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8日星期一

TAVAANA 反抗米洛舍维奇统治的抵抗运动

核心提示:"米洛舍维奇和他的政权是死亡的鼓吹者,而仇恨和宣传是他们的工具,"波波维奇说。"我们赢得了胜利,因为我们更爱生命。我们决定了爱生命,你就不能打倒生命。这就是Otpor过去所做的……而这也是我们为何会成功的原因。"

原文:The Year Life Won in Serbia: The Otpor Movement Against Milosevic
发表时间:2011年1月17日
翻译:阿拉伯的劳伦斯
校对:@Freeman7777

Otpor_Bel_student_protest_N.jpg愿景和动机

1990年代,政治压迫,经济困难和制裁让巴尔干半岛各国的公民饱受艰辛。在1990年的一股弥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氛围的浪潮中,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升到了权力的顶峰,成了塞尔维亚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他激起了塞尔维亚人、波斯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和阿尔巴尼亚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在前南斯拉夫地区,残忍的种族冲突不断出现。但米洛舍维奇通过加大对军队和秘密警察的掌控,用他们来镇压反对派,并巩固了自己的政权。

1996年12月17日,各地公职选举开始举行。选举结果对米洛舍维奇而言是一记前所未有的重击。反对派联盟Zajedno赢得了包括首都贝尔格莱德在内的32个市的选举。米洛舍维奇苦心巩固自己的权力多年,他不愿让这个政治失败变成现实。于是他迅速地宣布选举结果无效,理由是选举反对派选举"违规"。(注①)

数千名塞尔维亚人对米洛舍维奇试图进行选举舞弊的做法感到愤慨,他们涌进贝尔格莱德和其它城市的街道举行示威,抗议这种政治不公。贝尔格莱德大学的学生在首都组织了游行,游行很快传到了其它城市。学生和Zajedno的领导人在随后三个月里领导了大规模的抗议。国际社会也开始对米洛舍维奇施压,敦促他承认选举结果。最后,在1997年2月,米洛舍维奇宣布,他将同意胜选者就职。(注②)

尽管按照宪法规定只能连任两届塞国总统,米洛舍维奇因此在国内的政治战线遭遇了挫折,但他却在1997年7月23日竞选并最终当选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由塞尔维亚和黑山组成)的总统。1998年年底,塞尔维亚议会通过了两项旨在大幅削弱独立媒体和学术自由的法令。(注③)

1998年10月,一群贝尔格莱德大学的学生组建了"抵抗"(Otpor)。这个反对运动的愿景是建立一个民主的,不受米洛舍维奇统治的,可以融入欧洲的塞尔维亚。Otpor的活动人士,同时也是流行音乐人的达沃林・波波维奇(Davorin Popovic)说,"我们想跟每个人一样:工作,做有价值的工作,被一群聪明人而不是无知的恶棍管理,生活在法治的社会里。"注④

<未完,本文还包括以下小标题、详述及多幅图片>

目标
领导层
公民环境
信息和观众
外联活动

本文全文将收录在《译者合集 中东革命 Revolution in Middle East》之中,此处为节译。

译者合集 中东革命 Revolution in Middle East》将在7月推出,届时可在多种主流电子阅读器上下载,敬请期待。

点击这里查看可免费下载的往期译者合集【需翻墙】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