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4日星期日

读写网:天朝棋盘上,Google的下一着棋

译文:读写网:天朝棋盘上,Google的下一着棋 

作者: Richard MacManus 
发布时间:March 12, 2010 2:55 PM
译者:大师(@lmpprk)
校对:cyf cheng, 小米2020(@xiaomi2020)


郭怡广(Kaiser Kuo)译注1今天在SXSW上发表了关于中国Google的幻灯片演讲。他谈到了Google事态将如何影响中国互联网用户、其他公司以及中国政府。

在演讲中,郭(他在一周前也曾与读写网有过谈话)阐明了中国的网络审查是如何运作的。与普遍观点相反,中国最具威力的并非GFW(防火长城),而是一种被称为“自我审查”的东西。郭同时还讨论了Google下一步会采取什么行动,他认为现在该轮到Google有所动作,而北京方面也不会对事态加压 。

Google在中国的历程

在着手研究当前的“G-中僵局”之前 ,郭怡广提供了一些关于Google在中国的有价值的背景资料。

郭说2005年,Google开始在中国声势浩大地开展招聘活动 。Google决定用接受审查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的消息很快引发外界忧虑 ,许多专家称这是“互联网自由的暗日 ”。Google的解释是,如果压根无法给这世界的1/5人口提供搜索服务,那损失将远大于对搜索结果的审查。

最初Google在他们的搜索结果中有一个提示,告诉大家自己处于网络审查之下。郭还指出当时Google删除掉的,只是那些即使用户点进去也不可能打开的结果,因为页面或者网站被封锁了。当时Google还没有Gmail,没有个人搜索历史记录,没有Blogger.com,也没有其他包含个人信息的服务。Google中国还对自己的员工加以了保护,郭说。

Google在中国从来没过过好日子。例如中国很多用户根本没无法拼写出“Google”来。规则制定者搞得他们很不好过,他们的中国竞争对手也给他们造成很大压力。Google确实成功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和市场份额,但它的中国同业竞争者百度一直是针尖麦芒 。郭说,中国政府并没有给过Google什么特殊待遇 。

2009年谷歌 因为搜索结果中的色情内容遇到了一些麻烦,导致有较短一段时间他们不大好过。Google陷入泥沼,并持续了较短的时间译注2

在Google进入中国市场的四年间,中国互联网用户数量巨幅增长。Google初始在中国开始运营时,中国互联网用户数不过两三百万,而现在已经达到了3.84亿。Google在中国占有约35%的市场份额,目前还没有哪个西方公司能够与其媲美。他们在中国的年收益约为3~4亿美元,这可不是小数。

在2009年12月中旬,Google遭受了一次黑客攻击,随后一月份Google在官方博客中宣称此次攻击来自中国。同时Google还宣布将停止对谷歌的过滤。当时许多专家认为Google是因为与中国对手竞争的失败才气急败坏要找借口退出中国,但郭并不这么认为。

郭认为,Google的商业模式面临着关于信任的挑战,云平台上的个人数据需要得到保护。郭据此认为Google针对中国发表的博文言符其实。

有人认为中国政府其实是在以静制动。不管怎么说,政府已经解封了Google Docs和Google Groups,且在一月份以后再没有对Google服务的进一步封锁。

眼下Google仍旧在中国进行招聘,而与政府的协商也在进行中。郭认为现在存在一个需要解开的疑惑,“如果你不了解中国的网络审查是怎么运作的,你就没法弄明白Google现在面对的是些什么。

GFW(防火长城)

郭说中国主要有两种互联网审查方式。

第一种是GFW,它有个别名叫“铁幕2.0"。这是一个域名、页面级别的过滤系统,Twiiter,Facebook,Youtube,Blogger以及其他西方网站就是在这个级别被封锁的。郭说中国互联网用户利用代理服务器或者免费VPN可以轻易地“翻墙”出境。

说GFW带来封锁,不如说它带来的是不便。郭花钱买了个VPN,这样就可以访问国外网站了。

自我审查

郭说,网络审查的第二种形式,“更恶劣,更有效”。这是在中国政府的指示下,由各互联网公司实施的。在中国的所有网站都要进行所谓的“自我审查”。

不遵守这种审查就意味着你的网张或者服务会被关掉。中国大概有三万个左右的 “网警”,如果你访问含有反中国政府内容的网站,两个卡通人物就会跳出来。【译注:我得说,这事不是真的。我从来没见过卡通网警“平平”、“安安”跳出来】

大部分中国互联网用户并不会需要翻墙 ,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用推特Twitter和Facebook 这种外国的服务。但是,郭说,“Google不同”,它已经成为“中国网络文化真正的一部分了”。

接下来郭谈到了中国的网络审查如今已经触及几乎所有社交媒体网站,比如社交网络和微博。

中国网民是如何使用互联网的

郭提到,中国的互联网与其说是“信息高速公路”不如说是“娱乐高速公路”。网游在中国是大产业。郭说大部分中国互联网用户,都对自己现在所使用的太监互联网很满意,西方业界人士认为他们应该用上自由的互联网,但少有人在乎。

互联网同时也在中国聚合起了一个事实上的公共群体。只要你不越过雷池(比如成为政治活动家或者更甚),那么“民意”基本上能通过论坛和社交网络表达出来。

中国网民喜欢不时曝光一些官员。但郭也提醒,这一群体中聚合出来的信息有“非常非常大的限制”。比如,匿名就导致了人肉搜索的大量发生。他们具有突发性、互动性、非官方性,但这就像一个“锈掉的轮子,但不时又上了些油”。另外,只有少数人支持民主—— 这一公共阶层中的大部分网民都是支持中国政府的。

北京和Google的下一着棋

郭说中国政府会等着Google先采取行动。他们意识到给Google施压或者公开与其敌对都将不会有什么收获。发球权现在在Google手上,而他们很可能停止谷歌的审查。他们也仍有可能停止在中国的运营,这也意味着关闭谷歌。但这里面还涉及很多的问题,——包括从谷歌向Google.com转移上的困难,以及关闭导致的公司员工的问题。

撤出中国,Google将得以保住颜面,并讨好西方用户,这是利的一面。但弊的一面也不可小觑,其包括来自对技术有一定领悟的城市用户的反对,科研上的受挫 ,形象上的耻辱 ,以及拱手让百度形成中国国内实质性的搜索行业垄断。

保守求全的剧本是:谷歌关闭,但其与中国手机运营商依然保持合作,研发和销售部门依然在中国运营,而Google的服务全部解封。

郭认为,最理想的结果应该是:Google停止对谷歌的阉割,但谷歌依然健在。

译注1:郭怡广简介

郭怡广是一位美国的作者,摇滚音乐人,和文化/科技评论人。此前他曾担任奥美中国数字行销策略群总监,商业杂志Red Herring(红鲱鱼)的中国版总编辑,以及自由撰稿人。他开有专栏“俺是北京人”(原文为Ich Bin Ein Beijinger,前三个词为德文,是借用的肯尼迪在柏林墙说的“我是柏林人”。——译注),并出版了自2001年以来他在The Beijinger杂志上撰写的专栏文集。郭怡广在北京呆了15年,他曾是中国第一支,也是最成功重金属乐队唐朝乐队的创建人,现在仍活跃在北京的摇滚界,担任重金属乐队春秋乐队的主吉它手。

译注2: 指央视曝光谷歌“涉黄”事件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译者“@lmpprk”的个人专辑


来自《读写网》的其他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读写网”、“译者@lmpprk”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