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经济学人 如何阻止货币战争

核心提示冷静点,不要指望有什么“一贴灵”;发动一场针对中国的贸易战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原文:How to stop a currency war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14日
本文参考了“译言网”上的“同来源译文”
校对:@xiaomi2020
最近几个星期,世界经济如置身战场,至少也可算得上唇枪舌剑。自从巴西财政部长曼特加(Guido Mantega)在9月27日声称“国际汇率战争”已经爆发后,不论是容易进入亢奋状态的专栏作家,还是政府官员们,都在使用战争词汇来描述世界经济之争;关于携手合作、促进经济增长之类含糊用语被弃之门外,战斗性的语调已然登场。世界各国相互指责对方在汇率操纵和资本控制上以量化宽松的手段来扰乱全球市场需求。(即大肆印钞,购买债券。)

在这些烟雾弹和愤怒情绪的掩盖下,三场经济战争已经实实在在地打响了。最大的一场源于中国不愿意让人民币更快升值,美国和欧洲官员都更加强硬地声称,是中国被低估的人民币“损害了他们的经济活力”。在上个月,美国众议院的两党议员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让美国公司有权针对货币价值偏低国家申请美国国家关税保护。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成了美国中期选举的一个热门话题。

第二场战争是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所导致的,特别是当这些国家的央行有可能会再次增加货币发行量,以便购买政府债券。在金融市场指望美联储采取最快、最大胆的步骤时,美元已经下跌了。而欧洲央行非常不想这么做,欧元大幅升值。在中国看来(其他新兴国家也有相同看法,但姿态要低得多),量化宽松让的政策让投资者到发达国家以外的地方,尤其是新兴国家,进行投资可以取得更高的收益,这又大幅度地扭曲了全球经济。

第三场战争是发展中国家对资本流入的反应。发展中国家宁愿干预资本流动,购入外汇,或对外国资本的流入征税,也不让本国的汇率上升。巴西最近就将外国购买本国债券的税率翻了一番。本周泰国也对外国投资者持有的泰国债券颁布了一项15%的持有税。

请再谈谈

现在看来,上述“战争”还没有达到真正的汇率战的程度。如果看看就会发现很多“货币武器”没有那么强大的威力。各国国家对资本流入的控制力度还是适度的。在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最近实行过一次货币干预,而且迄今为止只有这么一次。近期发生各国间相互进行贸易制裁的可能性也很小。即使在美国,就算一帆风顺,针对中国关税的实施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不仅是因为该法案没有听起来的那么严厉,而且该法案要被参议院通过及奥巴马总统签署才能实施。

但没有理由掉以轻心。今天的口水仗可能很快就会变成一场真正的混战。导致各国经济政策分歧的各种原因——特别是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缓慢会持续未来数年。由于财政紧缩,发达国家会不约而同地以货币贬值的办法来刺激需求,政治家迫于压力,只会越来越多地拿中国作替罪羊。如果外国资本流入发展中国家的情况愈演愈烈,发展中国家要么被迫失去竞争力、采取真正苛刻的资本控制手段;要么放任他们本国的经济发展过热。

需要实现什么是很清楚的——全球的需求结构应当重新平衡,需求的重心应当从负债累累的发达国家转移到有消费能力的新兴国家。新兴国家的经济结构性调整有助于全球经济的重新平衡,但他们的实际汇率应当升值。是的,中国的人民币汇率太低了,这不但让西方国家的利益受损,也让新兴国家(特别是实行浮动汇率的国家),还有中国自身都深受其害,中国需要促进国内需求的增长。

但这肯定来之不易,这一点也很清楚。中国担心其出口领域的工人会因为人民币升值而丢掉工作、造成国内动荡,这是对的。即便是正常的选择,如发达国家紧缩财政、放宽货币政策等,都会以不受欢迎的资本输入形式对正在成长的经济小国产生不良影响。对它们来说,只要西方国家货币贬值或经济停滞,热钱流入带来的危害就会小一些,但仍可能造成麻烦。

在首尔,一起寻找解决方案

上述问题需要多国合作才有解决方法,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G20这样的国际组织内部,经济大国已经达成了一些协议。但问题是,这种多边合作的方式迄今收获寥寥。因此,西方国家只得求助于其他方法,其中之一就是对中国采取强硬手段,包括报复性资本控制(例如不让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和贸易制裁。还不仅是通常的贸易保护主义者想这样做,甚至一些自由贸易的拥趸也认为只有采取经济暴力手段,才能让中国从对害人害己的固执中醒过味来(并停止采取更大规模的贸易保护的反弹行为)。

本刊对上述看法不予支持。上述威胁手段要么是无法奏效的威吓之辞,要么是危险的前奏。(中国怎么会停止购买美国国债?美国国债是世界金融市场最广泛交易的资产。)高唱 G2 时,北京政府就十分傲慢了,如果西方国家再发出贸易最后通牒的话,北京政府很有可能以更顺手的政治手段来报复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贸易战会一触即发。

不管怎么说,把目光只集中在中美之间,会让人们误解问题的本质。汇率战争不止是一个坏人和一个受害者的事。人们应当在幕后加大多边合作的力度,特别聚集起那些被中国的经济政策损害到的新兴国家。巴西和其他国家只是其中两个。韩国在下个月召开 G20 会议。首尔高峰论坛将不会是签署新《广场协议》1的场所(现在的情况已经与1985年在纽约,仅五国签署和平协议的情况完全不同了),而是用来澄清争议和保持压力的场合。因此,首尔高峰论坛不会带来很多头条新闻,但这是防止货币战争爆发的一个途径。

译注:《广场协议》(Plaza Accord)是美国、日本、英国、法国、西德等五个工业发达国家的财长和央行行长于纽约的广场饭店秘密会晤後,在1985年9月22日签署的协议。目的在联合干预外汇市场,使美元对日元、马克等主要货币贬值,导致日元大幅升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