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

《丹麦每日新闻》“西方限制、诋毁和渗透我们” (系列之三)

核心提示:北京对外界的不信任和该国糟糕的国际形象是中国的"超级大国梦"的主要障碍。泄漏的文件表明,中国共产党想让西方的批评闭嘴,同时加紧进行宣传活动,提升其国际声誉

原文:'The West Restrains, Defames And Infiltrates Us'
作者:MARTIN GØTTSKE
发表:2011年6月28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今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讲台上宣布,中国将努力成为"和谐世界"。近3000名人大代表们——和任何人观看了此次演讲的电视转播的观众——都听到了他对中国不断增长的与外国的友谊、对话和合作的长篇大论。

这是中国总理对公众表达的最积极的世界观。

但就在同一天,在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共中央委员会——发出的一份机密文件则显示,关起门来,中共当局对世界其他国家的看法却与公开的说辞迥然不同,而且相当负面。这份文件还说,中国和西方的关系远远谈不上是"和谐"的——而是直接敌对的。

这份文件的内容显得中国的领导人已经被一种日益严重的被围困的心态所纠缠。北京认为它处于西方的进攻下,并被迫要与内部和外部的敌人开展一场"宣传战"。要说有多严重,这已经危及到了中共对权力的掌控的地步。

在这份文件中,党提出了它的版本的国际对话:中国要对外国势力完全封疆闭域,并加大在国外的宣传力度,改变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看法。

西方的压力

"中国内部和外部的敌对势力在要求我们改变。他们正试图通过一切手段来遏制我们的发展、诋毁我们的形象、并渗透到我们的意识形态和文化中。他们正力图迫使我们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和西方的政治制度。"文件这么说。

另一份来自党的领导层的机密文件估计,中国要抵抗的反对势力"正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专业、越来越残酷,组织得越来越好,技术上也越来越复杂。"战胜这些势力"是保持党的权力基础的稳定的先决条件。"

新西兰的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的安琳(Anne-Marie Brady)的专业是中国的宣传和国际关系,她说:"他们的确认为西方是一项真正的威胁,而且要严阵以待。""正如这些文件所做的,该政权特地在其系统内发出指示,在任何时候都要防止'敌对势力'的进攻,这种势力会逼迫中国政权垮台。"

无论北京对西方的不信任是否有道理,这对外交政策已经产生了负面影响。安琳说:"这让他们小心翼翼。由于中国缺乏对外界的信心,中国几乎已经没有国际友人,只有陷入麻烦的外交关系。"她说。

真的害怕?

不过,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薄智跃认为,不一定是这样,党的精英未必把来自西方的威胁非常当一回事。渲染这种威胁论不过是一种恐吓战术,旨在形成党内更强的团结。他说,"党可以用假想的共同敌人来合理地宣称要进一步扩大其对中国社会的控制,并在与敌对势力斗争时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说到这一点,昨天,本报已经披露了,按照从中国权力机构的最高层泄露出来的秘密文件的说法,共产党政权想要采取更强硬的手腕,加强审查,控制互联网和媒体,并对人民进行更多监控。

不过,虽然北京对西方的看法带有很深的怀疑,该政权还是在加大努力,想淡化外界对中国抱有的挥之不去的紧张感。

来自香港大学的媒体研究人员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说:"中国认为创造积极的国际形象是通往超级大国之路上的最后一个主要障碍。"

从中国领导人处泄露的文件显示,这个目标必须通过两方面的努力来实现:通过综合性的宣传来对抗北京认为的西方要抹黑中国的宣传,以此树立其中国的正面形象同时,必须阻止国外媒体专栏上的批评声音和批评性的新闻报道。

正如中央委员会所称,"要加强对[在华]外国记者的控制。"

巴黎的国际研究中心的白厦(Jean-Philippe Beja)说,"控制的目的主要是防止外国记者有机会报道任何让外国读者对中国产生负面印象的事件。但同样重要的一点是,北京也对那些国外的中国报道可能通过互联网回流到中国,并让中国人产生对党的不良影响的情况也很紧张。"

对抗批评

自从中国领导层发出要加强控制的指示以来,当局已经很大程度上限制外国记者的工作许可,外国记者们被监视、不允许进行采访、被威胁,某些情况下人身甚至也被骚扰。

从领导层透露的文件还显示,应采取积极行动防止当局的敌人对外国媒体讲心里话。文件说,"我们必须减少藏独和疆独势力的支持者在国际公共舆论方面的权力。"

批评的声音和新闻报道应被替换为北京自己的宣传机器的报道。文件特别指出,中国必须"更好地宣传其外交政策",海外对中国的观点"应当被影响、被引导,以便创建更好的国际舆论。"

中国希望展示给世界其他国家的形象可被总结为"和平发展、民主进程和对外开放。"同时,要在实践中更有力地"捍卫中国人权状况"。

班志远说,"今年中国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在国际舆论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具体的表现就是国家控制的中国媒体进行的国际扩张——这一举措,还有其他的举措都是因为北京看到西方媒体在国际舆论上占据了主导位置而心中不快。"这位媒体研究者说,"但到目前为止,这项运动已经受阻于中国限制性的信息控制和媒体文化,这种文化的焦点是只提供符合政治利益的狭隘的现实和事实的报道版本。"

闫学通是北京的清华大学大学的国际研究学院的校长,对中国的政治圈子有着良好的洞察力,也是一位有影响力的教授,他认为如果中国的国际舞台上的权力在未来要有效增加的话,大幅改善中国的形象是当务之急。

"中国要在赢得世界其他国家的友谊方面和美国竞争。如果我们的朋友数量比美国的少,我们永远也不能提供比它们更好的国际领导力。"他说。"很多人都表示不喜欢美式霸权的领导风格,但他们也倾向于认为中国更糟糕。中国必须表明,我们可以做的更好。而这不能仅通过宣传力度来实现,我们还必须找到切实可行的办法来证明我们可以领导全球。"

本报记者提供给了文中所述人员这些文件的概要和内容引述。消息人士没有真正读到这些文件。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