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9日星期二

外交学者 缅甸选举与冲突前景

核心提示缅甸历史上,种族对立与伤痕累累,这场选举只会引发更多武装冲突。


原文:After Burma Poll, Conflict Looms
来源:《外交学者》
作者:Sebastian Strangio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27日
译者:外交学者
转载:@xiaomi2020



图:Image credit:Mikhail Esteves

泰国Mae La难民营—除了检查哨之外,这裡一切看来与泰国任何村落无异,竹屋建在泥路和小溪两侧,四周照料得很好,晾着的衣服颜色明亮;在泥地建起的咖啡馆裡,男子穿着缅甸沙龙,一边聊天,一边喝甜茶、嚼槟榔,货架上陈列着泰国最新的化妆品与DVD;孩自们坐在竹子搭建的教室里,脸颊上画着传统彩绘,教室里设备一应俱全,孩子则用缅甸语及英语念课文。

但对Mae La难民营居民而言,生活始终是困境,这座难民营设于1984年,如今估计有4.7万人居住,多数是为逃离缅甸的种族暴力及迫害;难民营内约65%的居民为克伦族(Karen),他们所组成的游击队在缅甸克伦邦裡,与军政府对抗60年,其他难民则包括掸族(Shan)、克钦族(Kachin)、孟族(Mon)及克伦尼族(Karenni),还有少部分的流亡异议学生。

缅甸军政府打算于11月7日举行20年来的首次选举,但多数难民对前景不抱希望,对于选举能否为掸邦带来和平与稳定,68岁的Byran Awng感到悲观,去年八月,军政府与民兵部队在与云南省接壤的果敢特区(Kokang Special Region)发生冲突,这位退休教师身历其境,他表示,这起事件让三万人左右逃往中国,选后很可能重演。

他用担任教师时曾学习少许英文,“选后冲突会更多,因为人民不支持选举与军事将领,选举会让一切恶化”。

缅甸大选之后的冲突
许多武装民兵部队于80及90年代与缅甸政府签下停火协议,如成员逾两万人的“瓦邦联合军”(UWSA)及“克钦独立组织”(KIO)但因为军政府决定加强掌控国内局势,导致与泰国及中国边界安全情况恶化,这项所谓的“边境巡守队”方案恰好在下个月选举实施,恐将撼动各地脆弱的族群现况。


缅甸自1948年脱离英国独立后,武装游击队一直是重大问题,在建国初期,中国支持成立缅甸共产党(CPB),再加上“克伦国家联盟”(KNU),以武力要求新政府答应多项族群及政治要求,为此后数十年的政府镇压行动定调,族群动荡局势成为尼温将军(Ne Win)于1962年军事夺权的理由,军方至今都以威胁政局做为执政基础。

缅甸共产党于1989年垮台后,各界签署多项停火协议,让十多个民兵组织暂时放下武器,与军方维持微妙和平关系,这些组织也各自拥有掌控区域。

去年果敢地区之所以发动冲突,据称是当地民兵组织内斗,对于是否接受“边境巡守队”方案则意见不一,似乎已成为国内其他地区未来情况的预兆。

这项方案于2009年4月公布,方案希望各族群领袖族弃自治地位,但显然不受欢迎,这项方案所订定的截止日期为9月1日,缅甸政府表示,任何团体若未加入这项方案中,便自动列为“非法团体”。

双方此后都进入高度警戒,本月共有六个团体结盟,共同对抗缅甸军方威胁,若任何成员遭受攻击,其他团体都会出手相助。

缅甸军方对顽抗团体的态度也变得强硬,国营媒体在10月15日的报导中,指称成员逾8000人的“克钦独立军”为“动乱份子”,这是该组织于1994年和政府协议停火后,首次遭到这种待遇;三天后,军方突袭该组织办公室,并至少逮捕两人,该组织要求村民警戒,下令向任何靠近的军队开火。

“瓦邦联合军”在过去六个月来加速生产禁药,希望在未来冲突爆发之前,尽早备妥弹药,据《The Irrawaddy》杂志在9月22日报导,该组织已向行政及民兵单位下令,要求“准备终止停火”,也通过海洛因、安非他命等毒品贸易,筹款购买更多武器。

“克伦国家联盟”武官波亚(Nerdah Bomya)表示,政府为紧缩对少数族裔民兵的掌控,可能展开新一波扫荡行动,他近日在泰国边界受访时指出,“政府想击溃所有反抗他们的少数族裔,这场选举了无新意,未来战火会更猛烈,除非我们改变现况,缅甸就不可能改变”。

“英国缅甸运动”发言人法曼纳(Mark Farmaner)指出,预计在选后实施的2008年宪法中,将提供少许权益给少数民族,只会加深现有不满,“缅甸自独立以降动荡不绝,根本原因就是不让少数民族拥有应得权利”,他还提到,军政府起草新宪法期间,有关权利、保护文化及政治自治的提案“一概被打回”。

尽管这场选举可能为区域议会建立基础,让少数民族也能拥有部分代议空间,观察家认为,多数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少数族裔政党并不会积极争取权益。

设于泰国清迈的“缅甸群族议会”(Ethnic Nationalities Council)秘书长Lian Sakhong表示,“真正展现在野精神的政党活动都受到打压,有些……根本无法参选”。


由于情势日益紧绷,顽抗地区根本不会举办选举,选举委员会在九月宣布,“瓦邦联合军”等组织在掸邦掌控的四个城镇不会有投票所,指称它们没有举办“公平且公正”的选举的条件;掸邦、克钦邦、孟邦及克伦尼邦亦有部分地区情况亦然,也同样是少数族裔掌控区域,Lian Sakhong强调,“换言之,大批少数族裔选民在这场选举根本没有发言权”。

“国际危机组织”于九月发表的简报中,中国政府担心南部受到波及,也不得不介入缅甸种族问题,甚至为了边境地区稳定,强迫政府与少数族裔领袖坐上谈判桌,但会谈若要有正面成果,得先克服数十年来彼此猜忌的心理。

Lian Sakhong表示,缅甸政府姿态若未大幅改变,维持既有对少数族裔的立场,选后军事冲突很可能会发生。

“政府认为,无论这些武装团体是否签署停火协议,若不愿交出武器,就必须剿灭,冲突必然会爆发,问题是会拖得多长?人民得付出什么代价?”

克伦族僧侣U Antiza于15年前逃离缅甸,后于2005年入住Mae La难民营,他呼应许多难民的心声,不认为选后局势会有任何好转迹象,“政府若失去权力,就会有和平,但我们从小就知道,那绝不可能发生”。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