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星期一

《纽约时报》中国南街村,一个毛主义仍然盛行的地方

核心提示:在中共建党90周年之际,纽约时报的记者走访了中国的南街村,可能是中国最后一个毛主义盛行的地方

原文:In China, a Place Where Maoism Still Reigns
作者:黄安伟(EDWARD WONG)
发表:2011年6月2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同时参考了《参考消息》上的同来源译文

【图:中国最红的村:在中共建党90周年之际,纽约时报的记者走访了中国的南街村,可能是中国最后一个毛主义盛行的地方。】

王宏斌今年60岁,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这个月他暂时放下村党委书记的工作,带我参观了位于中国小麦主产区的南街村。这里和我这么多年来在中国看到的任何地方都不一样。街道上没有乱七八糟的商业广告,只有一些写着无产阶级口号和缅怀共产党伟人的布告栏。在村委会主楼附近的一个拱门上镌刻着一行字:"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在村里的三个日杂店里,女售货员穿着橄榄绿的制服,让人想起人民解放军。在村子的广场上,矗立着巨型的毛泽东雕像,而两旁则是四幅巨幅伟人画像分别是马克思、列宁、恩格斯和斯大林。

【图:南街村在中国的东部】

【图:在主广场,左边是毛主席的塑像,右边是大型宣传栏。摄影:Gilles Sabrie为《纽约时报》拍摄。】

我问王宏斌怎么看待斯大林。他回答说:"没有人是完美的。圣人也会犯错。"

34年来,王宏斌一直是村党委书记。在他的领导下,南街村坚定地追求着中国过去的红色理念,与此同时,中国其他的很多地方或半推半就地,或全身心地接受了自由市场经济。每天早上,村民们被播放经典歌曲《东方红》的喇叭叫醒,听到《大海航行靠舵手》就去吃午饭,听到《社会主义好》就下班。这是中国为数不多的一个自称坚持毛泽东时代的集体主义的地方。

这说明建设起来的高楼大厦和购物中心并没有使中国完全抹去毛泽东的影响。最近,中国正处在一场红色复兴中。共产党内保守的一方在以比过去更激烈的方式捍卫毛的遗产,而官方高层则在推动七月一日的建党90周年纪念运动。各个工作单位都被告知要组织员工合唱团高唱"红歌"。

对此王宏斌当然很高兴。王宏斌说,1986年为了应对收入减少,"我们重新开始实行集体化"时,"我们自问要靠什么思想来指导我们的行动。我们的结论是毛泽东思想。它是科学的理论,它是'为人民服务'的理论"。

在王宏斌的办公室,共产主义的教科书堆满了书架,到处都摆放着毛泽东的半身塑像。他告诉我村民们并不叫他"党委书记",因为他更喜欢"班长"这个称号。他说他之所以选择这个称号,是因为班长是最低一级的官员,也符合南街村人人平等的精神。在南街村,政府拥有全部财产和企业,约3,400名常住居民免费享受着住房、教育和医疗,大多数家庭都生活在村西边整齐划一的村民楼里。在这样一个村庄里,没有人可以被看做是一把手。

王宏斌说:"我们已经实现了共同富裕的目标。"

南街村和附近村庄的反差显而易见。在南街村的另一边是私营商店、路边市场和广告牌。一天晚上,我看见一些南街村的居民在村子的北门外停下,逛着一个人头攒动的露天市场。他们在挑选衣服、塑料玩具和吃烤羊肉串。

南街村也不像表面那样实行僵化的社会主义。一天下午在街上,我碰到了一伙穿蓝色制服的工人。其中一个叫张保寿(音)的告诉我说他是从附近村子来的,在这里的一个啤酒厂工作。他的工资要比在工厂里干活的村里人多少高一点,但是除了免费用餐和工厂宿舍外,他没有任何福利,而他说他根本不需要免费食宿。他说:"他们的制度很好,但是我们不属于那个制度。"

三年前,中国最受尊敬的报纸之一,《南方都市报》就此发表评论。文章说南街村的经济模式是失败的,因为这个模式只能靠上级批的银行贷款以及廉价的流动劳动力才得以维持。(甚至村干部也承认移民的数量是永久居民的两倍。)文章估计南街村的负债高达2.5亿美元。不过王宏斌否认了那个数字,他说村里已经同国有银行达成协议,勾销了大部分债务,现在负债大幅减少到约1500万美元。

在我走出王宏斌的办公室的路上,我问他他是否和妻子、父母居住在村西边的宿舍群中的某间,"我住在一幢房子里。"他说。

"有多少村民住在真正的房子里呢?"我问。

"只有我,"他说,脸上带着微笑。

校对感想:《参考消息》上的译文为什么删除了最后几段?尼玛你们的英语都是选择性失明的吗?尼玛以为所有的中国人读外文原稿的时候都会象你们一样吗?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