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南华早报:西藏僵局

核心提示北京和西藏流亡政府之间可能进行真正的谈判吗?每一方都认为球在对手那一边。
原文:SCMP: The Tibetan impasse
来源:南华早报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CMP)
作者:Barry Sautman and Lodi Gyaltsen Gyari 沙伯力和洛第嘉日坚赞
时间:2010年9月11日
译者:David Peng
沙伯力

汉人和藏人有一句共同的谚语,来自一名唐朝和尚,可以用来形容当下的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领导的流 亡政府之间的谈判。这句谚语说,“挂羊头卖狗肉”,和英语谚语“喊酒卖醋”是一个意思,意为说一套,做一套。达赖喇嘛特使和北京之间“关于谈判的谈判”进行了三十年,仍然毫无进展,这是因为,尽管流亡[藏人]领导声称他们不是分离分子,但是他们继续的言辞和行动却让这种声明落空。

与达赖喇嘛的正式谈判尚未展开,所以也不奇怪,北京只会和与他的代表讨论一些笼统的条款。流亡政府指责中国政府等着达赖喇嘛去世,让中 国看起来像一只秃鹫。但达赖喇嘛曾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说过,邓小平的逝世将有利于流亡藏人一方。流亡社区中支持西藏独立的那帮人也说过,一旦达赖喇嘛去世,他们的形势将有所改善。

北京已多次表示,如果满足几个先决条件,他们将与达赖喇嘛进行谈判。其中主要是,要求他承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拒绝这样做,说也奇 怪,声称这样做是等同于同意,西藏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因为这个原因,中国领导人继续认为他们是分裂分子。

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领导人最近的声明表明,认为他们是分裂分子并非无理之举。他们说,西藏一直是独立的,这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或殖民 地,有权寻求独立,流亡政府是西藏的合法政府,没有任何一个藏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大多数藏人希望独立。二十年来,流亡的领导人已发出指示,他们等待着中 国的崩溃,西藏就会像前苏联的部分地区一样成为独立国家。

两年前,当汉族和其他民族群众被杀害在拉萨街头和商店里,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称,他们是被化装的中国军人杀的。因 此,无论有多少人,尤其是在西方,相信达赖喇嘛不追求独立,只要他摒弃联合国和世界各国的共识,否认西藏是中国的合法领土,中国政府就只会和他谈谈,而不 会和他进行[真正的]谈判。

1998年,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曾说:“我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我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一承认将是和达赖喇嘛对话的前提。”只有达赖喇 嘛发表声明,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因而是合法)的一部分,才能说服中国领导人,他已放弃西藏独立。但是,达赖喇嘛没有采取这些步骤,流亡领导人要求,将所 有藏族地区合并成为一个管辖区,覆盖四分之一的中国领土——成立一个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实体1—— 并在西藏实施美国式的政治制度。

流亡藏人的要求令人想起另一句谚语——“与虎谋皮”;即要求不可能得到的东西。事实上,中国政府不接受这样的要求,称之为变相独 立。但是,如果达赖喇嘛同意北京的先决条件,那么双方会有一大堆议题。北京不会改变西藏的政治地位,也不会修改中国藏区边界,或削弱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然而 可能的情况是,它愿意讨论逐渐扩大藏区的自治,包括吸收不支持分裂的流亡藏人担任政府的关键职位。它可能会同意删除对官员、学生和其他民众宗教活动的限 制,采取额外措施促进藏语和藏族文化,作出更有针对性的努力,提高藏民收入,甚至限制非藏人迁移到藏族地区。

达赖喇嘛接受中国的先决条件之后,双方可以进行谈判,改善藏人的文化和物质生活。中国政府可展现善举,实现各民族“事实上的平等”。然 而作为第一步,流亡藏人明确接受西藏是中国合法的一部分,谈判不能基于北京不能让步的要求,而中国政府宣示将展开广泛合作的会谈。

沙伯力是香港科技大学一名政治学者和律师。

洛第嘉日坚赞

过去三十年来,我代表尊者达赖喇嘛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了多次会谈。在这些断断续续的对话中,我一直努力让中国领导人了解藏族人民的意志和尊者的愿景,以共同找到一条通往和平与和解的道路。

多年来,我也看到中国领导人和领导结构的急剧变化——从邓小平时代笼统的大胆言论,到胡耀邦的治国之才和宽广的胸怀,到近年来受体制约 束,缺乏自信的领导人。

在一个有远见的领导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能够采取措施,帮助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完整,促进全体公民的利益,创造一个积极的国际形象。

中国领导层对西藏问题的态度,直接影响建设和谐的中国社会,也影响其国际形象。

作为工作的一部分,我本人曾试图了解中国领导人的态度的背后原因,并想出三个可能的心态。第一种认为,中国正在崛起,各民族人民需要修 改个人意愿,以适应这一新的身份。

中国持这一观点的人似乎无视并削弱藏族 人民独特的身份认同。北京似乎错误地将当前藏区的虚假稳定看作是藏人默许的标志。不过,这不是满意的沉默。相反,痛苦和绝望在沉默中不断增长——这一情绪在镇压之下不断繁殖。坦率地说,这样的沉默,播下未来暴力和不稳定的种子。

第二个想法是,只要中国当局成功地改善藏区的经济状况,藏族人民的关切将得到解决,整个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这是解决西藏问题另一个非常短视的作法。中国领导人需要面对的现实情况是,根据官方统计,藏族经济发展规模小,藏族人民在经济大潮中不断边缘化。

但是,正如中国研究藏族问题的学者和专家指出,藏人高度重视他们独特的文化,这已经对新中国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藏族人民的这 一文化和精神身份认同需要得到蓬勃发展和繁荣的空间。片面的经济发展无法完全实现[这个目的],这需要[政府]用心筹划。

不尊重文化敏 感性的经济一体化将导致藏人更多不满。从2008年席卷藏区的抗议中,中国当局应该得到这个清楚的信息。

第三个想法是,中国可以等到现在的达赖喇嘛去世,到那时西藏问题自然就消失了。这种想法是基于这样一种理念,随着[西藏]运动失去领 袖,迷失方向,它将破碎分解,并最终变得无关紧要。

基于很多原因,这是一个错误的思维方式,对中国自己的未来极为不利。持这一观点的人不理解今天的分解不意味着无关紧要;它意味着彻底的不可预测性和极大的风险。如果缺少现在的 十四世达赖喇嘛,西藏政治运动不会消失,而只会彻底重生,变得更为复杂,难以控制。

看到目前中国领导人远离改革初期的锐意进取精神,这是多么令人痛心。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遇到的领导人们有一个共同信念,在后毛时代 承担历史责任,带领中国完成困难的转折。胡耀邦那批领导人理解,只有领导人负起责任,脚踏实地,实事求是,才能实现中国伟大的未来。胡耀邦在西藏倡导令人 鼓舞的政策。因为他的开放和诚恳,敢于行动,敢于面对现实,勇于承担责任,他赢得了藏族人民的心。

我希望,今天的领导人展示出邓小平和胡耀邦时代的胆识,抓住机遇,勇于面对当代西藏的困境。

就我们而言, 在2008年11月底第八会谈中,我们提交了《为全体西藏人民备忘录》,正式阐明了尊者的立场。通过该备忘录和今年1月提交的《诠释》,我们已通过清楚而明确的条款,声明我们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框架内寻求真正的自治。

我们已清楚地表明,我们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的核心利益,[尊重国家的]领土和主权完整,包括尊重中央政府的权威,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但中央政府也必须充分尊重藏族人民的合法权利,以保持我们独特的身份认同,因为这是我们的核心利益。

中国领导层需要承担责任并作出严肃的承诺,以找到一个真正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案。因为目前独特的时间窗口,这一责任显得从未如此紧迫。从 来没有象尊者这样的西藏领袖,如此坚定地寻求这样一条极具挑战,变化莫测之路,为西藏和中国人民带来远见卓识的变革。

中国宣示它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所有民族不分大小,拥有平等的地位和权力,而不是多数民族压迫少数民族。

中国领导人将作出历史性的选择:他们将带领中国走向和平的未来,藏族人民在现代化中国找到可持续的家园?抑或他们将走另外一条道路,播 下疏离的种子,给未来埋下隐患?

我知道,达赖喇嘛尊者选择了历史正确的 一边。我只能期待中国的领导人做出同样的决定。

洛第嘉日坚赞是达赖喇嘛的特使,领导西藏谈判小组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会谈。

译注:

1 沙 伯力此论不确,历史上吐蕃帝国最强盛时期,领土范围极大。据《资治通鉴》,至中唐时期,吐蕃“尽据羊同、党项及诸羌之地,东接凉、松、茂等州,南临天竺, 西陷龟兹、疏勒等四镇,北抵突厥,地方万里,诸胡之盛,莫与为比”。不仅西北地区原属大 唐版图的河西陇右诸州全部并入了吐蕃帝国,西南地区原受大唐册封的南诏国,也被纳入了吐蕃的势力范围。当然,在近代史上,西藏政府从来没有统治过这么大的 面积,有清一代的统治范围大体上和现在的西藏自治区相当。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