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星期一

CSM:安·兰德(Ayn Rand)和美国的新文化战争

原文:Ayn Rand and America's new culture war - CSMonitor.com
译文: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安·兰德(Ayn Rand)和美国的新文化战争


作者:Jennifer Burns
发表时间:2009年12月11日12:00 pm EST 的
译者:@xiaomi2020
校 对:Andy(@adianch2010)


从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到总统奥巴马,安·兰德(Ayn Rand)和她的书《阿 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正在重新校准美国的方向。
 
夏洛茨维尔,佛州——从福克斯新闻到上班路上坐在你边上正阅读《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的乘客,安·兰德看起来无处不在。

自从2008年经济崩溃以来,这位有争议性的小说家和哲学家作为右翼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浮出水面——而她已经离世近30年了。

拉什·林博吹捧兰德是某种先知。【译注:拉什(Rush Limbaugh),美国电台界的知名谈话节目主持人,也是引领保守派运动的资深媒体人之一。他的影响力巨大,听众群全美第一。主要节目为政论,其观点被 称为是“极右翼”,也就是鼓吹政府应该尽量少地干预经济和社会事务。“安·兰德写了《阿特拉斯耸耸肩》,”他这样告诉他的听众。“其续集,《阿特拉斯呕吐了》,我们正生活于其中。”在去年春天席卷全国的茶党运动中 【译注:“茶党”的名字来源于1773年因倾茶 入海抗议高税收的不满人群,这一抗议导致美国独立革命爆发。2009年,美国新“茶党”发动席卷全美的抗议活动,其全国性示威集会超过了两百多年前茶党第 一次抗议的规模,他们担忧新经济政策导致美国左转,抗议奥巴马不断大手笔推出经济刺激计划,认为政府应该少干预经济。】抗议者们挥舞的标牌上写有“安·兰德是对的”和这样的警告“在书变成现实之前,读读《阿特拉斯耸耸肩》”。

阿特拉斯耸耸肩》有了新的吸引力


想想这个:《阿特拉斯耸耸肩》,兰德的最著名的小说,场景设在美国的未来,有着“反乌托邦”的色彩。这里的社会主义政府将国家拉进破产的边缘。为了逃避惩罚性法规和税收政策,国家的顶级企业家们和管理层都上街罢工,让经济几乎停滞。

对美国的保守主义者来说,兰德发出的信息是明确无误的。他们说,《阿特拉斯耸耸肩》是一种预言,警告我们所有人即将到来的崩溃。

并非总是如此。在她的时代,保守主义者的领先人物谴责兰德是无神论者,缺乏道德,她的经济思想很少被提起。

保守主义作家惠特克·钱伯斯(Whittaker Chambers) 在他著名的对《阿特拉斯耸耸肩》的激进书评中攻击兰德是不信仰神的集权主义者【译注:惠特 克·钱伯斯(Whittaker Chambers)是30年代和40年代的著名记者,后来成为《时代》高级编辑。但是在此之前,他是共产党员,是个间谍。他的代表作《见证》讲述了他自己 的故事,是冷战早期历史的重要文件。】,该书评收录在William F. Buckley的保守主义半月刊,《国民评论》(National Review)早期的一期中。按照钱伯斯的观点,这本书的宗旨是“对毒气室说——放!”反女权的先锋菲丽丝·谢拉弗利(Phyllis Schlafly)一读到那段声名狼藉的强奸场景,就不再阅读兰德的另一部小说《源泉》(The Fountainhead),被兰德一度称之并宽恕的为“被铭刻的邀请而强奸”的不道德和暴力内容而深感震惊。

但是兰德对保守主义者没有多少耐性,她称自己为“极端的资本主义”分子。她认为她的个人主义哲学、客观性是指向未来的标志,而不是对过去的总结。

兰德认为她的哲学由四个基本部分构成:客观的现实主义、超级理性、自私的价值和不干涉资本主义的重要性。她欣赏自私的价值,攻击宗教是非理性的。

兰德的这些方面让她与早期的笃信宗教的保守主义者们分道扬镳,那些人欢欣鼓舞地发动了针对世俗性的美国的“文化战争”。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文化战争席卷了如性与性别这样的问题,宗教价值是其中的核心。

这些笃信宗教的保守主义者引用圣经专家的话攻击如安德烈斯·塞拉诺(Andres Serrano)和的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等保守主义艺术家,他们挑战传统的性别角色。这些保守主义运动没有给兰德留下什么地位,她指责的是所有形式的“神秘主义”,包括宗教信仰,她还公开支持流产权利。

今天,这些文化上的热情已经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同样激烈的关于经济政策的斗争,关于是否应该拯救金融机构、是否应该向汽车工业施以援手,是否应该改革医保体系。

在近期的政治领域中,即使是如同性恋婚姻这样的热点问题都在新的社会主义阴影下被边缘化了。

虽然兰德不信教,她对于经济政策的争论有着很强的好坏之分。兰德的书引起了对于政府花掉民众的钱,回到人们熟悉的、被简化为善良的“我们”和邪恶的“他们”的文化中的争论。

两种人


在她的世界里,存在着两种人:生产者和抢劫者,或者是为自己而工作的人和等着拿政府救济的人。

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在论及“沉默的大多数”时也用了类似的两分法,萨拉·佩林(Sarah Palin)在表扬“真正的美国人”时也如此。这种区分对于许多保守主义者来说,特别是那些感到他们被自己的成功惩罚了的人,显得很有道理。

许多兰德虚构出来的英雄都距离基督教的价值典范很远,这在最近的争论中并非重点。她提供的弹药和她投向那些可怕的掠夺者的愤怒才是重点。

兰德的流行是否意味着宗教不再是保守主义世界观的重中之重?当然不是。但是她的普及可以告诉我们的是构成美国政治版块的拼图正在发生移动。即使奥巴马总统看起来了解兰德的新出现的影响力,在他最近的一次演讲中批评“推崇自私的价值”。兰德的流行是从布什年代流传下来某种嬗变,在那个时代,象荣·保罗(Ron Paul)这样的强调政府开支是“恶”的原保守者和自由主义者被忽视了。

今天是他们重见天日的时候了,笃信宗教的右翼现在被层出不穷的时间挤到了边缘。在宗教原教旨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力量之间平衡,准星正在被重新校正,这一发展可能对于我们如何理解政治上的左翼、右翼和中间派有着深远的影响。

作者:珍 佛·波恩斯(Jennifer Burns)是弗吉尼亚大学历史学教授,著有 《市场中的上帝:安·兰德和美国右翼》一书。jenniferburns.org是 她的历史方面的音频和文字博客。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世界


译者频道——开卷有益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世界”、“译者频道—时事评论”、“CSM”、“译者@xiaomi2020”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 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