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6日星期六

布兰戴斯大学博客 我从不知道的西藏

核心提示:本文作者李晨宇(音)是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现在在美国波士顿布兰戴斯大学就读。他暑期在印度达兰萨拉工作,从而近距离地接触了流亡藏人,以下是他的所见所闻及感想。

原文:The Tibet I Never Knew
作者:李晨宇(Chenyu Terry Li)布兰戴斯大学'14届学生(译注③)
日期:2011年8月1日
本文由"译者"的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李晨宇是布兰戴斯-印度连线成员(译注②),今年暑假参加爱的志愿者(Love Voluneteer)项目(译注①),在印度达兰萨拉工作。

tibet1.jpg【左图:达兰萨拉的涂鸦 涂鸦说明:西藏,一群人一个民族,50年的反抗,1959~2009,另配有太阳背景人群拥抱达赖喇叭振臂欢呼图 说明为译者所加。】

作为一名中国学生,我在中国政府开设的学校里读了十年的书。 从小学起,我们的老师就告诉我们,西藏曾经是、而且将永远是中国的一部分。 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这种说法。 似乎,我们大家都认为,十四世达赖喇嘛背叛国家,因为他试图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成为藏族的独裁者。2008年3月,当我收听中国新闻,报道中说达赖喇嘛煽动了拉萨的抗议事件,最终杀害了一些无辜的汉人,我气坏了。 后来,直到我在缅甸的国际学校学习时,我才意识到,我之前得到的信息可能是极度片面和误导的。

我从未思考过为什么藏人要抗议。 我对他们的生存情况也一无所知。 如果藏人生活得幸福、充分享受宗教自由,为什么他们还要抗议? 我想知道汉藏之间是否存在着一些误解。 我开始寻找能够反映真实的西藏的报道,但是要找到一个中立的信息来源并非易事。因此,我希望亲眼见见一些藏人,听听他们对汉人和中国政府的真正意见。

tibet3.jpg
【右图:罗布林卡木偶博物馆的展示。背景是拉萨著名的布达拉宫。】

带着脑中的无数疑问,我坐班车从帕拉普(Palampur)奔向下达兰萨拉。 从下达兰萨拉,又转乘另外一辆班车到达上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的所在地,有超过20 000流亡藏人聚集于此。各地游客挤满了这里。我听到街上的人说着不同的语言,不少人认识我的T恤上的希伯来文单词"Brandeis"。我参观了祖拉康寺,尊者达赖喇嘛住所、塔尔湖、罗布林卡和西藏儿童村。

tibet4.jpg【左图:罗布林卡内的一座寺庙】

在祖拉康寺,我遇到了一些最近才逃亡到印度的喇嘛们。当他们得知我来自中国内地后,他们对我出奇的友好,甚至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与我交谈。罗布林卡是一个位于下达兰萨拉附近的西藏研究所。它有一间可爱的博物馆,用木偶来展示西藏历史,还有一座宏伟的寺庙和一家精致的店铺。 许多西藏难民在研究所工作。 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在工作区中播放的歌曲都是中国的流行歌曲,研究所外的DVD摊位甚至在卖中国的电视连续剧。许多藏人似乎不是对中国产品都一概拒而远之。
tibet5.jpg
【右图:祖拉康寺里的朝拜者,他们在转经,希望以此带来好运】

在下达兰萨拉我遇到到了一位布兰戴斯大学的校友,丹增敦悦(Tenzin Dhonyo);他现在在西藏流亡政府担任规划官员。他给了我很多西藏内外的藏人信息。他告诉我,许多藏人不满意中国的宗教政策,也对北京的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负面宣传感到恼火。他还告诉我,许多藏人的工作被内地移居来的汉人抢走,大量的藏族文化同时也被损害和抛弃了。不过,他称赞北京改善了西藏的基础设施,并说汉族和藏族之间没有仇恨。 大多数藏族人只是憎恶中国政府,而非中国民众。

中国政府的西藏宗教政策当然有些失误。例如,"爱国再教育运动"打乱了寺庙的正常秩序。从丹增的讲话中,我开始认识到,为什么这些藏人会从中国逃到印度。 如果我是一名藏人,如果我的宗教领袖被批为"叛徒"或者"骗子",我也会觉得沮丧。他告诉我的一些事与我从中国媒体得到的大相径庭。例如,他提到,达赖喇嘛并不打算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达赖喇嘛希望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他认为西藏人应该有更多的宗教自由,西藏文化能够得到很好的保护。然而,达赖喇嘛也希望西藏能有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同样的权利,大陆民众需要特别许可才能进入,但我不认为会有这个可能。

tibet6.jpg【左图:祖拉康寺的喇嘛】

每个周末我都要游览达兰萨拉。这是个非常奇怪的镇。虽然离下达兰萨拉只有3公里,这里感觉就像另外一个世界。 "自由西藏"的标语几乎随处可见,但我不觉得我被区别对待。当我参观邻近祖拉康寺的西藏博物馆时,我看到了许多参观者的留言。一些留言充满仇恨或只是简单地痛骂中国,但我想写一些比较温和的话。在我的留言中,我为藏族和汉族人民之间的和平祈祷。我希望双方人民能够更加了解对方,我希望有朝一日,这些流亡藏人可以回到西藏。

译注:

注①:Brandeis-India Initiative Fellow,"...这个项目今年正式启动,得到印度家长与友人大力支持,本活动寻找项目来提高一部分在印度学生的治学和工作能力。同时希望能为印度毕业生及其伙伴参与社会活动的兴趣寻找到相匹配的项目,并建立指导和其他相关官能。作为一个固定的实习夏令营和对外交流项目...被选中的学生包括7个大学生和1个研究生。他们每人将会接到¥1000 美元的赞助来支持他们的项目... "

注②:Love Volunteers,"...是一个遍布世界发展中国家的非盈利组织,它提供有乐趣、有益的、安全的、可负担得起的自愿者机会。不论是否你计划旅行某个国家时花费一周来帮助一个当地组织,或是希望想在费时6个月学习当地语言过程中利用间隙来帮助他人,Love Volunteers都会有适宜项目给你最可能好的经验 ..."

注③:Terry Li(主人公即下图中那位,应是非藏区的汉人),一位来自中国的国际交流生,他将会基于达兰萨拉活动,即目前所知最大的流亡藏人团体所在地。他将在世界知名的Love Volunteers在当地的一个NGO组织安排下与其他志愿者在达兰萨拉的教室里帮助初级学校传授关于计算机基础、数学和语言技巧。
(http://www.brandeis.edu/globalbrandeis/india/indiafellows.html)

相关阅读:


另,再次推荐全文翻译《滚石》杂志对退休后的达赖喇嘛的专访(英文)

2 comments:

kRiZcPEc 说...

译者:布兰戴斯大学博客 我从不知道的西藏 本文作者李晨宇(音)是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现在在美国波士顿布兰戴斯大学就读。他暑期在印度达兰萨拉工作,从而近距离地接触了流亡藏人,以下是他的所见所闻及感想。

yueyang 说...

国内媒体的报道立场鲜明,完全是服务于共党,很难还政治敏感问题以真相。墙内的世界永远都是和谐美好、阳光普照、自由健康~~~谁知道,谁能有权利知道我们身旁的民族在遭遇着什么……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