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星期二

Patrick Meier:我对Gladwell《小改变:为什么革命不会被“推”出来?》的看法1

核心提示在压制性环境中,政治行动的未来在那些融汇并掌握了数字行动与公民抗争——数字抗争的人身上。数字行动为之带来技术上的专长,而公民抗争则为之提供了丰富的战术和战略能力。

原文:My Thoughts on Gladwell’s Article in The New Yorker
作者:Patrick Meier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7日
译者:kestry
校对:@Freeman7777


三天前Malcom Gladwell的文章“小改变:为什么革命不会被'推'出来?(Small Change: Why the Revolution Will Not be Tweeted)”[译文见此]甫一发表,就有至少6名同事将之转发给了我。我有意不去关注别人对于这篇文章的回应,这样我就可以在被旁人的观点影响之前,先写出我对此的看法。

那么,我想到了什么呢?终于,有其他人呼吁要重视新数字技术背景下公民抗争(战略性非暴力行动)的重要性了当涉及到社交媒体的各种新工具时,数字技术和公民抗争二者的交汇尤为使我兴奋。

Gladwell以民权运动为例,用他的原话说,民权运动是“高风险性的行动1” ,也是“至关重要,讲求战略的行动:它凭借精确性和纪律性对现存秩序构成挑战”。事实上,“民权运动更像一场军事行动,而不是一种传染病。”Gladwell是正确的,战略性非暴力行动是非暴力的游击战争。即使我没有接受过公民抗争训练,我仍可以使用一切我需要的技术,但这些工具未必能使我更有战斗力或能弥补我在非暴力战争技能方面的不足。

然而,大多数人往往完全跳过从非暴力行动悠久历史中吸取到的丰富教训 ,因为他们对各种工具更感兴趣。正如Gladwell所说,“活动家们以往因其事业被归类,现在则由其使用的工具而归类。”但在世界史上的绝大多数抗议活动中,这些工具从未被使用。可参阅环球邮报文章“如何进行没有Twitter的抗议”。

我在两年前曾就这一问题特别写了一篇题为“数字抗争:介于数字行动与公民抗争之间”的博文,摘录其中一些内容: 

在压制性环境中,政治行动的未来在那些融汇并掌握了数字行动与公民抗争——数字抗争的人身上。数字行动为之带来技术上的专长,而公民抗争则为之提供了丰富的战术和战略能力。

但与此同时,数字行动的实践令人惊讶于其在战略、战术诀窍方面的匮乏。反过来,公民抗争对新信息技术的掌控也远达不到战略非暴力行动的要求。

在那篇博文中,我提醒读者注意吉恩‧夏普(Gene Sharp)的著述,他被许多人视为公民抗争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学者之一。他的著作《开展非暴力斗争》(Waging Nonviolent Struggle),是任何对战略非暴力行动感兴趣的人的必读书。我认为,在非暴力公民抗争方面,数字行动需要更高明、有效的战略战术。这就是之后在2008年我又发表“吉恩‧夏普,公民抗争与技术”一文的原因。

在《非暴力行动政治学》(The Politics of Nonviolent Action)中,吉恩‧夏普归纳并分类了198种非暴力抗议和说服的方法。其中大多数可以被延伸到现代通信技术领域。以下列出的部分方法只是其中与现代技术相结合的12种实例。非常欢迎读者就这个初步列表进行反馈,因为我希望可以制订一套更完备的数字抗争分类方案,并为这些技术手段搭配来自DigiActive网站的实例。

公开演讲:Youtube(伊朗)
抗议书:博客(越南),Facebook(克罗地亚)
群体或大规模请愿:SurveyMonkey
守夜:Facebook(马尔代夫),“第二人生”(缅甸)
集会抗议或支持:手机(美国),短信(巴基斯坦),Twitter(美国),Facebook(克罗地亚),“第二人生”(伊朗),BrightKite
选择性社会抵制:Carrotmob
学生罢课:Facebook(埃及),短信(以色列),Twitter(埃及)
突发罢工(闪电式罢工):Flashmob
隐藏,逃逸,虚假身份:移动电话,短信
阻塞信息通路:黑客行为
非暴力骚扰:拒绝服务攻击
替代通讯系统:闪存盘(古巴),Hushmail

综上,从公民抗争的原则、战略和战术出发,我认为社交媒体的各种工具对于非暴力运动可以起到乘数效应。Gladwell正确地将民权运动比喻为一场军事行动。而通讯对于非暴力运动的有效性来说处于首要地位。事实上,在许多个案研究中,都详细描述了一些最成功的非暴力运动中那令人兴奋的准确、及时的信息获取能力。有关的军事领域历史文献也表明,“反游击行动的成功几乎无一例外的离不开接收到及时信息的因素。”

有效的公民抗争需要正确的情报和战略评估。但是Gladwell只详述了新技术在参与人员的招募这一方面所起的作用 。他并没有考虑新工具对于信息共享和信息串联效应的影响。如果Gladwell有时间多读读McAdam著作,他就会在其中接触到与这个讨论有关的其他相关机制的描述。

之后,我计划再写一篇博文,就Gladwell文中对强弱联系、等级制与网络的对比所持的观点进行讨论。 


1译注:文中的“行动”都由英文术语activism翻译而来,activism是指由要带来社会、政治、经济或环境变革的意图性行动所构成的一类行为。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