谈中,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托马斯・E・多尼伦(Thomas E. Donilon)对中国长篇大论,却未提到越南。
     
范先生说他希望美国的政策能“更有持续性”,应该“更多关注“东南亚。更麻烦的是其与越南在人权和政治权利上的政策持续[与美国有]摩擦。
       
(越南)已经有所进步,尤其是在宗教自由的领域里。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吉姆.韦伯(Jim Webb),一位越战老兵,在不久前对河内的一次访问中说,当他二十年前在越南首次参加天主教仪式的时候,只有几个信徒。几年前,在他参加的圣诞集会中有了两千人参与。然而在过去几年内仍然有数十个不同政见者被投入监狱,对新闻媒体的镇压亦是常态也屡见不鲜。
   
这些记录都比中国的强。然而政治现实是,人口为9000万民众、国民生产总值为1020亿的越南和中国巨人受到的待遇是不同的。
   
至少现在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正担忧着越来越自信的中国表现出来的进攻性,希望能与越南加深联盟关系。他们指望着以外交部长范为代表的新一代,他仍然保有着”少年时代在炸弹落下时冲向掩体“的记忆。成年后,他在美国麻州的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政策学院获得了硕士学位,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和华盛顿越南大使馆待过几年。
   
在接下来几年里两国关系的深度将取决于越南经济、法律和政治系统的发展情况。在共产党对私有企业比二十年前放宽了一些之后,得到了令人震惊的回报。人均收入达到了1200美元,几乎是25年前的10倍,该国亦完全加入了全球经济共同体内。美国的外资投入达到了100亿美元,不多但是增长迅速。英特尔和雪佛莱等公司的投资是其中的主体。

然而,经济始终主要由廉价的劳动力所驱动。共产党官僚扼杀着创业精神。腐败非常猖獗。尽管范先生说遏制腐败是政权的“首要任务”,但他也承认,这“很难”。

矛盾依然存在:越南的人均因特网使用在这一地区中是最高的,文盲率也相对较低;然而其教育系统很落后。
   
一些不多的闪光点包括位于胡志明市,隶属哈佛大学约翰・f・肯尼迪政府学院的规模不大的公共政策中心。这是哈佛的越南计划之一,由汤姆・维勒利(Tom Vallely)执导,他是一名越战老兵,把战后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改善美越关系上。
 
几年前,中心发表了一项关于越南面临的挑战的研究。它概括了成功的东亚经济体新加坡、韩国和台湾的所有特点——透明,腐败少,优质的医疗和卫生系统,可靠的政治结构——这些在越南都很缺乏。

“根据定义,以廉价劳动作为竞争力的国家无法走出低收入的状态”,这份报告说。
   
诸如外交部长这样的年轻领导人面对着令人望而却步的挑战。
   
其中最大的一些挑战包括:在保持与隔壁的超级大国的关系和增强与华盛顿联系的微妙的边界上游走;以及迅速肃清腐败,改善哈佛研究斥为极糟的教育系统。
     
外交部长说他很欢迎这样一种有意思的可能性:哈佛,那个培养了诸多越战“中坚分子”的学府,可能会领导建立一流的越南大学。

相关阅读:

译者专题:南海风云

辛迪加项目 小池百合子 中国留给越南的教训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