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0日星期三

外交政策图集 没有艾未未的“河蟹宴”依然举行

原文链接:The Party Goes On
来源:外交政策
发表:2010年11月9日
译者:@xiaomi2020


说明:《外交政策》发布了11月7日在即将被强拆的艾未未上海工作室举办的没有发起人参加的“河蟹宴”图片,共8张。点击这里查看大图


图:中国最著名的当代艺术家艾未未在上海郊区的工作室。这一建筑的成本造价接近100万美元,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于今年年初刚刚完工。艾未未告诉《卫报》的Tania Branigan 和 Adam Gabbatt:“两年前上海的官员到我的工作室(他在北京还有一个工作室),让我在一块郊区新开发的艺术区建一个工作室。我告诉他我不干,因为我对政府没有信心,但是他最终说服了我…有6位艺术家都被邀请到那里建工作室,因为他们想创造一种文化氛围。”但是,在10月19日,因为批评当局而知名的艾未未受到了当地政府的一则通知,说他的工作室将在今年秋天被拆除,理由是违反建筑规定。“艾未未的工作室没有经过申请程序,因此是违法建筑。当地的城市规划区陈杰(音)这样告诉国营媒体《环球时报》。


艾未未是异议诗人艾青的儿子,他在国内外都很知名。他是北京标志性的鸟巢奥林匹克体育馆的联合设计人,最近他在伦敦泰特现代艺术中心展出了他的作品“葵花籽”。从某一方面来说,北京当局对一位还居住在中国大陆的艺术家赢得了全球声誉感到自豪,但是又为他批评政府的言论审查、警察制度和限制言论自由而与他关系紧张。


在接到拆迁通知之后,艾未未通过推特发出了一条消息,邀请普通民众在11月7日,在这个建筑队被拆除之前到他的上海工作时参加宴会。艾未未说要举办“万人河蟹宴”,他的菜单充满讽刺,“河蟹”在中文里是“和谐”的谐音。“河蟹”常常用来嘲讽对言论自由的限制。

11月5日,艾未未在北京的家中被软禁。这一时机选择似乎是故意要阻止他参加在上海工作时举行的宴会。如《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Peter Ford报道,艾未未这样解释他的活动:他们(当局)半夜驾到,告诉我他们不希望我去上海,我说我已经宣布了要举办宴会,而我却不能参加。也就是那时官员们通知他,说不能离开北京。但是,这个宴会还是举行了。这里就是准备当晚宴会的盘子。


艾未未猜测说警察没有关闭这个宴会的原因是:可能因为上海比北京更关注国际形象。北京的警察把我软禁起来,这给上海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最后,他们还是决定不要让事情变得更糟,让宴会无法举行会让外国媒体更加关注。上图就是宾客们开始聚集到艾未未的工作室中。



就在艾未未在北京家中被软禁的时候,宴会还是如期举行了。为了能够招待大量的外地客人,艾未未的工作室还提供免费的过夜住宿。有从长沙、南京和其他地方赶来的参加者。有趣的是,说约有500名参加者并非艾未未之前的亲密朋友,而是他的粉丝和那些好奇的人,他们在网上得知了这一活动。在艾未未的上海工作室,一名员工告诉国营媒体他相信“大部分的参与者是网友,他们是自己来的。”


饭菜是简单的、非正式的,体现出艾未未关于要让艺术和文化更容易接触到普通人的观点。这个活动本身并没有被警察骚扰。事实上,当局显然对如何处理艾未未搞怪的抗议相当矛盾。参加者说,人们唱起了歌,谈论他们希望中国社会变成什么样。“中国现在缺乏法制,我希望我们能够建设一个法治的国家。”一位年轻人这样告诉《卫报》,“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希望警察能够从中学习到些东西,他们不能一直用旧方法来处理新形势,”艾未未在他被软禁在北京的时候这样告诉《卫报》。“我认为,有了互联网,想要沟通并不需要面对面。我一整天都在网上和人交流。”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