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星期一

纽约时报:弗里德曼专栏:中国会成为下一个安然吗?(1)

原文:NYT:Op-Ed Columnist:Is China the Next Enron? 
译文: 纽约时报:弗里德曼专栏:中国会成为下一个安然吗?(1)

撰文:THOMAS L. FRIEDMAN 托马斯·弗里德曼
发表时间:2010年1月12日
翻译:Paul Yu from: @yeeyan
校对:小米(@xiaomi2020)From 译者



图:Thomas L. Friedman by Fred R. Conrad/纽约时报

【译者注:】作者简介: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
1995年成为《纽约时报》外交事务专栏作家;
此前曾担任该报首席白宫记者、驻华盛顿办事处首席经济记者;
2002年获普利策奖;
2005年被选为普利策奖评选委员会成员;



上周我在香港海湾吃早餐时看到《国际先驱论坛报》首页上有一篇报道,说的是查诺斯(James Chanos)——据说此人是美国最成功的卖空者之一,曾成功预测安然骗局并在其股价崩盘时大捞了一笔——警告称中国的情况“比迪拜糟1000倍,甚至更糟”,而他正想办法在泡沫破裂前做空中国经济。

在做空者看来,中国市场可能充满了适宜做空的各种泡沫,如果查诺斯先生能够找到办法通过做空中国赚钱,那么上帝保佑他吧。但在我上周去了香港和台湾,并同许多在中国工作或投资的人进行了交谈之后,我要向查诺斯先生提出两点忠告。

首先,永远不要做空一个拥有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国家。这条简单的投资定律总是能让我受益。

其次,如今的中国显然存在巨大的问题,比如低利率、廉价信贷、估价过低的货币和境外热钱涌入,这些导致了中国政府称之为主要城市“房价过度上涨”的问题,而有人将之称作适宜做空的投机性泡沫。然而,中国央行在过去几天已开始小幅上调利率和银行存款准备金比率,目的正是防止通胀,遏制资产泡沫。

这就是关键所在。我不会做空中国,原因并不在于我认为中国没有问题,而在于我觉得中国既有着力解决实际问题的政府,也有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巨额储蓄(这和美国不同)。

在此,还有一点需要牢记:想想自1979年以来所有那些有关中国经济发展的评论和天花乱坠的宣传,很夸张,对不对?但我得说:“或许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对中国经济)一无所知。”

我这么说的原因在于,中国20年来进行的所有长期投资才开始开花结果,支撑着中国经济步入21世纪知识时代,并以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为开端大步前行。10年前,中国许多道路和桥梁零零散散,而如今很多都已连通;大规模地铁建设项目在主要的大城市里展开,高速铁路又将这些城市相互连接;国内有4亿网络用户,其中一半都在使用宽带,而且在任何一座主要城市的酒店客房里都可享受到宽带服务。相比之下,美国只有约8千万宽带用户。

将所有这些基础设施和中国技术学院和大学里全球数量最多的2,700万学生放在一起看看。只要正常分配这些智力资源,就将为中国市场带来大量人才。比尔·盖茨曾对我说;“在中国,即便你是百万人里挑一的奇才,也还有1,300个人和你一样。”

同样重要的是,中国越来越多的海外学子正回国工作或创业。我曾同香港科技大学的一群教授共进午餐,他们告诉我说今年该校将向科技专业的研究生提供约50个全额奖学金名额。然而美国主要大学都在大幅削减奖学金。

在香港出生的数学家Tony陈在留美20年后于近期回到香港,成为香港科技大学新校长。他在美国的最后一份工作是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助理董事,主管数学和物理。而他只是众多海归中的一员。

中国制造业和金融业的一大问题在于难以找到称职的中层管理人才,而海外人才的回归正在消除这个问题。

“中国清楚自己的问题所在,而如今中国首次有了真正解决这些问题的机会。”如今台湾企业家在华工厂超过7万家。他们了解中国。因此,我问几位台湾商人是否会卖空中国,他们都使劲摇头,好像我问的是他们是否愿意到篮球场上和勒布朗·詹姆斯单挑一样。

不过,嘿嘿,有些人竟说中国目前的情况和崩盘前的安然一样。我宁愿做空欧元。做空如今的中国?好吧,查诺斯先生,祝你好运,成功了记得告诉我们一声。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