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8日星期一

《快公司》火腿起义

核心提示:最新的蝴蝶效应案例是中国绝密的猪肉战略储备如何让亚马逊雨林被烧掉

原文:The Bacon Uprising: How China's Top-Secret Strategic Pork Reserve Is Burning Down The Amazon
作者:GREG LINDSAY
发表:2011年7月1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hina-pigs-main.jpg【原文配图】

在最新一期的蝴蝶效应专栏『注1』里: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吃越来越多的肉,北京当局又想保持肉价低廉。那就等于要设法弄到喂饱猪猡们需要的进口谷物,这就要砍掉巴西的雨林来建农田,而这在金砖五国内部引起了冲突。

1. 猪肉战略储备

从邓小平开始中国的领导人执着于"粮食保障",就如同美国无法摆脱"石油还不够"的想法一样。随着中国人的食谱变得越来越以肉类为主,对猪肉价格起伏的担忧促使中国于2007年建立了机密的、绝无仅有的"猪肉战略储备"。但维持这些生猪的存栏导致了要依赖大规模进口用做动物饲料的玉米和大豆,反过来使得中国的农业企业向海外发展以寻求控制生产资源。中国企图在其他正在兴起的发展中国家控制生产资源的努力,正在引起其与其固有盟友之间的紧张,这或许正是一系列不断升级的资源冲突的第一步。

2006年,一场致命的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也就是猪蓝耳病)疫情爆发摧毁了中国的猪农,杀死了上百万头生猪。损失虽仅是总数6亿6千万头(超过其后最大的43个生猪生产实体的总和)生猪的极少部分,但即使是这样轻微的短缺也导致了一年之后的猪肉价格暴涨。从此,猪肉储备就成为北京当局能否在又一次生产中断时快速反应,从而保证居民猪肉供应的关键。

中国的猪肉战略储备是政府决心满足不断增长的无肉不欢的中产阶级的直接后果。社会学家 Mindi Schneider 指出,邓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的经济改革使工业化农场取代了零散小猪圈,从而确保了便宜猪肉的稳定供应。结果就是,居民平均肉类消费量从1980年起增长了4倍,其中最近20年猪肉的消费增长了两倍。中国的肉类加工企业刚刚起步,只有22%的猪肉是在工业化饲养场生产的,而美国是97%,看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猪年"了。

2. 大豆:不再只是用来做豆腐啦

但是,不过在几年前,成品猪肉还是一种美国化的方式,比如从 Smithfield Foods 公司购买的六千万磅成品猪肉。

为信守给喜荤的中产阶级猪肉管够的承诺,2009年中国开始大规模的扩大自己的猪肉生产,这就不得不求助于其他国家提供喂养生猪的必要农田。

一旦中共政治局决定中国的猪肉要保障供应,问题就来了:中国的猪吃什么?答案之一是玉米。上周,中国购买了54万公吨的美国玉米,预定8月份后交付,据美国农业部表示,数量多于机构预测的全年购买量。这份订单的70%必然与饲料相关,大部分是给生猪的。根据中国农业部数据,去年(2010)猪饲料需要消耗7450万吨玉米,比2009年上升了20%。

但是中国的玉米进口 ――去年为150万吨―― 跟它对外国大豆的依赖比起来相形失色。2010年中国进口了超过5千万吨大豆,大部分来自美国和巴西,占全球大豆市场一半以上。进口量几乎达到中国大豆消耗的四分之三,据 Schneider 公司透露,被专门用作生产动物饲料和食用油。美国农业部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大豆进口将增长超过50%。而这也无助于避免由于自然灾害和急速城市化,中国在1997至2009年间实际上丧失了2000万英亩农田。比起确保粮食安全,中国对猪肉的渴望已使它转而完全地依赖于美国中西部和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的农民们。『注2』

3.巴西产粮区

中共政治局的解决方案是命令国有企业"走出去",或买或租数百万英亩的农田。去年秋天,黑龙江北大荒农垦集团 ――中国最大的国营农业集团公司―― 允诺在阿根廷开发接近50万英亩的农田,紧接着是今年的20万公顷。一个月后,重庆粮食集团宣布了价值25亿美元的在巴西生产大豆的交易。

之前已经写过了有关中国在"黑非洲"『注3』的不平等交易,而拉丁美洲最可能是下一个世界粮食主产区的候选。去年秋天世界银行有争议的"圈地潮"『注4』报告提到,从1990年起,拉丁美洲的大豆产量增长速度是美国增速的两倍。"巴西的大豆业技术现在是世界级的,"Robert L. Thompson 说到,他是伊利诺伊大学教授以及世界银行农业及农村发展项目前总监,"而当初大豆作为新谷物引入巴西时既没有种植传统,也没有当前的技术发展水平。"包括土壤修复技术从而能将干旱大草原转化为可耕种农田。

"当中国的农业耕作面积受限于1亿4千万公顷时,巴西现有耕作面积8千万公顷,另外有2亿公顷用于放牧的草场,而且在不侵占生态保护区的情况下还能再弄出1亿4千万公顷土地用于生产。" 唐凯千『注5』提到,他是巴中工商总会的董事长。他所提到的最后一点涉及到一些争论。当巴西在1995至2009年间使大豆产量增长到4倍时,代价就是接近一半的塞拉都大草原『注6』上,有一百万平方公里世界上最富饶的草场被摧毁。

因为这原因,巴西官方正开始回避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商业提议。去年夏天,巴西司法部长重新解释了一项已有的法案,让外国人获取巴西土地变得愈加困难。"没什么在阻止投资的发生,但投资将会被加以规范。"他对《纽约时报》允诺道。这使得中国的辩护律师大喊不公平。

4.墙上的另一块"金砖"

巴西有很好的理由来担心与它的"金砖"伙伴们之间迅猛发展的贸易关系。它对中国的出口几乎都是原材料――包括大豆,到港前是碾碎压紧的――同时巴西进口的几乎全是便宜的工业制成品,而这正在打击它的工业部门。巴西也许正经历繁荣,但它的家庭负债也很"繁荣",导致了正在进行的有关信用危机是否隐现的辩论。(从它的邻居们经历繁荣与萧条的事例看,比如1940年代的阿根廷以及1950年代的乌拉圭,哪一个都不那么让人省心。)

"中国的政策不是问题,"唐凯千反驳道"巴西极高的利率和税率才是。"但巴西的不安和中国的贪婪正对作为一个政治经济集团的金砖五国的未来提出疑问。一方面,这五个国家已经在"金砖五国"的旗帜下召开了3次峰会,另一方面,上一次四月份的峰会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游说中国(向其他四国)少买些大宗商品多买些工业制成品上。当你怀疑你的伙伴正设法使你破产时这对联盟来说可不是什么好迹象。

"当G20峰会建立后,几乎确保了金砖五国将会形成某种紧密组织," Ian Bremmer 说,他是Eurasia Group的董事长以及《自由市场的终结》一书的作者。"G20有太多太多他们不认同的事情 ――大豆就是其中的沧海一粟―― 他们一致同意的是不希望发达国家控制这些事务。"

Ian Bremmer 预测金砖五国会为了保护他们在战略事务上的共同利益而团结一致,同时他也认为"食物和水资源将成为新的'石油'。资源国家主义、出口管制、价格管制和以上的一切将会造成更为严重的生产低效率,"也会固执地刺激各国控制生产资源的渴望。看起来要吃上"木须肉"所有人都得付出高昂的代价。
――――――――
『注1』:这篇文章属于"蝴蝶效应系"列专栏,。
『注2』:对大豆议题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NHK纪录片《美日中大豆争夺战》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avc8V4RdZI/
『注3』:sub-Saharan Africa 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也就是黑非洲。有段时间(08、09年以来吧),中国在黑非洲的经营,比如金钱外交、资源-货物贸易、工程劳务输出等是欧美媒体热议话题。
『注4』:"圈地潮",世行的那份报告的确切名称没找到,但是可以参考 NHK记录片《圈地潮.~世界农地争夺战~》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3ODY3ODA0.html
『注5』:巴中工商总会(Brazil-China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主席会长唐凯千(Charles Tang),出自《金融时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8761
『注6』:塞拉都大草原,主要位于巴西中部的戈亚斯州和米纳斯吉拉斯州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