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3日星期日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社论 埃及革命的真相 由普世价值推动的一场没有领袖的革命

核心提示是的,成百万的埃及人正在示威来推翻穆巴拉克。但是这场广泛的,声势浩大的无领袖的起义,同样被每个人对权利的诉求所推动——首先是集会的权利,并表现在如何进行示威活动。

原文:Egypt's true revolution? A leaderless movement, fueled by universal values
来源: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作者: the Monitor's Editorial Board 本报社论
发表时间:2011年2月4日
译者:@delaydy
校对:小米(@xiaomi2020)


图片为译者所加,来源:Abcharlie, publicintelligence.net

像在他们之前的突尼斯人民一样,埃及示威者正在给其他的阿拉伯国家树立一个生动的榜样。他们正在表明,即使是像要求集会权利这样一个简单的普世价值追求,都能可以在没有太多领导的情况下鼓舞数百万人聚集起来——事实上,有时完全没有领导者。

即使时不时地被切断手机或互联网服务,以口耳相传的方式,好的思想也可以传播,埃及人民照样会蜂拥到街上。

“这是一场没有领袖的革命”,一个持不同政见的埃及博主Sandmonkey周四这样写到,“试想一下,三百万人选择了希望,压倒了恐惧,并且冒着每时每刻存在的生命危险,来保持他们自由梦想之光不被熄灭。想象一下吧!”

当然,许多人因为对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不满而团结起来。他们对埃及的政治等级制度长期无法找到发泄出口,但是以自发的、草根的方式能如此轻易的联合起来,他们自己都感到吃惊。一个接一个的阶层的人们孕育了一场“运动”。

最终,还是需要出现领导者和政治联盟;当然,他们会来指导这场运动。“我的人民在那里,我必须跟随他们,因为我是他们的领袖。”这据说是圣雄甘地曾说过的话。

但是如同世界上已经实现民主的其他国家一样,阿拉伯人现在认识到,尊重个人尊严,平等参与以及在如何管理社会事物方面做出自己的决定,是他们首先要达成的社会共识。这些思想最初孕育在每个人的心里,然后才能散播开来。

开罗的人群已经展示了埃及未来的民主的根本,包括设立检查站保卫人民的安全,确保医疗救护,实现言论自由,经过广泛讨论后方可作出决定,等等。

这是无组织的民间社会团体构成的“公民社会”,权力在以垂直的、民选政府的方式展现之前,首次通过每一个人平行地被体现出来。

穆巴拉克政权的安全部队因示威者分散的特性而受到了挫折,它依赖于自上而下的权力体系,因此也示威者中寻找同样的组织结构——甚至设想有外国反动势力的煽动。

而且,示威者的世俗性最初也绕过了这个国家最大的民间团体——穆斯林兄弟会。这个伊斯兰组织所依赖的理念是只有少数几人可以作为穆斯林宗教权威,并且伊斯兰教法统治必须凌驾于由全民达成共识的世俗法律之上。

当然,埃及出现了许多次社会抗议——一项统计表明,仅在2004年就发生了至少250起——但是坑一集中在经济方面,比如面包价格。1922年,埃及在经过广泛的抗议活动后,从英国的殖民统治中获得了独立。

但是,过去两周来这种规模的抗议——几乎没有什么领导——可以看做是一种提醒,是什么真正发动了群众:是普世价值理想的吸引,如基于尊重每个个体价值的治理。

甚至当成百上千的埃及老年妇女——她们很少有胆量上街——都能出现在Tahrir(解放)广场的路障旁的时候,在暴政下生活的每一个阿拉伯人都能从内心接受这些思想,并能轻易找到其他加入他们的人。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获取翻墙梯子

相关阅读

  • RSS订阅GFW博客,获得翻墙梯子大全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