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1日星期四

华盛顿邮报:红色威胁论

译文:华盛顿邮报:新的红色恐惧,但中国有那么可怕么?

作者:Steven Mufson and John Pomfret
发表时间:
周日 20102 28日 B01版
译者:@wotita;@xiaomi2020
校对:freetrans;大师

原文配图(共四张):

American politicians often criticize China for keeping the yuan artificially cheap compared to the dollar.
图片说明:路透社:美国的政客经常批评中国让人民币人为保持对美元的低汇率。


The global race to develop clean technology is often framed as a contest between Chinese-style capitalism and the more market-oriented approach favored by the United States.
图片说明:路透社:发展清洁科技的全球竞赛经常被视为中国式的资本主义和美国式的更为市场化导向的制度之间的比拼。


A worker checks a dancing toy guitar assembled at the production line of Dongguan Da Lang Wealthwise Plastic Factory in Dongguan, China.
图片说明:路透社:一名工人在中国东莞的大朗玮丰塑胶厂的组装线上检查玩具跳舞吉他。


China's military denied that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yed a part in Internet hacking.
图片说明:路透社:Jason Lee 中国军队否认人民解放军参与了网络攻击。

伴随着美国经济的衰退和政治体制的僵化局,华盛顿能达成的共识似乎只有一个:中国人做得更好。

网络空间?中国有一支黑客军队已时刻准备着阅读你最私密的电子邮件并窃取企业和政府机构的最高秘密(问Google即可)。教育?中国培养工程师的速度跟制造玩具一样快速廉价。军事力量?中国正在跟上,速度快到了将部署对反舰弹道导弹把美国航空母舰上的生活变成一场冒险。经济? 中国已经从廉价服装制造商成长为美国的债主。管理?他们最少可以建造高速列车。能源?看吧,红色中国正在绿化!

这一新的红色恐惧表述了美国人在此时对中国的集体心态。一个人均年收入达到6,546美元的国度——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这个收入高于乌克兰,低于纳米比亚。——正在让我们从内心感受到对上帝,或者说对毛泽东的恐惧。

我们的领导人,奥巴马总统本月谈及清洁能源时所说:“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比我们行动更迅速……对于这一在未来最重要的拉动经济的引擎行业,我可不会坐等美国排名屈居于第二位、第三位甚至第四位。

我们的全国首席专家,纽约时报的托马斯·弗里德曼( Thomas Friedman),甚至从中国共产党对政治权力的垄断中看出了一些优势,“一党专政当然有其缺陷,但当由一群有远见卓识的人来领导的话,正如中国目前这样,也具有巨大的优势。”

过去,华盛顿对中国的担忧主要在军事威胁方面,“我们会开战么?中国会取代苏联成为后冷战时期美国的对手么?或者对这样一个全球工厂感到焦躁 :中国会用低汇率和廉价劳力把制造岗位从美国抢走。但今天,中国展示的威胁——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已经侵入了两个国家竞争的每一个领域。”

这事还不仅限于华盛顿。本月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民意测验题——本世纪将会是“美国世纪”还是“中国世纪”?许多美国人选了中国。在谁会支配全球经济的问题上结果是中美平分秋色,在谁最能影响全球事务的问题上则倾向于北京。

“我们对于目前是什么构成中国的真实情况完全失去了概念,”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亚洲研究主任 Elizabeth Economy说,“关于中国经济,是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处,但也有同样多的政治和经济前沿运转失灵之处。我们必须明白这些关于创新、可再生、经济增长等等故事中存在不可信的部分——确保从北京,以及从我们自己的媒体和政客而来的炒作不会误导我们的政策。”

在北京生活了二十年后,我们目睹并记录了其非凡的经济和社会变革。但中国已经对美国人的生活产生了直接的威胁的这种观点,仅仅只是我们自己一厢情愿的表现,而没有反映出中国及其真实能力。我们的政客和智囊热衷于制造中国假想敌,主要是想在[美国]国内制造不安情绪,而非真的想在长城以内获得成功。

这并不是说中国什么都没做对,我们也并非不能从中国朋友那里学到一两点有用之处。但大体上来说,政治家、活动家以及评论家推动这一股新的红色恐惧以便是为了在华盛顿销售某些特定的政策安排。如果你希望促进清洁能源发展并得到政府的投资,没有什么比把这个塑造成跟中国竞赛的“新卫星”(new Sputnik)更好的方法了。【见译注1】。想要再造F-22战斗机?没有比中国更好的国家作为未来的威胁而更容易激起群愤的了。

以绿色科技为例,中国确实制造了大量的太阳能设备,但多数是低科技屋顶热水器或廉价、低效光电板。为了在西部城市鄂尔多斯展示其新高科技可再生能源,中国计划从美国First Solar公司进口光电板并希望该公司在中国设厂。根据iSuppli市场研究公司的数据,即使政府补贴导致今年中国的光电设施翻了三倍以上,中国仍然排在德国、意大利、美国和日本之后。

中国确实拥有几十家风机制造商,但其质量远比不上通用电气产品,更别提欧洲的Vestas和西门子。虽然一家中国电力公司拥有碳捕捉和存储方面的科技,许多公司把这一科技视为减少煤炭工业产生温室气体排放的关键,但中国仅仅应用于捕捉制造饮料时产生的二氧化碳,而不是研究开发碳存储所需的创新科技。

如果不是因为经济上的困境,我们可能会为中国在清洁能源方面的进步而鼓掌称好;毕竟,我们将温室气体排放量第一的位置“礼让”给了中国。限制这些排放工程巨大,需要两国的经济共同配合应对。

但对本国的焦虑变成了对中国的焦虑。“每天我们呆坐家中,等着中国来抢我们的饭碗。” 林赛·葛兰姆议员(共和党,南卡罗来纳州)本月这么说过。在关于核能、可再生能源以及更清洁地使用煤炭的一场辩论中,葛兰姆说:“中国人不需要60张选票。我猜他们只需要一个人来投票,而且已经投了赞成票……而我们却被困在这。”

葛兰姆议员像其他人一样,强调中国威胁来推动其法律制定者们行动起来。“六个月前,我最大的担心是关于限制排放的措施会让美国的商业在竞争性上输给中国,”他在另一天说到,“现在我的忧虑是我们每推延一天给碳定价,那么中国就会多这一天来主宰绿色经济。 ”

在其他的领域,政治家和权威人士也有这种过高估计中国实力的倾向——让中国看起来比实际更来势不善。最近关于中国如何将要在在科学研究方面领先的报道总是忽略中国所面临的严重问题——剽窃和造假。中国在经济方面的增长前景似乎遮掩了它即将逼近的人口危机: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还没富强就已经变老的国度。本世纪中叶,其年龄超过60岁的人口比例将比美国还高,超过80岁的人达1亿人。中国还面临着严重的缺水问题,可能对从麦田农场、电力工厂到芯片制造商都造成危害。

关于那些工程师?2006年,纽约时报报道中国每年毕业的大学生为60万人,而美国每年才有7万人。众议院引用时报报道的数据。只有一个问题:中国的统计中,汽车技工和冰箱维护人员,都是“工程师”。

以前也曾有过这种故事,对美国来说最终也不是以灾难收场。几十年前,美国充斥着对另外一个亚洲巨人的成长恐惧:日本。人们对“威胁”如此紧张以致于汽车工人砸碎了进口的日本车。1982年6月19日,一个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的检查员和其被米其林汽车公司裁员的继子 ,杀死了一个他们以为是日本人的美籍华人。1992年麦克·克莱顿的畅销书《升起的太阳》概括了美国的恐惧。1991年,美国广播公司/NHK民意调查显示60%的美国人认为日本经济实力是对美国的一种威胁。

但之后事情起了变化。日本的经济发展失败。突然间,日本经济崩溃。90年代变成了“失去的十年”,反差如此之大,以至于最近金融危机期间,日本作为反面警醒的教材被提及,唯恐我们对自己的经济做的还不够多,告诫我们不要妄想跳跃式经济发展。

目前,某些专家,如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高级主管,中国事务专家,Kenneth Lieberthal,说用中国的绿色科技崛起作为借口来鞭策美国发展并非不是个好主意,因为最终结果——更清洁的环境或技术更先进的生产力——很有说服力。而且在这方面竞争总比在各自的军事力量上竞争要好的多。

但对于这种新的红色恐惧有个确定无疑的讽刺意味。1990年代,当我们报道中国,一些中国新保守主义者受到摇滚明星般的欢迎,他们推动了想从军事和经济方面遏制中国的“阴谋论”。他们认为全球经济增长是零和游戏,中国的收益比如将是美国的损失,结果是北京再和美国打交道时,将不得不更为果断。

大批美国外交官和商业领导说:不,不,不。他们向中国确保,两个国家会共同发展。美国人试图传授给中国人“双赢”这个词的内在含义。。

而这正是传授经济学基础课程的办法。正如小布什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 N. Gregory Mankiw 在他很流行的教科书中写的:贸易“不像体育竞技,有人赢有人输。实际上,反过来说才是真实情况。两国间的贸易只会让双方都受益。”。

然而体育竞技——或者更糟——才是如今中美关系看起来的真实写照。在2月3日与州长们讨论能源的会议上,奥巴马总统警告道:“当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在加速向前的时候,我们无法承担空转车轮。”

加速前进确实是个有意义的目标,但美国不需要在背后放一个吓唬孩子的鬼怪来迫使自己往前走。目前说说而已的事情,可能会对未来的中美关系产生损害,目前中美关系已经足够紧张,没必要再制造一个新的问题。正如中国战略专家孙子所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中国不是敌人,夸大来自中国的挑战可能跟低估它一样危险。

Steven Mufson  John Pomfret 是是华盛顿邮报的国家事务记者和邮报北京站前负责人。 他们会在3112点会见网络读者,请事先或在讨论过程中提出您的问题或评论。

译注1:苏联发射的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伴侣号".这颗卫星于1957104成功发射,政治,军事技术科学领域带来了新的发展,也标志着人类航天时代了来临,也直接导致了美国和苏联的航天技术竞赛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中国

译者频道—外交关系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华盛顿邮报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频道—外交关系”、“译者频道—时事评论”、“华盛顿邮报”、“译者@xiaomi2020”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