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0日星期六

伦敦书评:中国狂热病 (一)

原文:Sinomania
译文:伦敦书评:中国狂热病

发布时间:Jan.29.2010
作者:Perry Anderson
译者:SoapSalesman

41OLwnEVTSL._SL500_AA240_.jpg

译者注:本文评论三本书:《当中国统治世界》──马丁・雅克 《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黄亚生 《对抗法律:中国衰败地区和新兴地区的劳工抗议》──李静君

以下为节选:

……

该怎么审视这本书的结构呢?善意的热情不能代替判断力。中国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1500年甚至更久。但是,如同“法国文明催生了法兰西第三第四共和国”,中华文明催生了PRC听起来同样不着调。讨论这个文明那个文化如何如何是自私自利的,可以武断地给他们划界。这种手段臭名昭著。亨廷顿又相当失望地出现了:这是一个包括非洲、拉丁美洲和东正教的文明。给PRC涂脂抹粉一无所获。20世纪30年代和50年代的法国如果有更古老的历史和更广阔的土地的话,也会像同时代的中国一样,是一个保守的单一民族国家,扮演者皇帝的角色。中央把持的经济,前现代的中国智慧这些吹嘘出来的东西也不能帮助理解这个国家的现状和未来。是否,上至宋朝,中国还在科技和商业方面大大领先欧洲,在明朝末年科技已经落后,甚至在18世纪清朝盛世时期,农业产量和平均工资水平(更别提广义上的智识进步),已经被欧洲领先者甩开。更别提书中描绘的那些田园诗般的幻象:先知为了大众的福祉忧心忡忡。这和事实根本不搭界。按中国最好的历史学家何炳棣的话来说,这一连串的王朝统治都是挂儒家的羊头,卖法家的狗肉。花言巧语的道德说教包裹着严酷镇压。

用学术标准考察《当中国统治世界》这一部分是不公正的。这都没有刺中这本书的喉咙。《统》用初级的民间故事来取悦读者,“真知灼见”随之而来。中国不需展示他以往取得的诸多顶级成就,依然可以准备好接管世界。思想的不连贯,在这本书的核心处更佳严重:《统》一书的大部分都在不要脸的支持PRC,声称PRC不仅是未来的重要强权,而且是“西方秩序终结新 全球秩序开始”的破冰者,解放者。(如同这本书的美国版副标题所写)。这种观点看起来成了一种晚期英国特性:雅克的观点仅仅比马克・莱奥纳德的那本《凭啥欧洲能把二十一世纪管起来》(Why Europe Will Run the 21st Century)略微正常那么一点。这位莱奥纳德也在雅克帮着建起来的那个“Demos智库”打下手。但是这本《统》一片大好的主旋律的背后,还有另一部分:中国在国际上已经“拥抱多元主义”,用“软实力”吸引他的邻居伙伴,并且力推“国家间民主”。但是我们也应该警惕“中国人认为自己比其他人种更高等”继承了“中央之国”思想后,多多少少有些种族主义,附庸国朝贡的治国术对稳定有利,但这些是基于阶级统治和不平等的。──也许这些传统能帮助建立国家之间的民主?(译者注:写书评的人讽刺功夫一流啊:))没必要,因为新世界(至少是下一个世纪),中国将不走西方的老路。这本书否认了自己的标题,自我混淆以增加销量:中国将不会统治世界。即将发生的是:“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争相走向现代化的时代”。中国将会逐渐增加自己的地位,最终统治世界。

但是“中国的现代化”并且赢得全球竞争,获得霸权,这和中国高速发展带来“国家间民主”没有多少关联。只有了解作者的人生经历后才能理解为什么。作为英国共产党月刊──《今日马克思主义》的前编辑,90年代初期英共死亡后,雅克加入了主流媒体。摆脱了他过去的语言。冷战结束苏联消失,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立成为过时的老古董。那么中国的改革开放(敞开大门欢迎世界市场)和这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当中国统治世界》这本书要因之踌躇的。这个问题属于这本书竭力避免的词汇表里。洋洋洒洒五百余页,“资本主义”这个词几乎没出现。但是依然有一种国际纷争,那里更合意的一方能获胜。很简单,现在这不是陈旧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执政,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有那么多不同文化的最新方式。变更词典的目的显而易见:这是给左翼的一枚安慰奖。资本主义也许已经取得了全球范围胜利,不能找麻烦去讨论这事呢?相反,为什么不去找一个非西方的变量,正好它是一个命中注定要俯视全球的国家,执政党依然自称是共产主义党?

唉,这愿望很饥渴,里面仍有有不可克服的逻辑困难。设想中的其他现代力量,是文化而非结构的。:他们的不同处并非是社会系统而是价值观──总体来说,一些与众不同的道德观和敏感点的结合,混合而成某种国家“特色”的生活。但是正因为这些文化都是特殊的,总体上说是很难转化为另一种的──所以才不能是普适的。在这个后理论的世界里,说起其他一些讨论文化区别的作品,能想起来的有:亨廷顿的“文明冲突”或者福山的“信任”──他们抓住了这种不可转换性。从未声称任何一种文化共同体可以形成对其他共同体的优势,谁也做不到经济秩序所能做到的。此外,中国现代化中奖成为霸权。。不但忘记了任何一种强・民族文化与生俱来的特点,也忽视了特别是中国人的强烈对抗──到过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很熟悉中国的独特。很少有同时代的文明(也许日本?)如此自主意识强烈地反对和别国比较,如此强调自己的条条框框和传统无可模仿。雅克很清楚这一点,他以他的方式有时甚至把这种根深蒂固的优越感夸大至种族主义,实际上证据不比他假想的多。但是他没能看穿“中华行”这种祭祀仪式,放开想象畅想在那未来,魅力无穷的汉文化在全球胜利传播。

PRC在经济政治和军事上的崛起是这个时代的中心要素。但是这和“现代化”这种空虚概念毫无关系。《统》一书的结尾和开头一样云雾缭绕。下结论说这本书是迟来的马克思主义+亚洲价值,这很不公正。在表面上连续的儒家法统之外(中共把自己视为这个法统的继承者),这本书很少讲到当代中国社会本身。一些句子匆匆忙忙的提到:中国的不平等正在增长,但是政府已经着手改善之。还有一些能源短缺和环境污染问题,对共产党片面的描绘,对边境地区冲突的一些小心谨慎的反思,坚定不移地认为这个国家还不能民主,对作者而言,中共再统治个30年那是再好不过。我很好奇,读者们能从这本书看出些个PRC的什么真实社会生态来。当然北京当局绝不会“很受伤”肯定会热情欢迎。1935年的时候,韦伯斯写了一本关于苏联的书:《苏联:一种新文化?》在后来的版本里,这个问号被去掉了。今天的“文化国家”,也是本着类似精神弄出来的东西。

对当代中国的严肃理解不在这里。在政治和知识光谱的另一端,最近出版了两本优秀的学术著作。自由主义右派黄亚生的《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绝佳地展示了他的调查经验,清晰概念和独立思想。所有想了解中国是什么样子的经济,怎么个增长法的人,可以从这里开始……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