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环球时报英文版:为了删除的发表

译文:环球时报英文版-为了删除的发表

作者:张蕾(Zhang Lei)
发布时间:2010年2月25日
译者:@youyoupan
校对:PurpYE

Photo: CFP

By Zhang Lei
豆瓣,一个中国的社交网络服务网站,自2006年融资200万美元后,在1月25日的第二轮融资中获得了1000万风险投资。


他再也不能忍受了。

当香港作家兼诗人廖伟棠发现他的网络相册被douban.com(豆瓣网)删除时,他留下他两年多以来结交的3000个朋友,离开了豆瓣。‘我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他在他的离开声明中对中国内陆的社交网络服务的用户们写道,‘虽然被停号两次,被删贴近百次’。


但到了2010年前后,有的人明显已经疯狂,几乎要把五千常用字的半数纳入敏感区’。

对于廖来说,最终的导火索是《这些美丽、坚强的人民》被删 ,这个相册展示了参与抗议667亿港元香港通深圳和广州的高速铁路项目的香港青年和艺术家们。那些下跪的,光脚的年轻人的照片显然被认定政治性太强。

里面大都是阳光灿烂的年青人和艺术家,他们脸上洋溢着希望,因为内心的真诚而美丽,我并没提到任何抗 争或“煽动”话语,’廖说。‘但是他们就是不放过它。’

两年来我一直坚持在豆瓣发表作品和评论,只是想尽量带回一些真相和一些可能不同的价值观给防火墙内的 朋友。’

但愚蠢的管理员屡屡触及我个人原则的底线,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我决定从今远离这个以自阉来自杀的网站。’

在以前,豆瓣比较宽松,廖说。举例来说,管理员可以不删除内容,而是将其关闭为"私人可见"不公开。或者条目不会被立即删除,而是在一两天以后,他回忆说。

‘那样,就能被成百上千的人看到,’他说。

作为仅有的几个愿意运用这个妥协的互联网环境的香港作家之一,廖说他很享受了跟被隔离的大陆朋友交流的机会。

‘我在豆瓣上发表的都是公众应该 知道的,个人的东西更多是 放在博客上。’豆瓣于2005年创办,拥有3300万注册用户:大多数是学生和知识分子。他们喜欢这种社交网络服务简单化的设计和用户自制的内容,如书,电影和相册。最近,豆瓣收紧的审查让很多资深用户不满。

事态有了进一步发展,北京大学的学生方可成写了一封公开信控诉豆瓣封停他的帐号,并称网站为’独裁者‘。对于方来说,用户们被迫和网站管理员围绕着一本台湾作者龙应台的禁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玩起了一场捉迷藏。由于本书的国际标准图书编号(ISBN)在大陆是被禁的,用户们为了共享评论和评分沿用书名但是偷换了书的ISBN。

豆瓣的管理员发现了对应错误的ISBN,删除了书名并录入了本应对应的书名。方发现后,把书名又改了回去,以此导致他的帐号被永久停封。

‘我不相信修改条目内容能构成犯罪,’方说。‘任何用户都可以在一个依靠用户自制内容的网站上提交他认为是正确的信息。’方想知道对他的惩罚是否是由这本书的敏感性所致,因此他让他的朋友把书名再次改了回来。他朋友的帐号也被停封了。并不是审查本身惹怒了方和其他的网络用户,而是豆瓣违反了自己的出版行为守则。

‘豆瓣封号不讲理而且很随意’方写道。‘完全它说了算,因为你可以被封3天,7天甚至永远,没有任何申辩的机会,你所有的日记,相册,收藏和消息就这样没了。’
豆瓣规定用户永久封号前会有三次警告:第一次警告帐号停用三天;第二次警告停用一周 。只有在受到第三次警告之后,帐号才会被永久停封。方的公开信使其帐号解封。


Photo: courtesy of Liao Weitang
在1月15日立法办公室外,一个示威者手举‘苦行反高铁’的条幅走在抗议广州-深圳-香港高铁的游行中。豆瓣在两天后删除了这张照片。


Commercial survival

商业求生


自我审查是防止流行网站被关闭的求生法则,一个资深网站开发人员王某告诉环球时报。


‘我能理解一个作者的作品被删时的愤怒,但是运营一个网站更加艰难,因为我一面要忍受监管机构的侮辱,一面还要承受用户的批评, ’她说。


‘如果网站因为一篇敏感文章被关闭,你又怎么发薪水给员工,和保护用户的数据? ’

‘你就没有坐下来的时候,’一个小型网站站长说。‘你得一直保持手机开机,随时接收上级要求删帖的紧急电话。’


更糟糕的是,她说,对哪些贴子该删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


对于敏感的界定取决于很多方面的因素,比如政治环境,网站的背景、规模及地理位置,甚至取决于管理员们不同的理解。


豆瓣对于它的内容异常小心,因为它在政府里没有背景,据一名熟悉内情的人士说,‘一旦你被关闭了,没有人能救你’。


当环球时报联系豆瓣编辑的时候,没有人愿意接受采访。


‘豆瓣对饭否、译言和博客大巴的遭遇记忆犹新,’方说。

据南都周刊的报道,他们都是大陆去年被关闭网站中最知名的几个。其中译言和博客大巴于今年一月恢复运营。


饭否的创始人王兴还在审议对7月5日新疆暴乱的审查尺度时,答案就揭晓了。


据中国商业新闻周刊报道,这个拥有一百万注册用户的Twitter式的微博网站因为‘违反了相关规定’被立即关停。王还没有放弃重建饭否的希望。然而七个月过去了,王仍然拒绝发表评论。


译言是一个发布用户上传中英翻译文章的网站,它由于违反了中国政府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规定于去年11月被关停。


根据这项国家规定,中国大陆任何申请建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组织必须拥有一千万元以上的注册资金,并有5名在新闻行业从业3年以上的大陆编辑。


译言在39天后在严格的自我审查下重新开站,‘政治性’新闻被全部移除。


‘很难搞清楚什么我们可以说什么又不可以,’译言的创建者陈昊芝在广州报纸南方周末上这样说。


对于大多数翻译者而言,发现如此多的心血之作被删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一个前志愿者说。 

‘那不是我们的错,因为我们不能扭曲新闻稿的原意,’她说,‘我们完全不知道哪些是敏感消息,而哪些又不是’


她承认,他们早就知道这件工作是有‘风险’的,因为‘大多数国外关于中国的新闻都是负面的’。


译言与卫报的合作让工作人员感到特别的骄傲,翻译者说。


‘多数中国人面临防火长城和语言关这两道壁垒。(译言)网站因为帮助人们翻越了这两道墙,而吸引了大批的读者,’她说。


如果他们想继续经营下去,'阉割'是唯一的出路,她说。

译言也受限于版权法,她说。去年,翻译公司不得不删除一系列对丹布朗(Dan Brown)的重磅炸弹《失落的符号》的翻译,并对该书的中国发行商致歉。 

No appeal

申诉无门 


除了忍受审查和被无端关停,互联网用户和网站运营者常见的抱怨是找不到申诉渠道。

‘你只能去相关部门那里恳求他们再给你一次机会,’廖说。作为一个网上诗歌论坛的管理员,廖有一份从当地互联网主管部门那里收到的敏感词清单。

‘他们希望我们能删除含有这些词的贴子,’他说,‘但我看不出有什么意义。’
这个论坛去年被叫停了两次。

‘我们不知道原因,’他说。‘反正突然就发生了。’

于是网站转移到香港的服务器上。

‘如果你违反了相关规定,你就无法救回网站,’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的一名网管告诉环球时报的记者。

‘只要豆瓣想要生存和发展,它对用户的抱怨就无动于衷,因为真正的威胁来自于主管部门,’方说。

与体制对抗是徒劳的,他说。

‘我们只能与这个充满奴性的社会环境作斗争,同时逐渐地培养公民意识,’他说。

Vague laws

法律含糊


南京大学研究互联网政策的李永刚教授在新书《我们的防火墙:网络时代的表达与监管》里提到,用来管理非法网络行为的14个普通法规和条例,全都含糊不清,欠缺细节而且不切实际。

‘因此,除了众所周知的限制级政治事件以外,在运营者和用户进行审查的时候很难有一个清晰的界线。’他写道。

李说,共有10多个政府机关有权对互联网进行监管。他认为这会不可避免地引起越来越多的冲突。

禁令也愈加令人难以捉摸,他说。大家收不到任何解释和回应。大陆网络用户往往对此报以悲观消极,事不关己的态度。

“中国人谴责社会的阴暗面,同时又感觉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李说。

“实际上防火长城已经扎根在每个人的心里,网民的‘自我约束’和网站的‘自我审查’让‘有毒信息’没有现身的机会”。

网络民意是一把双刃剑,同为公告板版主的王某说。网上非理性的叫嚣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她说,并引用了网上为孙志刚请愿的事件为例。(2003年孙志刚因未随身携带暂住证而被殴致死。)

观察家认为收容和遣返制度的终结归因于网络民意 。事实上,王说,制度的改变源于非典的爆发。

‘每当有事情发生,他们都迫切地想去签署请愿书,但实际上这只能导致这些重要论坛被关闭。’

‘我们无法停止审查,但是我们可以用更理性的态度表达事实。当存在不同意见时,人们可以选择自己的答案。’

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朱伟(音译)认为,审查在防止一些人被恶意中伤方面也很有必要。

“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裸照丑闻就不会发展到一发而不可收拾,”他说。“毫无约束的自由会演变成暴行。”


根据新颁布的《侵权责任法》,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这个新的法规对控制网络言论很有价值。根据第36条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 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

法律中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 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

相关阅读:

作者张蕾的环球时报英文版:网评员寻踪 又名 五毛党寻踪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

译者频道—看中国

来自于《环球时报英文版》的其他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译者频道—看中国”、环球时报英文版”、“译者youyoupan”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