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试试不同的关键字

原文:Try Different Keywords
译文:试试不同的关键字

作者:EVGENY MOROZOV
发表时间:2010年1月26日
译者:SoapSalesman

Morozov 任教于Georgetown 大学,《外交政策》撰稿人。曾在TED上做题为"互联网是奥威尔的噩梦吗?"的演讲。今年年底,他关于互联网和民主的书即将出版。

试试不同的关键字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是一句忠告还是诡异的中国谚语?都不是。实际上,这句谚语有更奇妙的出处:这些话出自埃里克·施密特,那个永远真诚的GoogleCEO,最近在CNBC商业访谈里说到的。

回到十二月初,当施密特先生和广大听众分享他的洞见时,Google正有力地向统治(互联网)世界迈进。快进几周,Google那看起来不可阻挡的追求,却意外的在中国,这个看上去最有前途的市场面前,轰然倒地。

这是怎么回事呢?对此事件,Google讲述的版本是就像是哈佛商学院的一个令人紧张过度的案例:一系列针对中国政府批评者们的电子邮箱的毁灭性的网络攻击,让Google高管们痛苦地发现:在中国的运营是何等危险。

高管们怒不可遏,这愤怒甚至唤醒了他们的道德感。他们打破了和中国政府早先的协议,停止过滤有争议的政治化的搜索结果。

如果Google的解释和行动看起来缺少逻辑和一致性,那是因为:本来就是这样。

退出中国——这一前景看起来不可避免,因为中国当局不大可能为了顺从一家外国企业而改变政策。Google也不会幸免于未来的网络攻击。

Google服务器上少了中国人权活动家们——或只是那些看上去和谈吐类似于他们的人——的邮箱帐号,Google依然要承受在中国运营的许多成本──尽管物理上,他们已经搬出中国。

所以,如果Google不是因为网络安全才在审查问题上忽然变卦,那又怎么解释Google的自我毁灭之举呢?

最可信的解释是:这是Google以超-极客式的独特方式为自己在2005年和中国政府所做的魔鬼交易赎罪。

回顾一下,很容易能发现Google纯粹的使用主义计算在哪里出了差错。除了他们的“不作恶”的座右铭,Google还一直都跟随着另一种没有被广而告之的哲学:“计算化狂妄”。

作为一家由才华横溢的计算机科学家和工程师开创的公司,Google面对每一次商业选择和困境,从图书电子化到言论自由,都慎重地实践着科学的、高度量化的方法。这是他们为何决定导入更多的在线图书──哪怕是在不完善的版权法统治之下──有也比没有好。同样的,这也是他们为何决定在中国提供更多信息──就算有一些会被阉割或河蟹──有也比没有好。

在这里,靠常识还是直觉来决定并不真是一道选择题。不管是多棒的灵感,看起来Google人总会在工作间里计算所有的直觉,因为表单不会撒谎。

但是中国也有一堆工程师──特别是在共产党的领导层里。中国领导人也许在计算机科学上差Google很远,但他们无疑比Google更精熟于马基雅维利式的驭民之术。【译者注:马基雅维利,《君主论》的作者。】

不要为他们遵循着非常类似的思维模式而感到吃惊:阉割后的人权活动家信息有也比没有强。有谁比Google过于自负的工程师们更合适来组织这一切呢?(他们本应该考虑到)也许将来的有一天,中国的黑客们会借此发动攻击。

主要是靠表单而非历史分析,Google上了钩,和中国政府签了字画了押──对这个协议,我们知之甚少。不过我们的确知道Google同意了过滤某些搜索结果,但是还有没有别的呢——也许是扔给中国的审查者们一些数据挖掘功能作为安抚——但Google从来没告诉过我们?用户数据有这么一个后门的存在──这可能被第三方滥用──也许能解释Google为何如此确信中国当局就是网络攻击的后台。

当然,如果Google们能忙里偷闲从显示器上抬起头,了解一下中国和它的领导人,他们就会发现这个政府要求的是更多更快更强的网络审查(更别提对Google自己用户的攻击了)。但Google太骄傲,以至于忽视了这点。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最坏情况,Google可能以为新的审查帝国将创造出一头无害的小弗兰肯斯坦。【译者注:《弗兰肯斯坦》是玛丽·雪莱在1818年创作的科幻小说,成为后来的无数“科学狂人”的鼻祖和代名词。】相反,Google现在正在和一头失控了的长毛网络怪兽搏斗,这头怪兽只听命于他的中国主子。

但是,事实依然是:Google在中国没能承担起应尽职责,并要为此负责。不能因为庆祝它重新站在了人权和言论自由的一边,就可以洗白它的商业失误。

从Google痛苦又扑朔迷离的与威权政府妥协的经验中,其他公司应该学到的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现在,多希望有人之前就把这话讲给了埃里克·施密特呀。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