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新闻周刊:这是中国的世界,我们只不过寄居其中

译文:新闻周刊:这是中国的世界,我们只不过寄居其中

“天朝”正在重写关于贸易、科技、货币、气候和其他种种的规则

作者:Rana ForooharMelinda Liu,新闻周刊
译者:AC, 大师,messiah xu
发表日期:2010年3月12日
来自2010年3月22日出版的杂志

回到在60年代末奥巴马总统出生的印尼,此时作为邪恶力量的中国隐隐约约出现在北方,他们的共产党干部正策划向亚洲其它地区输出革命。奥巴马将于本月晚些时候访问的雅加达,现在,在那里中国有着截然不同的地位。本地的公司在用中国的货币--“元”--进行交易,而不是美元。如果雅加达象1997年那样陷入金融危机,其可以向一个1200亿美元的地区储备基金寻求帮助,这是一个将于本月启动的,亚洲版本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其由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提供部分资金。亚洲的关键经济和政治问题不再由象奥巴马的访问来讨论解决-在各国和美国之间讨论-而是在只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和其它东南亚国家的峰会上解决。“在把焦点从'亚太'转移到'东亚'上,中国已经起到重要作用,亚太很大程度上和美国日本有很大的关系,而在东亚中国才是东亚”。《当中国统治世界》的作者Martin Jacques这样说。
挺对,这话没错,每个人都知道中国应该就其周边地区有更大的话语权。但是很多人还没有注意到,北京想制定,或者至少想帮助制定世界道路的新规则。“中国现在希望坐在头把交椅桌子的首位",李成(音),布鲁金斯研究所(美国一所政策研究机构)的约翰.桑顿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说,“中国的领导人期望跻身于全球的关键机构中”。

很容易忽略的是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都是以美国为首的少数几个国家建立的。这些经济组织触角遍及全球,但是全球过去曾经被美国的超级权力所统治,并且其政策带有明显的美国色彩。北京所占份额还较小时其领导人不太喜欢这样的格局,但是他们忍受了,甚至压制了强烈的草根民众反对,加入了WTO.

但是现在中国有更强的全球影响力,并且国内的公共意见也呈现出更好斗的(有时完全强硬外交政策的)声音。所以一方面是中国的国家利益,另一方面内部的批评者指责政权过于纵容西方,北京开始更强力的重塑国际政治体系使得其对中国更为友好 (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增加这一政权继续存在的可能性)

讽刺的是,美国官员经常抱怨北京没有“更多”的参与到国际事务中来-比如,拒绝参与在阿富汗的安全工作。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中国被邀请加入不是由其创建的组织中-这被固有的偏见认为是有利于西方。而中国更积极的参与由其共同创建的组织,比如上海合作组织,类似中亚版的北约组织(这由其名字就可以猜到)。这一联盟有1996年的一个玩笑开始 如今已成为了地区安全的基石。

同样地,北京致力于推动人民币与美元的竞争正在试验性的进程中。在最近几个月,中国和,包括阿根迁,印尼和韩国6个国家,签署了1000亿美元的货币交换协议。人民币成为东南亚和两个中国接壤省份的官方结算货币。“人民币还将在印度,巴基斯坦,俄罗斯,日本和北韩作为结算货币使用”,南宁的东南亚研究所所长顾小松(音)说。

这些国家最终将可以使用人民币进行双边贸易。并且,在另外一个低调但重要的,迈向使人民币成为可自由兑换的国际货币的步骤里,去年年底北京政府在香港首次发行国际债券。

同样静悄悄地,北京在致力于重新设计互联网。最近的头条新闻聚集于中国和Google的争吵,在公司的网络被来自中国的计算机攻击后,Google宣布将拒绝继续遵守当地的审查规则。但是另一方面,中国正在积极参与下一代互联网标准的制定-即IPv6,互联网协议第6版。现在的版本是IPv4,最快将于明年用完所有的可用IP地址。这一天对北京来说不会来得太早,因为绝大多数IP地址-2007年8月是14亿-已经被美国的商业机构和个人使用,而其时中国只有相比起来极少的1.25亿。这样平均100人还不到一个IP地址,与此对照的美国人均有5个地址。

IPv6为网站、智能家电和军事应用提供了数万亿的新地址-北京打算从中获得自己的份额。中国也可能获得网络间谍活动的新机会,不同于以前的架构,IPv6允许为每一个特定的计算机或移动设备分配一个IP地址,这使得中国政府更有能力监控其网民。

所有的这些努力都源于自信、骄傲和不安全感的混合。另一方面,中国知道其技术能力正在迅速的提升并且在特定领域有超过西方的可能。“在中国和一些发展中国家总有这的感觉,西方曾经在那个位置上,但现在突然不是了”,摩根士丹利的新兴市场负责人Ruchir Sharma说,中国的科学家和研究者纷纷回国在有良好基金支持的实验室进行原创的研究。
    
另一方面,中国担心如果不参与新标准的制定,则对手有可能操纵这些新标准。中国试图在制度上限制政府电脑使用微软的软件,例如,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据推测这些软件很可能含有”后门”,使得美国政府可以发起针对中国的网络攻击。

实际上,中国也许不一定是要统治世界,但它的行动已经让自身受益匪浅。北京的空天计划是高度机密,但近年来有加速推进的态势。2007年第一颗反卫星武器试射成功,之后大气层外地对空导弹(某些西方专家认为这实际是一种新型反卫星武器)也试射成功。本月早些时候中国确认了他们的第二期无人月球探测计划,以及他们将在2011年发射该国的第一个太空模块,并进行停靠演练,这些都是为实现2013年登月而做的准备。NASA预算缩减,中国现在也就成为了惟一一个在宇宙探索方面进行主要投资的国家了。 

为什么力推登月? 北京的期望很清楚就是从太空冒险中取得比美国目前更多的收获。一些中国科学家确信外太空是发现潜在新能源的地方,比如氦-3,以及地球上工业生产大量消耗的新的稀有矿物质矿脉;中国空间科学协会的叶子力(音)说,当中国登月时,他们不会“只捡一些岩石”,明显是挖苦过去美国的登月。统治开发外太空资源的规则即将被书写。当由他们书写时,中国希望其利益得到充分表达。

同样的原则解释了这个国家领先于其它国家的综合驱动力:在设定其未来规则和标准上,确保其获得真实的话语权。其知道自身可以在新的和发展中的技术中比传统工业领域更容易地翻越经济阶梯,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污染国,成为支持绿色科技的单一最大国家。受益于庞大的政府补贴,中国现在是太阳能和风能硬件的全球领导者,并且其在快速推进制定下一代清洁能源汽车的标准。中国公司比亚迪制造的电池已经用在至少1/4的全球移动电话市场上,现在这个电池制造商在领导全球的竞争,将这样的电池应用于汽车,剩下最大的障碍就是为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创造一个可行的市场。

感谢国家指令,中国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多的清洁能源汽车。你完全可以预见到随着技术的发展,中国会把这些清洁汽车推向中国消费市场(去年在汽车销售的绝对数量上中国已经完胜美国)。如果中国不光在汽车的黄金级标准技术中取得成功而且还拥有如此巨大的市场的话,那么可以预期他们会掌控未来全球的汽车生意。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不知中国人——甚至全世界——会不会继续力挺目前这种为他们带来和平与昌盛的自由贸易规则。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中国对待外国公司的态度有着令人担忧的改变。十年前北京尽其所能地招揽外国投资者。但现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中国用于刺激经济的8千亿美元财政,多流通到了国有企业,而私营公司少有得利。新的合并法案使得外国公司对中国公司的收购更为困难。

12月份,美国商会以及全球其他33家商业组织致信北京,抗议中国立法阻止外国公司参与利润丰厚的政府采购市场。中国甚至对风险投资业也进行了控制。世界上最大的私营公司之一,凯雷集团,最近为了换取更广阔的投资空间,被迫加入北京市政府方面的阵营。

要说中国一旦富强起来就会变成美国那样或者至少对美国的行为更加赞同,那似乎是不对的。中国未曾进行过,眼下似乎也不大可能进行,由外向内的改革。对于普通的中国人来说,他们对于国家前景的骄傲,与纠结的新鲜和不安混杂在一起。过快的变革速度对中国的年轻一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们变得更自我,更民族主义化——一些专家,如哈德逊研究院的John Lee,认为这一定程度上促使中国在安全、贸易以及外交方面实施更为激进的政策。但这种激进应该只会持续到2012年,那时中共领导人将换届。“如果在与美国的讨价还价中显得太软弱的话”,官员就会在上位竞争中“失分”,布鲁金斯研究所的李如是说。

中国很明显还在规划其自身的身份:是一个穷国还是富国,是一个应该在全球性话题中起领导作用的主要力量,还是一个应该只是管好自己的发展中国家?有可能是这样的定位不清导致了更多的败局,就像去年12月在哥本哈根的全球气候变化峰会,北京政府拒绝承诺有约束力的减排,破坏了协议的达成。大部分是事实的是,派一个低级别的官员去参加一个全球各国领导的关键会议,温家宝总理让奥巴马总统碰了一鼻子灰。如果中国真的想坐在全球的谈判桌上,一个应该问的问题是,为什么让一个如此的小喽啰坐在哪里?     

根据一个熟悉此过程的外交官员未经授权的讲话纪录,温家宝在那个会议上未能得到决策授权。他选择了不参加会议,而不是尴尬的面对不充分的授权。(那个代替他参会的中国官员声明说他也不能做出任何决定——因为他的手机没有电了)

最后,正是因为中国害怕中了由西方设下的圈套,这导致了很多让哥本哈根的代表团吃惊的行为。当中国起到自己的作用来重塑世界时,世界将会是什么样还远不清晰。但是通向这样一个世界的过程注定是崎岖的。

新闻周刊团队

另一版本译文:中央帝国正重塑贸易,科技,汇率,气候等规则——任你举例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中国

译者频道—外交关系

来自《新闻周刊》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频道—外交关系”、“新闻周刊”、“译者A C”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