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博客:中国来鸿:我的悲惨“相亲”经历

核心提示:如果中国的男人们不能尊重女人在社会中日渐崛起的地位,将出现为数众多的不满的光棍

原文:Letter from China - My Ill-Fated "Xiangqin" Experience - China and the World
译文:博客:中国来鸿:我的悲惨的“相亲”经历

作者:Ella
发表时间:2010年8月27日
译者:Fuge
校对:@xiaomi2020

在我为期三周的回国旅程里,我妈只定下了一项计划:给我找个理想的老公。在我拉着行李箱前往洛根机场【译注:这是波士顿的一家机场】之前的一个月,她就已经给我找了三个排队等候的候选人了:我的高中老师给我介绍了她的一名同事的前学生——想象一下我的这名老师某天接到我妈的电话,请她特别帮忙的场景吧——要知道我最后一次听她的课已是7年前了;整个校园都知道在找老公,接着那名老师的同事,从另一栋楼(!)介绍了一名候选人;打电话,确定人选,然后这个怪怪的约会就被定了下来。

第二名候选人是我妈以前的一位病人介绍的——这个过程也一样令人尴尬。显然,我妈(一名护士长)在她的办公室里向护士们抱怨,说我不在给她老人找女婿这一点不够上心。而其中一名护士就把这一信息传到了前来拜访的前病人的耳朵里。过了苦苦寻觅和发现的一刻,一名病人建议说,她的侄子(她都两年没见过他了!)将会是她从未谋面的护士长的女儿完美的丈夫候选人。

而第三个则是我舅妈的兄弟的同事的表弟。我都不想知道这个关系是怎么给扯上的。

我妈寻遍各种关系来为我找一名理想丈夫的事实表现出了中国母亲们对牵线搭桥的热情。

不过故事还没完。几乎我所有的闺蜜都经历过我这样的情况。她们跟我一样,进中国最好的大学读书,毕业之后能力出众、个性独立。她们再也不是妈妈的乖女儿,得到某人提供温暖公寓和主妇生活的允诺就会点头同意。但这不是说男人们没有以此来推销自己——有多少“拜金女”,就有多少男人会用这些打动女生的芳心,“我的月薪是多少,我有自己的房子和车”。我的一个朋友在一天内拒绝了两个这样的男人,而她现在还是单身。

韩俊伟的系列图片就描绘了“中国新女性”不满意约会选择的现状,但事实是,尽管有相当多的女性朋友在挑中了追求者之后又踹掉了他们,也有很多男人不喜欢新一代的中国女性。我的朋友告诉我,她们之前的相亲对象在第一次约会后,就不和她们联系了,因为他们觉得她们“有主见”——她们不是在每件事都要依靠丈夫,没有独立思考的传统中式美女。

根据《2009年中国年鉴》,在2008年,高校女毕业生占到了毕业生总数的52.96%,这意味着单在2008年,拥有大学文凭的女性就比同等学历的男性多出4万人。一直以来,中国一直有3%的男性盈余,男性的总人口比女性多出了4000万。这也就是说,如果中国的女性坚持要嫁给和自己差不多的或者更高学历的人,同时/或者如果男人要求自己要高过女人的话,找不到恋人将会是这一代约会文化的主题。

中国的男人之间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鸿沟,许多男人头脑中古老的父权家庭理想仍然根深蒂固,不能接受那些和自己能力相当的女人进入“他的”家庭,而女人们比过去越来越成功和独立,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男人。Hanna Rosin预言了美国“父权的终结”,我不确定中国是否也会看到类似的“男人的终结”——但是毫不夸张的说,对于中国男人来说,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不妙——而如果他们不能尊重女人在社会中日渐崛起的地位,我们将看到众多超过这个社会所能承受的不满的光棍。

唉,这就是我为什么注定结不了婚的故事。

相关阅读:

中国的性别歧视(2003数据)



  • 发送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