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洛杉矶时报:分割中国的制度



译文:洛杉矶时报:分割中国的制度

要求深化中国户籍制度改革的公共压力越来越大。

作者:Carl Minzner
发表时间:2010年3月16日
译者:@Ytblf
校对:free trans(@newplace2



用语直白,语气坦率:我们希望,一项为患数十年的弊政,能终止于我们这一代。让下一代人真正享有自由、民主、平等的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
 
这是中国海外异议组织的公开声明,还是美国国务院的人权报告?都不是。这是中国11个省市的13家有中立倾向的新闻媒体在3月1日——中国一年一度两会召开前夕——所发表的联合社论,这是前所未有的。今年的两会将在本周日结束。社论的批评对象直指中国户籍制度,表明要求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公共压力越来越大。

中国户籍制度在1950年代建立,最初为毛主义的人口控制和国家经济计划服务。它将中国居民锁定在特定居住地,将其划分为城里人和乡下人、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并且在食品配额、住房和教育等方面对城市工人阶级给予优待。

1978年之后的经济自由化在许多方面削弱了这些限制,比如旅行。正如每一位试图登上拥挤车厢的春运旅行者所显示的那样,普通中国居民享有(并行使着)在全国自由旅行的权利。

但是户口仍然与范围广泛的权利和特别待遇紧密相连,尤其在城市社会福利方面。移居城市的大多数农村居民在医疗保健、子女上学等公共服务方面仍然得不到平等对待。并且,由于户口是世袭的——改变户口的渠道受限——这种不公有发展为永久社会裂痕的风险。出生、成长于城市的移民后代有可能变成受到合法排斥的城市下层阶级。

好消息是,中国政府正采取措施试图消除歧视。2009年侵权法规定,在重大事故死亡赔偿金的计算上,城市居民与农村居民遵循同一标准。上周,中国立法机构对选举法进行了修改,在确定人大代表名额方面,农村居民和城市居民同等计算(之前的法律规定,农村居民的代表人数只有城市居民的四分之一)。并且中国大城市所进行的各类试点改革已使农村工中的少数精英取得了完全的城市户口。

但是,这些改革措施在实践中受到极大限制。最近的选举法改革回避了关键性问题:是否允许进城务工人员在其工作地参加选举和被选举。许多地方改革对取得城市户口设置严格经济条件(如购买一套住房),这些条件将租房住的低收入者排除在外。如在石家庄,这类改革仅带来11,000个入户申请,而该市外来务工人员有300,000。

并且,国家和地方的多项改革由于棘手的资金问题而中止。在为农民工提供教育和医疗服务方面,地方政府拒绝承担责任。许多城市居民也反对削减其在公共服务方面的特殊待遇。

活动人士和媒体记者试图在这些问题上引发公共讨论,中国政府目前对这一努力尚未作出积极回应。国外新闻媒体上周报道,3月1日联合社论的主编之一张宏(音译)被迫辞职。中国政府还删除了国内网站上的社论原文。

有效解决中国农民工的悲惨境遇需要深刻改革户口制度,需要打破户口世袭制,需要投入资金更好地满足移民需求,需要废除户口制度赖以建立的1950年代法律,需要消除户籍与公共服务之间的牢固关联,以及需要坦率、公开的媒体讨论。

中国政府必须坦率回应要求推进和深化改革的公共呼声。这些要求并非来自外国政府,而是来自中国民众的真诚呼吁——那些为城市日益严重的不公深感忧虑的中国公民。

Carl Minzner 系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法律副教授。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中国

来自洛杉矶时报的更多译文

译者@Ytblf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看中国”、“洛杉矶时报”、“译者Ytblf”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