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0日星期六

外交政策:中国劳工之痛

译文:外交政策:中国劳工之痛     

为何对中国的报道都会错过这最有意思的部分

作者: CHRISTIAN CARYL
发表时间: 2010228
译者:俱亡矣
校对:@jayzhu1007


香港——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为两个相互矛盾的主题所主导。第一个都是关于经济的。他们主张中国成功的开创了一个新纪元。经济繁荣,国力日强。中国人自己对他们的运程也绝对满意。似乎经济除了一直增长别无去处了!

第二个焦点便是政治。中国是共产党专政的国家。人民并不能享有民主权利。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看到社会的混乱——对于腐败的民怨沸腾、环境恶化、非法占地和随意逮捕。应该有所行动了!

可以肯定的是,这两种解释都有一些合理之处。但事实上,有另一种理解现代中国状况的方式——一种能包容这个矛盾之处并能让其共存的方式。

而你只需要去访问一下位于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的办公室,它是一个由社会活动家韩东方于1994年成立的NGO。韩和他的同伴正为推动中国基层的变化而努力——他们公开的做这些。但他们也在中国现行体制中做这些,而不是去反抗它。“我们没有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看成是我们的敌人,”韩指的是那些全能的中共官员。“我们视与我们打交道的人为社会合作伙伴。” 

当你听韩讲述时中国目前的图景似乎是这样:工人的工作条件意料之中的一团糟,安全条件恶劣,职业病普遍存在。雇主在雇佣工人时不签署正式合同,这便让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工人毫无还击之力。政府机关在面对这些问题时,往往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或者是与那些违规公司的管理部门沆瀣一气。

然而中国也有一套完整的合同法,一个全面的法院机构和一个正在成长的私人律师队伍。这也正是CLB进入的领域。它给陷入困境的工人提供法律援助,帮助他们应对复杂的法律程序,并鼓励他们坚持自己的集体谈判权。直至取得罢工权。在CLB的文档中我们可以看到明显缺失对建立独立工会的诉求,据推测这可能是因为独立工会将直接挑衅中共的独裁。

韩的组织也会为被监禁的律师和劳工组织者辩护。它公布雇主渎职行为的案件并呼吁法律改革。这个组织最有效的工具之一便是它的每周三次的广播节目,由自由亚洲广播台发送至中国。(中国当局在大陆屏蔽掉了CLB的网站,但员工说他们已经设法在其他网站上低调的宣传他们的服务)工人们会打电话或发邮件解释他们的法律困境。然后韩会在广播上回应他们,解释案情、讨论可能的法律策略,有时还会积极介入。

例如去年夏天,170个建筑工人与他们取得了联系。这些人解释说他们在一家深圳建筑工地工作期间染上了矽肺病(尘肺病)——又名陶工尘肺的一种由于吸入硅尘引起的肺病。地方政府却阻挠他们为这明显与工作有关的疾病获得补偿。所以CLB的工作人员代表工人编写了一份法律备忘录,让他们以此对深圳劳动局提出索赔的要求。令人吃惊的是,当时还十分顽固的当局给这些工人提供了一份“人道基金”,在不承认对这些工伤负法律责任的情况给这些工人一些现金。一些人高兴的接受了。

然而其他人仍然决定对地方劳动局提出法律诉讼。在一名CLB提供的律师的帮助下,他们控告劳动局玩忽职守。“他们首先乞求帮助,”韩说:“但现在他们看到政府负有义务,而他们自己拥有权利。他们完成了一个大的跳跃——现在他们更加向公民接近了。”这是CLB在这一宗案件中所使用的用来增强法治的策略的所有部分。“一个小小的变化就能前进一大步!”韩说。

这一切的叠加便是一个道德力量逐步转变的强大事例——韩承认这一点是他与他从前的在“八九事件”中的同伴之间的重要分歧。(当政府向天安门广场调入部队时,韩正致力于再广场一角成立共产主义中国第一个独立工会)在天安门被血洗后不久,韩被逮捕并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1992年他出狱后,当局将他驱逐至香港,在那里,他成立了CLB

共产党坚持拒绝韩回家的请求。然而北京政府却容忍了CLB在大陆的大部分活动。“其他的活动家告诉我,‘你必须对抗独裁,这才是你要做的!’”韩说:“但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去帮助改善中国工人的生活,让他们尽可能的自信起来!”

他举出了一个典型的场景:“一个矿工刚刚逝去,留下了双亲、妻子和一个孩子。你要我怎么对他的妻子说?‘去推翻共产党?’还是‘你有与雇主谈判的权利,我会帮你找一个律师。’所以我并不与中国政府争,我不想在我有改变国家权利这一点上争执。

2007年和2008年,CLB600宗案件提供了法律支持。其中的95%都取得了胜利。韩说:这是现代中国正积极转变的不容置疑的证据——同时这也让人清楚认识中国雇主是如何残酷虐待其员工的。

这也表明中国当局越来越认识到防止劳动纠纷的作用,而不是让他们转变为政治冲突。两年前,如果工人进行罢工,共产党会派出警察将组织者投入监狱。现在,中国政府更倾向于派出劳工调解中介。“现在工人的愤怒都是针对老板”,韩争辩说:“现在政府已经不再是目标。”

CLB的网站充斥着残酷、剥削和不公正的令人恐怖的故事,但你也能找到有趣的变化信号。中国民事法庭2008年比2007增加93%的劳工纠纷案件,总数为280000件。随便抽个新闻头条便是:“一个25岁的患有乙肝的大学毕业生第一次在中国成功起诉一家医院侵犯其隐私权,因为它向他的准雇主提供了他的血检结果。”三个月前由新华社出版的期刊《瞭望》刊登了一篇长文解释为什么国家需要保障工人的集体谈判权。

问题是中国无处不在的腐败让人民对法律失去了信心。而公众对此的普遍不满也成为了中国如今动荡不安的驱动力之一。据估计,2008年中国共发生了127,467起“群体性事件”。在去年的一项政府调查中,75%的受访者认为腐败是中国面临的首要问题。这也很容易看出由此而带来的犬儒主义将会毒害这个国家的未来。

所以只要双方的较劲继续,这个故事也会继续。这个大故事还远未结束。请继续关注!

评论摘译


MERVYN                                                                       9:46 PM ET  March 1, 2010
二十一年(1989-2010)并不是很长。在英国人到达那里后,我们也建立了工会。讽刺的是,多亏了黑手党。工会现在保护着公共单位和公务员的工作。当然,那时我们都没有出生。
这个故事的价值在于我们能目击历史如何前进,而不是像中学历史老师所说的那样,你知道老师只会对你洗脑,像“我们住在自由国度,勇敢之乡”等等
在去年到中国呆了三个月以后,我对中国的印象发生了变化,至少我相信他们是和我们同样的人,只是生活在不同的环境而已。

OSKAR                                                                           9:55 AM ET March 2, 2010
回到历史
诶,你忘了在美国——Jim Crow、妇女的投票权、奴隶,即使在今天,在印第安人保留地还有4千万人缺少基本的医疗保险,你不需要在不久前的中国寻找这些错误。
现代中国是一个变革传奇,变化巨大而又迅速。30年前这个国家还骑车自行车,广受饥饿之苦。今天,它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还拥有多于欧美的超过3亿的中产阶级标准的百万富翁。无论如何,变化是现代中国的标志。

FREETRADER                                                                 1:07 AM ET March 3, 2010
回复Oskar
我不清楚你想用对美国历史的比较来证明什么。在中国,13亿人口没有普选权,约有10亿人没有医疗保险。你所举的30年前的饥荒时在国家为了保障无产阶级的利益征用农民的劳动而直接导致的。3亿人变成了中产阶级的确是个成就,中国的逐渐转变也值得鼓励,但你看看美国历史而就认为或者猜测中国也走在同样的道路上这是非常愚蠢的!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群体性事件

译者频道—看中国

来自《外交政策》的更多译文

译者“俱亡矣”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群体性事件”、“外交政策”、“译者俱亡矣”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