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0日星期三

《亚洲哨兵》中国的水荒

核心提示:7月18日,《亚洲哨兵》刊载了关于中国在缅甸修建大坝并造成冲突的报道。下面这篇文章讲述的就是中国在反对声中坚持水利工程的原因。

原文:China's Thirst for Water
时间:2011.7.19 星期二
作者:Keith Schneider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xccds翻译
TTS:MP3

china_drought_02.jpg【图:大坝可能比这些水桶强一些】

六月份的豪雨结束了长江流域60年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在此之前湖北农民们曾警告说,播种得较晚可能造成大米短缺。而长江下游由于水位过低,运煤船无法航行,使得火电厂削减了发电量。长江水位变浅和公用事业部门的能源输出减少,反映了今年春季自然状况的反常,以及中国所面临的不断增长的资源冲突,这些冲突的方面包括了水、能源和粮食。

大旱影响了能源和粮食价格,使全球商品市场的粮食和设备价格上涨,这又加剧了中央政府对通货膨胀的怛忧。而且这次干旱是发生在拥有中国80%淡水资源的南方地区。

与此同时,第二次的持续旱灾还在困扰着干涸的华北地区,该地区产出了全国最多的能源和粮食,但其淡水储量仅占全国的20%。缺少降水使农民的用水配额减少,并减少了煤炭和能源产出,这促使节水和循环利用工程的加速。

北京清华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副主任王亚华称,"水资源短缺是中国当前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这是国家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

中国采取了常规和非常规的所有手段,不懈的推进其经济发展,达到了令人吃惊的国际经济主导地位。仅仅是最近的十年间,中国就产生了七千万个就业机会,根据世界银行和其他机构的估计,2010年中国成为汽车、钢铁、水泥、玻璃、住房、能源、电厂、风机、太阳能电池板、高速铁路系统和其他支持现代经济的基础设备的世界上最大的市场。

然而,中国在世界上的新地位的基础就像是地质断层那样,则是对水资源日趋激烈的竞争,这也正威胁到中国的发展。简单来讲,根据中国有关当局和政府的报告,中国巨大的经济增长已经超过其淡水供应。

中国学者认为,除非在污染控制、节水、循环利用和有效用水方面有显著改善,否则将没有足够的水资源来支持如下的需求:其一是供应中国庞大的和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其二是养活不断增长的人口;其三是在缺水的西部和北部省份发展现代城市和制造业中心。

中国的变化依赖于增长,而很多人担心这是不可持续的。夏威夷东西方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吴康(Kang Wu)也是一位中国能源学者,他解释说,"他们希望在10年内使经济规模再次翻番。如果你看一下未来的10年,20年,30年,这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中国领导人却不同意这个观点。当被问及水资源短缺是否可能会限制未来增长时,政府当局和商业主管们耸耸肩说,他们会想出办法。一个典型的回答来自于世界上最大的煤炭企业神华集团,其煤转油项目是耗水大户,项目负责人任相坤说:"我们相信这是可能的,我们可以使用新技术、新方法来利用水和能源。"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工业化得以实现,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预料到了稀缺水资源方面的竞争。中央和省级政府制定并实施了一系列节水增效的措施,这对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至关重要。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虽然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的经济几乎增长了八倍,但用水量增长刚刚超过15%,也就是每年1%。

工业化和现代化的下一个时代将使中国的水资源管理者头痛不已。由于中国在全球粮食、能源和其他产品市场上的决定性的供需地位和定价能力,缺水问题也使世界各地的消费者感到担忧。究其实质,中国的全球性意义的水资源瓶颈是由四个融合的趋势形成的:

(1)根据政府预测,在未来的十年间,中国的用水量将达到每年6700亿立方米,超出当前用水量710亿立方米,这在很大程度是由于不断增加的火力发电拉动的。

(2)中国的降水量正在稳步减少,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水资源总量自本世纪开始以来下降了13%。换句话说,相对在本世纪,中国的供水量减少了3500亿立方米,即93万亿加仑。中国的气象学家和水文学家将大部分原因归于破坏了降雨和降雪模式的气候变化。

(3)中国70%的能源需求依赖煤炭,而煤炭业耗费了大量的水。全国三分之二的煤炭是在五个北部缺水省份开采的,而煤炭的生产和消费自2000年以来增长了3倍,在2010年达到31.5亿吨,政府分析师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能源公司将需要每年增产10亿吨煤炭,这意味着需要增产30%。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煤炭行业的用水量所占份额在中国工业用水中是最大的,达到全国淡水储量的23%。根据政府的估计,到2020年煤炭行业将使用188亿立方米水量,占全国用水总量的28%。

(4)中国的粮食生产已转移到缺水的北方。在1980年,中国粮食产量的近60%由长江以南水量丰沛的14个省生产。而去年全国5.46亿吨粮食产量中,超过60%由北方省份生产,20%是由十分缺水的黄河流域生产,在黄河流域分配给农民的水量在2008年以来已经削减30%。

今年三月,中国通过了第12个五年规划,这是中国最重要的国家经济发展战略。规划对能源消费进行了新的限制以促进节能增效。新的五年规划要求每单位工业产值要减少30%的用水量,第11个五年规划中也包括了相同的目标,只要在主要行业和大城市实行水资源再利用,该目标很容易达到。

但一些学者怀疑中国做得还不够,特别是在能源部门控制用水方面。在新的五年规划中,政府认为,每年的煤炭生产上限为36亿吨,加利福尼亚州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范德维(David Fridley)解释说,"从其可利用的水资源、交通运输能力和生产成本来看,还不清楚是否能在几年内维持在每年40亿吨的产量,"他说,"价格的影响是否足以改变人们的行为?还是会发生绝对的能源短缺?"

通过坚持开发干旱地区的食品和碳基燃料的新来源,中国正在测试其水储备的极限。除非中国可以获取更多降水或加大节水力度,否则在十年内它将面临着严重的能源短缺或是粮食短缺。

虽然这样的后果将使中国的稳定面临挑战,它也将损害依赖于中国制造的各个国家的经济福利,并干扰能源和粮食市场。毕竟水、食品和能源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基本燃料。

作者简介:Keith Schneider,是一位前国际记者,《纽约时报》的长期供稿人,也是蓝圈(Circle of Blue)的高级编辑。

相关阅读:

《哈佛亚太季刊》黄立安 粮食,水,能源和环境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