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8日星期一

德《时代》周刊 银行

核心提示: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德意志银行已不再是德国银行,而这正是默克尔的问题。“

原文:Das Geldhaus
作者:赫尔穆特・施密特(1974年-1982年前西德总理)
发表:2011年7月1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Chuyi翻译

helmut-schmidt-deutsche-bank-540x304.jpg
【图:本文作者赫尔穆特・施密特(Altkanzler Helmut Schmidt)】

约瑟夫・阿克曼 (Josef Ackermann)的接替问题让德意志银行领导层紧张了好几个星期,现在看来像是会有两人来联席接管(译注:指Anshu Jain 和 Jürgen Fitschen;前者为投资银行家,后者为德国人)。此类冲突在大企业中时有发生,比如大众汽车集团,比如西门子集团,董事会如果现在决策迅速,德意志银行的声誉将不会受到特别损害。(见经济版第28页;译注:标题为《阿克曼的遗产──一个只有一点儿“德国特色”的二人组合即将掌权》的文章。)

在过去20年中,德意志银行尽管名称依旧,却已成了一个国际银行。一方面,它的股东多数在国外,另一方面,银行利润中至少80%来自全球投资银行业务,且主要不在法兰克福,而在伦敦──安叔这位德意志银行旗下投资银行业务的浪尖人物,他不是德国人,而是印度人,德意志银行现任行长约瑟夫・阿克曼同样不是德国人,是瑞士人。

地区银行几乎全部变得狂妄放肆

所以,德意志银行已不再是德国银行,联邦政府再也不能仿效当年阿登纳总理在伦敦债务会议和我20年后在G6峰会(后为G7)重复的举动:派一个德意志银行发言人,而不是自己的部长去参加大型国际会议。

然而,德意志银行根本就不是问题所在,有很大问题的是德国银行业的整体发展。我们几十年来已经习惯了跟三大德国银行打交道:德累斯顿银行、德意志银行和商业银行 (Commerzbank),除它们外还有信用社银行,以及第三类——那些拥有直接转账中心 (giro centres) 业务的储蓄银行。德国的地区银行便是从这些GIRO中心经过几十年演变而来的。这些进行“信贷替代交易”的地区银行信用几乎全部变得狂妄放肆,它们中有的得救,西德意志银行 (WestLB)正在分家之中。

如果按理智行事,德国应该最多留下两家地区银行,只留下一个商业模式清晰的核心机构甚至会更好。信用社银行同样如此。如果某些联邦州州长和团体的领头们固执己见地让德国银行体系继续奇险下去,那么,德意志银行势必“脱颖而出”。

德意志银行的任务是代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利益,这在以前是大家默认的共识。在我那个年代,商业银行或德累斯顿银行也同样能够胜任这个角色。可如今,德国联邦政府倘若想在国际谈判中就银行监管,就有如证券、金融衍生工具、期权等的共同审计原则,或就评级机构的监管达成共识时,德意志银行的建议已经不再可靠。

近年,公共舆论和民众对整个金融业的信任急剧下降。尤其是美国和英国,不幸也有欧洲大陆银行高层经理牟取惊人暴利已成一大公害。一个银行高管挣的钱可以是他的司机的100倍和德国总理的30或40倍,这让人不可理喻。

我喜欢将人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平常之人。我们年轻时可能都偶尔偷过一次苹果,尽管如此,我们后来却都成了像样的人,也就是,平常之人。这些人可能占了98%。第二类,是那些有犯罪倾向的人,法庭是他们该去的地方,如果有罪,他们就该进监狱。而第三类,就是投资银行家和基金经理们。

“投资银行家”这个词,仅仅是那种曾经让我们所有人,让几乎整个世界跌入谷底,而现在又在重复他们到2007年之前的行径的财务经理们的近似词而已。

德国政治决策者应该早就认识到,德国银行业必须在结构上被改造,德国国际企业的大型项目和投资倚赖于外国金融机构是极其有害的。

譬如,若有资本充裕的中国人或石油酋长有意收购某个对我们意义重要的德国大公司,那么,因为这个公司拥有的技术知识,因为这个公司未来预期的研发成果,我们必须从德国的迫切利益出发阻止收购,让这个公司继续留在德国。那么,一个德国联邦政府就需要两或三家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依靠的德国大银行!

译注:这是一份策略性文章,发表后,德国报界纷纷引用;德意志银行下任行长目前尚未最后决定,文中提及的两人呼声甚高。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