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4日星期五

中国和台湾的学生运动

原文:Student Movements in China and Taiwan
译文:中国和台湾的学生运动





 

作者:加州大学长堤分校政治学教授Teresa Wright
来源:欧博文所编Popular Protest in China (Harvard Contemporary China Series 15)一书的第一章

译者:kestry、@hsinwang1982、@jiangge09、 @Freeman7777
校订:@jiangge09、 @Freeman7777、harry young


    自1990年代以来,抗争政治(contentious politics)领域已经经由两项相关的发展获得了提升。首先,学者们已经将他们的注意力越来越多地转移到了缩短“自由主义的民主体制(liberal democratic system)与世界上其他政体里的运动所做研究的差距上面。”1 其次,学者们已经尝试通过将机会特征以及运动特征细分到各自独立的成分里,并通过详细论述特定结构与结果之间的联系去改进政治机会结构*的研究。本章节的探讨是建立在这些理论发展基础之上的,我们将辨识以及比较1989年中国以及1990年台湾所发生的群众抗议里特定的非自由主义的政治机会结构(illiberal political opportunity structure)对于学生组织以及动员的影响。本研究不是要假设机会自动转化成了行动,而是关注活动人士如何转变机会到特殊类型的行动里——既针对他们作为的优点又针对他们所形成的危害。

    在这两个案例里,四项机会组成元素是特别重要的:(1)国家机构为单一政党所垄断;(2)官方控制和操纵了信息的流动;(3)官方控制和操纵了社会组织;(4)官方倾向于暴力镇压某些社会团体。这些要素的重要性不仅因政体而异存在着不同,也因时间以及任一运动进程期间的不同而存在差异。当这些非自由主义的结构更为明显的时候,学生的恐惧以及不信任也被扩大了。结果是,组织和动员的关键性集体行动资源会以扩张以及有效性均受限的方式被影响到。


    非自由主义机会结构通过强调需要先前就存在的友谊纽带去克服学生的不信任以及恐惧,并藉由加剧派系主义的倾向性妨碍到了组织的发展。当运动被渗透以及镇压都是极为可能发生的时候,不是建立在最值得信任的关系基础之上的人际网络往往是以组织里充满猜疑为特征的,这导致了组织的不稳定性以及无效率。在这样一种具有风险的气氛中,成功的组织只有当它是建立在个人友谊人际网络基础上时才有可能出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由主义的政治机会结构            非自由主义的政治机会结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国家机构的一党垄断化
·官方控制以及操纵了信息流动
·官方控制以及操纵了社会组织
  ·官方暴力镇压特定团体的倾向性
更少 ⟵ 担心/不信任 ⟶更多
组织稳定性
·需要先前就存在的友谊纽带
·朝向派系主义发展的倾向
·朝向激进化方向发展的倾向

具有广泛基础的动员的障碍
·认知到需要去证明队伍的“纯洁性”
·认知到需要去避免与有着不确定成员的团体发生关系
·认知到需要去避免与历史上遭到官方镇压的团体发生关系

图 1.1 非自由主义政治机会结构对于组织和动员的影响


    由非自由主义的机会结构所创造出来的充斥着恐惧以及不信任的环境也刺激了激进主义和派系主义。当执政当局面对和解性的抗议行为仍然保持顽固的时候,当是否有必要作出更为激进的措施去迫使当局做出回应的时候抗议者之间的分歧就产生出来了。在一个具有高度风险性的氛围里,那些要求更为激进活动的抗议人士是不愿意遵守民主决议的;的确,在本文所研究的案例里,这样的人都选择了退出既有组织而不是遵守他们感到太过胆怯的决定。对于这些个人来讲,更为对峙性的行为被视作是一个人忠于运动目标的证明,而温和派则则会被投以怀疑的目光。因而,组织往往会随着时间变得较不团结,几乎没有能力达成具有约束性的决定。非自由主义的政治机会结构也为“激进分子”(“radical flank”)供了合法性,给予了他们压倒温和派团体的力量。

    与此同时,由非自由主义的政治结构所导致的风险,恐惧,不信任也阻碍了跨部门的动员。为了保护他们自己免于遭受官方诽谤和镇压所带来的现实威胁,示威者感到被迫要去显示出避免外来渗透他们队伍的“纯洁性”。由于在关于他们队伍内的动机和行为方面需要具有绝对的确定性,抗议者不愿意团结那些倾向性或成员资格不确定的团体。为了进一步防止被镇压,抗议者避免了与已经在过去成为官方镇压对象的团体进行公开接触。这些必要作为就极大地限制了每场运动对其他不同的社会群体进行动员的能力及意愿 ,并且可能减损了他们引发有意义变革的能力。

由于RSS的字数限制,更多请直接点击这里查看或下载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