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0日星期六

博客:蚁族

译文:蚁族

来源:博客
作者: Reshma Patil
发表日期:2010年3月7日
译者:@Ytblf
1920年代,青年毛泽东在北京从事图书馆馆员工作时,与七名同伴居住在三间拥挤的房屋中。

今天,中国的经济改革已经进行了30多年,但北京成千上万外地学生的居住条件仍然类似。中国博客上反映出的这些学生的遭遇听起来与印度乡村移民的遭遇类似,那些印度乡下人为了追逐梦想来到孟买,居住在分租的廉价公寓中。

上周末,按计划我坐出租车向北京郊区走去。司机不知道去唐家岭(音译)的路该怎么走,因为几乎没有人打的去这个村庄。位于北京五环外的这片低矮出租房是外地毕业生的家,这些学生被称为中国蚂蚁部落或蚁族。


远离了北京那畅通的六车道或八车道高速公路,远离了光鲜耀眼的摩天大楼,远离了廉价肯德基和豪华购物商场,我们来到了唐家岭。车辆穿过贫瘠的农田,停在一座拱桥下,意味着我们到了。前面,成群的学生边等公共汽车,边大嚼从旁边手推车上买来的煎饼和馒头。

一眼望去,看不到咖啡馆或茶楼,只有曾经是两层的成排楼房,现在则被加盖到五层或六层来容纳这些外来住户。无数租住在10平米小屋中的住户只能共用厕所和浴室,而这些厕所、浴室往往在数百米开外。

作为以下现象的集中写照,唐家岭成为中国媒体关注的中心: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却无法为每年600多万大学毕业生提供足够的有意义的工作,使之留在各自家乡。当我们在狭窄的街道上漫步时,学生们停止交谈。

但是郭胜飞(音译)——一位戴眼镜的实习生,即便在周末仍然佩戴者他的IBM身份识别卡——将我们带进了他那简朴的一居室,租金每月500元(3500卢比)。我们问他有没有客厅坐着聊天,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郭胜飞去年从安徽来到北京。房间只有一把椅子,所以在简短的交谈中他一直站着。他表示还没有成为正式IT从业者,但即将取得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生学历。在安徽的时候他老师告诉他,虽然安徽缺乏理想的IT工作岗位,但IT行业前景广阔。所以他来到了唐家岭,这个被他称之为外地学生进京第一站的地方。

与中国博客上描述的蚁族生活方式相比,郭胜飞的居住场所是舒适的,这里虽然没有厨房,但有浴室。在腾讯网站,一位学医的博主描述了他作为计算机程序销售人员的经历。在今年二月份春节期间,他由于付不起路费而无法回到阔别两年的家。他写道,独自呆在出租屋感到“烦恼”和“空虚”。

外地学生李毅(音译)来自陕西省,2007年开始学习经济学。在博客中他写道,自己与三个朋友共同居住在10平米的房屋中。夏天,他们凑齐40元钱(280卢比)买了个电风扇,但他们的经济能力只能允许风扇每天运行一小时。公共浴室洗澡要花4块钱(28卢比),为了节省开支他们只洗冷水澡。

中国知名专栏作家严岚(音译)最近采访了四个大学毕业生,她们从中国南部边陲海南省来到唐家岭,居住在10平米的单元房中。“房主将三张床连在一起组成通铺(可以同时睡多人的一种中国床)。她们买了电饭煲和一瓶辣椒酱,靠馒头和面条生存。她们告诉我,第一天晚上几个人只能在一个被子中抱团取暖。天刚蒙蒙亮,这些女孩就出门前往中关村之类的地方,到IT公司求职。她们常常无功而返,疲惫不堪”,严岚在二月份的文章中写道。

在离开之前,我问那位IBM的实习生,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否改善了他的生活。他看看地板,看看天花板,然后咬住嘴唇。“不,没有”,他说。他已经离开了家乡,但却认为家乡的生活比北京更好。

下一次再去唐家岭,它将会面目全非,无法辨识。官方已经出台规划,要对周边地区进行拆迁重建。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中国

来自博客的更多文章

洛杉矶时报:蚁族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博客”、“译者Ytblf”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