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新闻周刊》北韩的冰毒出口

核心提示:从北韩偷运出口的冰毒因为地下交易,过境偷运、该地区普遍的贫困绝望等因素而泛滥成灾。

原文:North Korea's Meth Export
作者:Isaac Stone Fish
发表:2011年6月19日

north-korea-drugs-stone-fish-ov01-wide
【图:中国警察将缉获的毒品烧毁 来源:Fang Xinwu / ColorChinaPhoto-美联社

延吉是一个距中国与北韩的界河50英里远的荒凉城市。城中还矗立着斯大林式的建筑和以瓷砖为外墙的建筑,它可以是中国的任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但仔细观察,这个城市里星罗棋布的朝鲜语的标志、朝鲜咖啡厅、朝鲜卡拉OK厅都是跨国影响力的标志。对难民、走私贩、妓女、投机商,还有在市场中失去灵魂的福音派基督徒来说,这儿就是他们的地盘。

在过去十五年中,甲基苯丙胺――因其外观是片状晶体,也俗称"冰毒"或"冰"――在延吉市还有吉林省的大部分地区已经泛滥成灾,这是在地下交易、过境偷运、该地区普遍存在的贫困绝望的共同作用下造成的结果。

二十年前,延吉市只有44名有案底的吸毒者。去年,全市有案可查的吸毒人员已近2,100人,据2010年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透露,其中90%以上的吸毒者吸食的是冰毒或类似的合成毒品。当地官员承认,这一数据很有可能严重漏报,实际数字可能是官方数据的5―6倍。报告说"吉林省不仅是毒品从北韩进入中国的最重要的中转站,其本身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安非他明类兴奋剂市场之一。"

中国当局最近进行了一次代号为"强风"的全省范围内的打击行动。但是由于执法能力有限,毒品还是一个突出的问题。不像其他毒品,追查冰毒的来源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不过官员们、当地居民和专家认为,在中国贩卖的冰毒大多数产自北韩――这个毒品的长期出口国。布鲁金斯报告中称,"很显然,来自北韩的安非他明类兴奋剂在近几年中已经成为了对中国的威胁。"

延边大学法学院教授崔俊勇在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认定大量延吉的非法毒品是来自北韩。去年一支边境巡逻队就高调逮捕了6名北韩毒贩子,其中有一名毒贩名叫"金大姐",这可以算印证了他的观点。"虽然消息人士估计一克冰毒在北韩的成本大约是一公斤水稻价格的10倍――约15美元――但是它仍然比中国的便宜得多。"

"贩卖冰毒是最简单的来钱方式,"申东赫说,他1982年出生在北韩集中营,2005年逃往韩国。他补充说,"每一个脱北者都知道冰。"

也许是因为中国政府和这个愚昧的邻国是盟友,中国在指责北韩方面特别地小心,有报道委婉地称吉林省的毒品是来自"某毗邻国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吉林省的禁毒单位的官员说:"我们不宣传"毒品是来自北韩因为这会触及"中朝之间的良好关系"。但是他补充说:"今年我们缴获的所有毒品中,大部分是冰毒,这是我们这里的主要毒品种类。"

无论是在化学成份,还是生产所需的空间方面,冰毒都相对容易生产。考虑到北韩的多种因素――多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家、散落着很多废弃工厂――它是制造毒品的最佳地点。韩国韩世大学的犯罪学家和助理教授尹珉宇将北韩鲜与保加利亚、罗马尼亚进行了对比,在后两个国家,即使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无法赚取足够的收入。

根据尹等人的分析,北韩的甲基苯丙胺生产集中在咸兴,这是二战时期日本人建的一个复杂的化学工厂群,这里聚集了很多化学家,据报道也是饥荒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冰毒在1893年被首次合成,目前是世界上被滥用最广的药物之一。使用者会在服用之后会表现出兴奋、注意力集中和思维活跃。用烟熏,直接注射或是鼻子吸入等方法摄入毒品可以长时间地抑制服用者对食物和睡眠的需要,一旦停用就会感觉十分疲惫、焦虑,还会产生间歇性的自杀意念。

观察家说,在北韩内部冰毒被用于替代那些价格昂贵且难以搞到的药物。"很多患有慢性疾病的患者都吸食冰毒直至成瘾,"一位来自南韩的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这么说,他不愿意透露姓名,以免有叛逃者干扰他的工作。"癌症患者会使用它。这种毒品已经成为他们唯一的药物,"这位NGO的工作人员说,他在过去的三年中采访了数百名叛逃者。一位前自行车走私贩在2009年叛逃后向《新闻周刊》透露,他曾看见过一位医生用冰毒给他的一个朋友的父亲治病。"他服用之后就可以说话了,而且5分钟之后手也可以动了。因为这种疗效,很多老人真的把它当药了。"

《临津江》是一本朝鲜人民记录报道、内容也是关于朝鲜、但在日本发行出版的杂志。其创立者兼主编石丸谦二郎称他曾看见几个朝鲜人用冰毒来缓解压力和疲劳,包括他的北韩前商业伙伴。"他一开始服用的时候是把它当成药物,根本不是毒品。" 石丸说道。

毒品同样提供了一种无可替代的逃避之途。就像信说的那样:"朝鲜没有希望了――这就是为什么冰越来越受欢迎。朝鲜人民已经放弃了。"

鉴于国家的孤立,估计一部分朝鲜人是怀着投机心理才吸食毒品。谈及毒品的敏感性,还有因为非法贩运涉及到中国,这也有政治敏感性,让真相更像一团乱麻,尤其有一些脱北者即使叛逃了,也不想谈及象吸毒成瘾这样让国家蒙羞的事。

一名脱北者回忆道,她最近才发现她两年前去世的伯父就是贩毒的。"他也是当我们跑到中国来以后就卖掉了我们的房子的那个人,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也许他是需要用钱吧,"她说。还有一个男人,九年里都露宿北韩街头,承认曾因为尝试吸食海洛而不得不在垃圾场生活。"冰是那些有钱人吸的。"他说。

由国家出资进行走私这一方面,朝鲜的历史悠久,外交官走私宝石、香烟、100美元面值的假钞等违禁品已屡见不鲜。20世纪70年代末,北韩开始种植鸦片。人们所知的唯一一个从北韩集中营逃出来的战俘――信,说集中营的守卫分配囚犯来照料作物。"在集中营内部,总有人在我周围或者靠近我的地方栽罂粟。这就是一个农场。这些种子就种在蔬菜地边上。"

一位前平安北道的校长在接受《新闻周刊》的采访时说,在1984-1991年间,在政府的命令下,他经常带领学生种鸦片。"全国各地的学校都分配了种植鸦片的地块。政府所有的东西则被他们偷偷地运往国外。"一位老师说,在收获的季节,学生还会偷一部分成熟的作物去卖。

随着1991年苏联的解体,支撑北韩经济的数十亿美元的苏联援助烟消云散了,结果导致了一场毁灭性的饥荒,死亡人数超过百万,成千上万的朝鲜人被迫跨过边境,逃到象延吉这样的[中国]边境城市。北韩走私问题专家希娜・切斯特纳特(Sheena Chestnut)说,一些难民将他们随身携带的毒品出售或者换取食物,滋长了毒品贸易势头。(据《韩国先驱报》报道称,至今仍有超过三分之一在南方被监禁关押的北韩叛逃者因被控吸毒而在狱中服刑。)

2008年,一份向国会提交的报告中显示"存在着某些强烈迹象……北韩政权中已经涉入毒品的生产与走私。"报告中还引用了在过去数十年中发生的50起记录在案的贩毒事件,"许多都涉及到了被逮捕或拘留的朝鲜外交官们。"

然而,两年之后,今年的一份向国会提交的国际毒品管制战略报告发现,"没有确切的证据显示大规模的毒品走私"涉及北韩政府。有专家认为,毒品贸易已经转向更小规模的、私下里的过河毒品走私。北韩政府似乎力图减少毒品的使用。去年,当地官员宣布开展一项禁毒运动,首尔的一家报纸,《每日朝鲜》的报道称"所有携带、吸食和使用毒品的人员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新闻周刊》的几个消息人士都说,禁毒海报已张贴在了北韩首都平壤,这是罕见地承认这个国家存在这一问题。但是,一名叛逃者对政府的意图持怀疑态度,她的哥哥就在北韩吸食冰毒成瘾。"他们不给我们大米或口粮," 她说,"你觉得他们会在禁毒上有所作为?"

合作完成此报道。本报道部分由普利策危机中心的资助。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