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7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中国的网络审查适得其反

原文: NYT:China's Self-Defeating Censorship

译文:纽约时报:中国的网络审查适得其反

作者:PAUL MOZUR
发表时间:February 15, 2010
译者:@jayzhu1007
校对:@hisun

      在中国西部甘肃省干燥的西北部,伫立着作为万里长城终点的嘉峪关。在十六世纪时[译注:明代,现存长城的主要部分都是明朝时期重新加固修葺的],运用烽火台这一机制,信息从遥远的边关传达到帝国首都北京仅需要几天的时间。
 
    自七月的民族骚乱以后,中国政府就切断了邻近的新疆省的网络连接,历史再次重演,嘉峪关又一次成为了中国信息网络的终点。而在这个小工业城市出现的“网络难民”就是这种现象最好的佐证。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许多新疆省的居民都长途跋涉到嘉峪关或者其他交界的城市以和亲戚联系,更新博客或者重新拾起因网络限制而受到影响的生意。

 
    虽然最近在新疆已经可以逐渐访问到一些官方的媒体和网站,但是邮件,IM和博客依然无法访问。据亚洲自由广播报道,鉴于自7月以来,已经有32名网络活跃分子经被关进监狱 ,新疆省新出台的在2月1日生效的安全条例中就有一部分是为了在网络完全恢复以后——如果有这么一天的话的话——用来监视网民和网络活跃分子的。

 
    关于中国是否有网络审查的辩论仍犹声在耳(谷歌因此还威胁在中国要停止过滤搜索结果),中国政府对新疆2000万人民的网络封锁和压迫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考虑到此前几乎没有被媒体报道过,这件事更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且不用去想没有youtube和twitter——这些被中国常年和谐的网站——的日子将是如何,中国政府新疆政策的强烈后遗症就在提醒着我们,世界是如何的依赖互联网。当我九月在这一地区旅行时就发现,一些小生意已经在蹒跚中学会适应,许多生意人都改用电话来订货和发货。
    莎车的一家电脑店老板就告诉我,销售量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而他关于发货延期和发货错误的说法得到了全省各地商人的背书。官方统计,2009年新疆的经济增长率为8%,而全国的GDP增长率是8.7%;2009年前三季度,全省进出口总额下滑38.8%,比全国范围内多出了18个百分点。

 
    而这一地区的重要经济支柱旅游产业,虽说早已因为受到过去两个夏天的暴力活动的影响而奄奄一息,但是如果在春天网络封锁还没有放宽的话,情况只会变得更加糟糕。只有最死忠的旅游爱好者才会愿意来到这片不仅仅在地理上,如今在信息交通上也变得无比遥远的土地。

 
    尽管中国政府声称封锁网络的目的是为了阻止所谓的分裂分子在网上组织活动,这一政策的效果已经适得其反了。只要有订单发生了延误,在莎车的那位电脑店老板就会满心欢心的给乌鲁木齐打电话,因为这是他唯一获得资讯的渠道了。

 
    在这种靠街头巷尾的闲言碎语来传递信息的机制下,我们也不会因为听到各种黑白颠倒的消息而觉得奇怪了。至少有三个维族人宣传说在动乱之后起码有五万维人被政府逮捕,而人权组织估计这个数字不会超过两三千人。

 
    在新疆,网络审查已经给人民生活带来了不便,经济带来了损害并越来越损害着政府的权威和信誉。尽管掌控新疆局势要比中国其他地方复杂得多,在那里发生的事情可以被看做整个中国的缩影。长此以往,中国的网络审查机制只会动摇自己的统治,破坏政府的信誉。

 
    拔掉2000万新疆人民的网线并不仅仅是一个坏的政策,而是对人权的侵犯。尽管现在来看,期望中国政府改变那积重难返的网络审核政策是不大可能的,但我们应该提醒中国政府,长此以往实施这种政策的后果就会导致新疆重演历史的悲剧——民众出逃 


    由美国能源部赞助的一份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92%的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学生毕业五年以后仍然留在了美国。信息自由虽然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但是却是很重要的一个。拆除这座中国自己建造的自绝于世界的墙可能会是迎回这些未来精英的重要一步。

 
    尽管中国一直宣称自己是信息和文化自由的受害者,事实却恰恰相反。比如说当年著名的玄奘和尚穿越嘉峪关前往印度取经,就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个。

 
    中国政府现今的政策不仅挑战了自己的历史和传统,更是背离了当代信息交通的趋势,而正是这一趋势在过去三十间来帮助了千万它的国民脱离贫困。想想吧,如果当年玄奘回国时也被一座GFW拒之门外,现在的中国将在文化上是多么的贫瘠啊。

Paul Mozur是本报台北特约评论员。


相关阅读:

纽约时报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和政治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XX”、“YY”、“ZZ”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