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0日星期日

经济学人:富士康里的自杀:光明和死亡

译文:经济学人:富士康里的自杀:光明和死亡

一系列的死亡暴露出一家大型计算机制造商还不习惯于外界的审查

发表日期:2010年5月27日
发自:香港
来源:《经济学人》印刷版
译者:@xiaomi2020
校对:俱亡矣、司马牵牛




苹果本来就预期会在推出其最新产品iPad的全球性发布中广受关注,却不是最近在香港所获得那种关注。5月28日,一幅画着iPhones的照片被当场焚烧,呼吁全球抵制苹果产品。这些抗议是由富士康员工的一系列自杀引起的,富士康是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公司——全球最大的“代工工厂”的一家分支企业。据报道,它为苹果和其他电子巨头,如戴尔、惠普、任天堂和索尼制造产品。


富士康的雇员约为80万,将近一半都在毗邻香港的深圳生活和工作。这家企业在这里运营着一个巨大的工业园,名为“富士康城”,一面有15座多楼层的厂房,每一座都对应着它的一个客户。这也是自杀发生的地方。这里的两名员工在最近的自杀企图中严重受伤;这家公司说它还预防了另外20起自杀。

今年已经达到12名的自杀死亡人数比起以中国的总人口为基数计算平均自杀率要低。但是这些死亡引发了对电子制造商中的工作条件的询问,特别是富士康,它不披露客户信息,很少对外人开放它的厂房,经常漠视媒体的质疑。


和许多其他的工厂相比,这家企业的工作条件其实不算差。法兰克福的社会研究所的Boy Lüthje说。在深圳,它付给一名新雇员的最低工资是每月900元($130),包吃住,另外娱乐设施也很齐全。但是,工人们经常性地加班,超过了中国法律所规定的一个月加班36小时的限制,Lüthje先生还说。每年的这里的员工流动率在30-40%,而持续涌来的年轻的农民工填补了离开者留下的空缺。据说这家公司采取的应对自杀的措施包括:在建筑的周围增加护网、聘请心理咨询师、请高僧作法、让员工签署“不自杀”保证书。鸿海的总经理郭台铭(Terry Guo)在一次临时决定的深圳之行中坚持说他开的不是“血汗工厂”。


中国的媒体曾经盛赞富士康创造了就业机会,但是这家企业已成为了被批评的靶子和暗中调查的对象 。苹果、戴尔和惠普等客户已经宣布要进行调查,毫无疑问这是在担心媒体的火力转向他们自己。习惯于低调做事的这家企业和这整个行业都不得不适应镁光灯。



读者评论选译


DougMiles wrote:

到目前为止还很难判断。

在19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在美国的新英格兰的年轻妇女们在工厂里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星期工作六天。她们在令人恐怖的工厂环境下工作挣钱。所住的宿舍和她们的时间都被严格控制着。没有自由,但是比在农田里得到的报酬要多。

工业化的起点通常离理想状态相差甚远。这些农村里的女孩们工作几年后就离开了。她们忍受痛苦只为了这个理由,能够在她们结婚的时候买得起更好的嫁妆和家具。
Stone1 wrote:

中国的劳工市场在过去的五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久之前,工厂的前面还排着长长的求职队伍。工人们甚至组织了类似工会的行动要求加班。现在,商店主管的主要工作之一是以超过平均标准的工资请求工人们加班一到两个小时。

看到自杀的事件就指责富士康或外国投资者在剥削或少付工人工资是不公平的。独生子女政策制造的“小皇帝”可能是一个原因,员工们远离了家庭的宠溺环境和过度重视就感到不适应。

Alan Sun wrote:

看起来这篇文章的作者没有跟踪最新的消息和事实。是不是因为富士康行贿了作者,让他停止更新了呢?
1.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了15名!第16名也站上了屋顶!
2.富士康的老板说:“自杀只是懦夫的行为。他相信这一系列的死亡与其管理没有关系。”
3. 富士康每个月都会解雇5%的员工,好对其雇员施加持续的压力,这样他们就会“自愿地”要求加班了。
4.富士康现在强迫每一位员工都要和公司签署一份“自杀免责书” ,从法律上让企业和任何指控或责备那里发生的死亡事件脱开干系。
5. 第12名死者的死因与丢失了iPhone第四代样机直接相关。死去的雇员负责运送16台iPhone样机到美国,结果只有15个到达了目的地。厂内的保安人员对他私下审讯,并采用了残酷的武力让他说出实话。最后,他无法承受这种羞辱,就跳了楼。

6. 富士康从来没有让任何记者进入到工厂内部,因为它说这违反了与苹果和惠普等客户之间的保密协议。

Bardamu wrote:

中国社会正在进行地震般的剧变的征兆。共产主义中国发展了世界级的工业化设施,为外国资本家提供最好的条件,这多么具有讽刺性!这些条件包括:廉价的、充足的、最重要是听话的劳动力。人们生活在宿舍里,象帐篷那样的环境,拥有最少的人身自由、休闲时间或假期。没有象西方那样的工会组织要求更好的条件和更高的工资。在党慈父般的眼里,劳苦大众规规矩矩地排列成行,感谢他们有这样的机会和领到可以带回到农村的钱。30年来,这一模式运转良好。外国投资者变富了,中国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和第三大经济体。



但是好景还能持续多久?天安门事件之后成长起来的没骨气的一代人在一味的顺从和所获得的一点点经济回报中已经无法找到足够的生命意义。他们想要更多,那就助他们好运吧。将出现的变化过程会是痛苦的,但对中国来说最终会变成好事。本田的罢工是另外一个标志,旧的模式正在分崩离析,普通工人也在要求获得他们创造的财富中属于他们的更公平的一份。风向已经改变。
mj.wang wrote:

富士康的问题也是中国的问题。
每个月都有超过15,000人离开这家公司。
如果一个人无法忍受那里的工作环境,他或她可以选择辞职,而不是结束生命。
富士康的低工资或长时间的工作时间是不怎么样,但是对于公司之外那些入门级的工人来说,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也许这才是要紧急处理的问题。


相关阅读:

纽约时报:中国罢工凸显工人收入鸿沟

外交政策:中国劳工之痛

中国领导层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By David Welker;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时事评论”、译者频道—看中国”、“经继续而”、“译者@xiaomi2020”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