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9日星期二

“邓小平卧病说”与“金正日健康异常说”

原文: 덩샤오핑 와병설과 김정일 건강이상설

译文:"邓小平卧病说"与"金正日健康异常说"
译者:jjtily(jjtily@gmail.com)

[中國探究] <6> 金正日健康异常与中朝关系

      最近传出北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贵体欠安,他老人家可是集北朝鲜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最高领袖,他怎么能病?!这不,紧接着就传出了"继承人问题"、"权力交接问题"、"对内外的政策方向问题"、"经济困难问题"、"民心不稳问题"、"军队混乱问题",更有甚者,连北朝鲜陷入混乱将有大量难民涌向中国东北的谣言都开始流传了,虽然没有任何根据,但是,越传越大!!

      过去咱中国也有过类似的情况。"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卧病在床",只要这个消息一传出,上海和香港的股价就直线下跌,再过几天,小平同志出现在公开场合,股价又恢复平稳。19972月邓小平逝世后,关于"后小平时代中国的未来"的担心,也传出了很多的"故事":"中国经济崩溃"、"中国共产党内斗"、"中国分裂"、"民主示威游行"等等等等。但是,小平离去之后,中国内外,相安无事。

     当然,中国与朝鲜的国情并不完全相同。北韩比中国的个人集权严重多了!而且,北朝鲜不像中国,中国已经有合法的权利交接体制;万一陷入混乱,中国有核武器,国际社会也不敢把中国怎么样。

 

     中国并不支持北朝鲜现在的体制,特别是俨然以封建独裁统治者自居的金正日反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但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为了治愈金正日,中国还是派出了医生,并在政治、经济、外交等领域支持北朝鲜政权。中国与北朝鲜的关系,充满了矛盾和两面性,所以,"金正日卧病说"引发的一系列猜测如果真的发生了,中国的态度和战略选择会是什么? 要搞清这一点就变得很困难。当然,要理解这些,首先,还是要把握中国对北朝鲜的认知和政策。

      站在中国的立场,朝鲜半岛在地理上是中国的邻邦,同时又是美、俄、日各大国利益交叉的特殊地带。胡锦涛政府的目标是"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此,中国将奉行"和平外交"政策,"为经济发展创造稳定的外部环境"。所以中国对朝鲜半岛的政策是:"维持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作为负责人的大国,增加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力"。

    这样一来,北朝鲜对于中国的战略价值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就是说,朝鲜半岛是中国与美、日等大国的缓冲地带,同时也是中国扩大影响力的跳板。所以中国对北朝鲜的政策是:"维持北朝鲜的和平稳定,和平解决北朝鲜核问题,强化对北朝鲜的影响力"。

    这里,排在第一位的是"维持北朝鲜的和平与稳定"。为什么?现在中国的国家目标是经济发展,北朝鲜的和平与稳定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为了维护北朝鲜的和平与稳定,就要保持北朝鲜现在的政权和金正日的统治。如果北朝鲜政局动荡,大规模的难民涌入中国东北,或者南北双方发生战争,再加上国际介入,那中国追求的"和平"就不存在了。

    所以中国为了预防北朝鲜可能发生的动乱,不断的通过公开或非公开的方式为北朝鲜提供援助,帮助金正日维护自己的统治。中国不仅没有侵略北朝鲜,还在国际社会给北朝鲜施压时介入,帮助北朝鲜度过难关。

    和平解决北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就是一例。虽然中国明确反对北朝鲜拥有核武器,还是将国际社会将以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将介入北朝鲜的秘密提供给了北朝鲜。然而,北朝鲜发展核武器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削弱中国对北朝鲜的影响力,于是,200610月,北朝鲜核试验后,中国外交部的声明中用了"悍然"一次,而且,中国还同意了联合国对北朝鲜的"制裁"。

    中国最关心的还是北朝鲜的稳定,所以,对于北朝鲜使用武力之类的提议中国仍表示坚决反对。中国又担心国内的分裂势力从北朝鲜那里得到核武器,于是旨在和平解决北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在中国的主持下召开了。

     就这样,中国通过维持金正日的统治和北朝鲜的稳定、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等方式保持着朝鲜半岛的和平。也通过这些方式,扩大着中国在北朝鲜的影响力。 通过对北朝鲜施加影响力,不但维护了中国周边的和平与稳定,也在国际社会塑造了中国"负责人的大国"形象。 朝鲜呢,面临着国际社会的外交孤立、经济危机和美国的敌视,也迫切需要中国的帮助。就这样,北朝鲜与中国形成了特殊的利害关系。

     这种情况下,考虑到现今北朝鲜和中国的特殊关系,因为金正日卧病而导致的种种谣言就可放下不管,韩国智库应该研究的是在中长期内提高半岛统一可能性的命题。以后必须提高对中国的认识,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朝鲜半岛的统一对周边国际社会、对南北关系、对韩国内部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韩国公民的智慧与共识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全柄坤 (音译)统一研究院研究员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