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7日星期日

译者合集十一 “成长中的中国工运”导读


译者合集十一 “成长中的中国工运”导读


对于国内外的大部分读者来说,富士康的连续自杀和自杀未遂事件,以及随后在广东佛山的本田供应商工厂出现的罢工事件将中国的工人推到了镁光灯下。我们用“光明和死亡”这个小标题来总结中国工人中存在的两种矛盾现状。“光明”是因为他们持续的呼喊终于有了回声。工人运动在中国并非新鲜事。从1970年代后期从工厂中涌现出来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首批呼吁民主的活动家,到1980年代被暴力镇压的“工自联”,到1990年代由于国有企业改制带来的层出不穷的下岗工人维权运动,再到今天的“数字一族”新生代农民工敢于表达自己的不满,中国的工人运动其实有着一条贯穿三十年的从未消失在社会视野内的抗议主线1 , 但是,由于信息被封锁,加入到这些抗议中的“后来人”,比如“新一代”农民工很难得知前面已经发生过的先例,很多抗议都在重复着已经出现过的教训;而在他们当中,还有一些对未来抱着太高期望,却没有获得任何社会帮助让他们能融入到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都市化和人口迁移的年轻人放弃了希望,选择了死亡。更不要提每年数十万名因工致残致死的工人。“光明和死亡”可能是用来形容工人现状的最为凝练、真实的矛盾性描述。

和之前我们介绍过的那些相对中立的外媒报道不同,对日益增长的中国的工人运动,外媒的新闻报道得很密集,分析中也少了一些“抽身事外”的疏离感。这是因为中国工人的超低待遇和恶劣的工作环境是形成“中国价格”的重要因素,而这些“中国制造”的商品又出口到了发达国家消费市场,“血汗工厂”也是“食物链”顶端的欧美公司非常依赖的外包供应商。在我们推荐的外媒新闻分析中,不难看出,虽然中国工人的要求合情合理,但是因为涉及到了外资在华的利益,也有部分评论提示:过于快速的加薪会扰乱中国;还有的明确提出“不仅是工人会流动”,外企的后路已经在考虑当中。不过,也有另外一些长期的中国观察者们给出了更为客观的分析,后一种评论尤以《纽约时报》辩论会:中国工人要什么?为代表。

在外媒的分析中还有一些表现了相当有益的“他者视角”,例如:和国人很容易将工运与政治挂起钩来不同,一些外媒的新闻分析将着眼点放在了中国的适龄工作人口的构成和改变、民工的代际差异、通讯科技的作用等更为中性的社会因素上。

在“深度分析”栏目中,我们要特别推荐由韩东方倡导和组织的“中国劳工通讯”这一基地在香港的非政府组织。几乎所有相对深入的外媒分析中都提到或引用了这一组织发布的报告。我们也节选了由他们制作和发布的《中国工人运动观察报告(2007-2008)》 的“结论与分析”部分。这一组织在深入的观察中国劳工运动,以及切实地帮助中国工人维权方面做得可圈可点。韩在谈及近期中国出现的对罢工潮的报道的松动, 以及“全总”的角色转变时,提到了“工运与政治脱钩”的思路2 —— 让中国工运在中共领导人的眼里“祛魅”——也就是,不要将任何社会运动立刻赋予推翻执政党的重任,而是切实地为维权主体带来一些保护、开创一些案例、扩展一些空间,从这些具体的可实现的成功中逐步壮大。这可能不是一条激进的路线,也未必会一帆风顺。但是很可能20年后,当我们把中国的工运与司法独立、新闻 自由、学术自由、其他社会团体的发展再次进行对比时,会发现工运带来的改变最大,在维权上所收获的利益也最多。或许这种思路也能为一些急于“改天换地”的人们带来一些启发。


本期合集墙内查看及下载地址:点击这里

“译者”发布的所有可下载文件:点击这里

hotfile下载本期合集:点击这里
合作论坛“蚁论中国”上的下载地址:
译者合集十一:成长中的中国工运(全辑).pdf (1.43 MB)




目录 
     光明和死亡          
    1. 《经济学人》富士康里的自杀          
    2. 《纽约时报》中国罢工凸显工人收入鸿沟          
    3. 《纽约时报》现代科技辅助了中国工人运动
    新闻背景分析          
    1. 《金融时报》“中国梦”的阴暗面          
    2. 《纽约时报》中国劳力资源优势逐渐丧失          
    3. 《经济学人》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到拐点了吗?          
    4. 《纽约时报》国际评论:中国工人在骚动          
    5. 《金融时报》中国劳资关系的转折点          
    6. 《纽约时报》辩论会:中国工人想要什么?          
    7. 《外交政策》中国劳工之痛    
    深度分析          
    1. 中国领导层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工人动乱部分)          
    2. 《民主杂志》劳工运动          
    3. 中国工人运动观察报告(2007-2008)节选


“译者”已推出的其他 合集

合集一:不灭的党
合集二:中国的现代威权主义
合集三:分裂的中共?
合集四:互联网与政治
合集五:“没有政治自由化的经济发展”研讨会
合集六:谷歌 vs.中国 第一季 宣战
合集八:谷歌 vs.中国 第二季 追踪
合集七:中国的群体性事件 2000-2009
合集九:角逐十八大
合集十:透视“八九学运”


关于译者
我们是一群网络志愿翻译者,力图提供最新和 最有深度的中国和世界资讯。

We are a group of volunteers for translation, offering the latest Chinese and world news and analysis.


如何参与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订阅《译者》

使用Google阅读器在墙内订阅:http://tinyurl.com/ycpm93m(用https加密方式刷新)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yyii.org

在 Twitter上fo: @xiaomi2020; @yigroup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


notes


1 注:这条主线还可 以一直上溯到清末民族工业崛起时就出现过的工人运动。在北洋和民国时期,中共和国民党都参与和组织过工人运动。

2 注:他的这一思路在《外交政策》:中国的劳工之痛中用一个经典场景给出了更生动的说明:“他举出了一个典型的场景:“一个矿工刚刚逝去,留下了双亲、妻子和一个孩子。你要我怎么对他的妻子说?‘去推翻共产党?’还是‘你有与雇主谈判的权利,我会帮你找一个律师。’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