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3日星期五

"中国节奏"博客 世界上最大的报纸市场如何阅读西藏

核心提示:除了边境问题和两个亚洲大国的地缘政治竞争,印度媒体不如西方媒体那么关注西藏。尽管如此,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反对任何对西藏和流亡藏人的报道:如果谁胆敢采访流亡藏人,我们就对你关上大门。

原文:Letter from Little Lhasa
日期:2012/03/20
作者:Reshma Patil
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世界上最大的报纸市场如何阅读西藏

从中国阿坝的一个藏族村庄逃离,沿着湿滑的泥路到达一家餐厅门口,蓝色的墙壁上画着布达拉宫,只是没有游客和士兵。

Chonor House讲藏语的服务员礼貌地拒绝了我在麦克劳德根杰的第一顿饭。在藏历新年期间,厨房只对酒店客人开放。为期三天的藏历新年没有什么庆祝活动,这座印度山城满是流亡藏人,达兰萨拉因此得名小拉萨。西藏流亡政府就位于达兰萨拉的一处悬崖边上,这儿曾经是英国驻麦克劳德根杰的军营。

无声的藏历新年上演着象征性的抗议,家家户户没有了节日的盛宴,店面上没挂彩经幡,印度全国新闻对此也毫不关注。达兰萨拉每天有一个航班连接新德里,飞机从白雪皑皑的达尔拉达山脉附近一条与世隔绝的跑道起飞。机场没什么印度游客,多的是流亡僧侣和外国背包客。如果某天的航班延误,你会无所事事;没有咖啡机,没有杂志架,只是无尽的静心等待。

当抗议在中国偏远的佛教寺院城镇酝酿,流亡藏人正在等待世界的干预。达兰萨拉的集市墙壁上贴满了西藏"独立"的双语海报。海报上印着自焚者模糊不清的照片;自去年三月以来,自焚者已经超过20人,据报道,他们自焚时呼喊着'自由'和'达赖喇嘛回来'的口号。

2001年,丹增受到在牧村散发的达赖喇嘛的小册子的启发,在他的家乡登上一辆巴士,28天的长途跋涉之后,经过西藏首府拉萨翻山越岭抵达尼泊尔。他最终来到达兰萨拉,进入藏族风格的学校,当时他17岁。

我们经过贩卖尼泊尔造藏族手工艺品的小贩,丹增跟一个僧人打招呼。  "他是一名在中国自焚的尼姑的叔叔,"他告诉我。现在,这是这座寺院城镇街头巷尾交谈的话题,格尔登寺就在镇上一栋现代建筑中,这是四川动荡的格尔登寺的一个小的分寺,那儿中国已经将其与外界封锁了。

2008年,丹增因为在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期间参加反华集会而被关押到印度监狱。他回忆说:"警察和路障把我们隔得很远,我根本看不到火炬传递。" 

愤怒的藏人跨过新德里中国大使馆外的路障,进行抗议,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成为
数日内印度全国头条新闻。

到目前为止,有关西藏的报道

印度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报纸市场:2010年,印度每天销售1.10亿份,而中国为1.09亿份。从有争议的边境两侧,中印两国的新闻编辑室基于各自的地缘政治利益源源不断地生产新闻。

印度有10多万流亡藏人。但是,全国性英文报纸对僧人,尼姑和牧人的自焚事件的报道寥寥无几,平均每周一个报道。
 
在北京和新德里就国家策略进行较量的重大新闻中,西藏所占的版面越来越多自过去十年结束以来,新的趋势发展印度媒体扩大对西藏的报道覆盖面

 •'藏南'和边界问题:中国学者私下承认,但不敢公开表示,怀疑是否曾经占有这片9万平方公里的草原山地,它的面积是台湾的三倍,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也不遑多让。印度学者指出,自2005年以来,中国官方媒体开始策略性地重申北京对阿鲁纳恰尔邦的主权,更频繁称呼印度东北部的这个邦为"藏南"。北京拒绝向该地居民颁发签证,以强调其所有权,并在其自己的数字和印刷地图中阿邦划入其中。  (见: 中国使用错误的地图,特使大叫"闭嘴"
 
自从亚洲两个最大的国家在1962年爆发战争以来,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边界争端仍然悬而未决印度宣称阿鲁纳恰尔邦为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印度媒体关注有关阿鲁纳恰尔邦的一举一动。2009年,中国外交部反对总理曼莫汉·辛格和达赖喇嘛访问阿鲁纳恰尔邦,引发了一场双边危机。今年二月,北京反对印度国防部长A.K.安东尼访问阿邦,该邦与中国有着1080公里长的边界。

战略家C·拉贾·莫汉在1月份的《印度快报》中写道: "涉藏问题长期不利于有关边界争端的双边谈判。"这将是今后几年的主要报道。

核心关注:从政治上讲,印度可能的西藏牌和中国的克什米尔牌让这对邻居彼此保持警惕。

在过去三年中,随着双边关系乌云密布,西藏赫然显现。自2008年到2011年,印度指责中国偏离了先前对北方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中立"政策。该邦的几位印度公民,包括一位北方军司令,开始收到中国发放的"另纸签证"而不是盖章签证尽管这一争议导致军事联系暂停一年,中国的媒体对此只字未提。尽管中国外交部要求总部在北京的媒体淡化此事件,认为这不过是'技术'分歧,印度媒体不断跟进对该事件的报道。

北京严重误判另纸签证政策对印度舆论的影响。在查谟和克什米尔(其中中国占有3万8千平方公里)问题上,新德里要求双方"互相理解",以印度承认中国对西藏和台湾主权的'核心关注'作为回报这一要求在印度媒体被铺天盖地地报道。2010年底温家宝总理访问新德里后,虽然印度政府的立场没有发生变化,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首次没有提及印度的"一个中国政策"或者对西藏的立场。2011年,北京暂时停止发放另纸签证。

卡在中间的达赖喇嘛:中国不断加码,打压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国际影响力,这直接影响与新德里的关系。因此,为与达赖喇嘛1959年逃到印度的纪念活动相呼应,印度的新闻版面更多地留给党的喉舌新华社最近发表的、指责流亡政府是"分裂主义"的声明,而最新的自焚事件只能退居其次。

去年底,当北京推迟3488公里(中国认为是2000公里)争议边界谈判后,西藏占据了印度的新闻头版和社论。据报道,戴秉国特使拒绝与达赖喇嘛同时访问印度首都,当时达赖喇嘛准备举行大规模的佛教集会。

"北京不再进行安静外交,而更愿意诉诸强硬措辞"《印度斯坦时报》2011年12月一篇题为"为什么达赖喇嘛使中国见红"的报道中如是说。

"中国已经增加了对达赖喇嘛的筹码,因为它认识到,他仍然是印度的一个重要战略资产。"战略家Brahma Challaney在《印度时报》上写道

戴秉国在《印度教徒报》上写了一篇示好的文章,试图改善北京的形象。文章有一句奇怪的话。 "中国根本不存在攻击印度的企图"。

战略:中国在世界屋脊西藏修建了5万8千公里道路,世界上最高的空军基地和铁路,这一切令印度战略家,议员和报纸读者着迷。靠近边境的每一个新的监听哨所都被报道暗示印度落后于中国。铁路部长在3月的财政预算案演讲中呼吁升级现代化的边境铁路,提高"人员和机械'的运输能力。

西藏抗议:达兰萨拉显然在跟进中国藏人的抗议活动,而国际媒体比印度媒体更为关注。例如,在《卫报 》和《华尔街日报》,以及《经济学家》上的此类报道。

上个月,中印两国外长在新德里举行会议,同意启动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海洋对话。 一组流亡藏人在会场外抗议。"自由西藏"的抗议活动主要在报纸网站而不是印刷上被短暂提及。藏人经常抗议已成为北京和新德里之间的重大博弈的背景。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每一个双边会晤上,北京都要求印度重申官方政策,在其领土上的反华活动为非法。与达兰萨拉的西藏活动家的谈话表明,他们希望加强他们的活动,而又不疏远寄居国。

 "如果中国镇压继续,我真的很担心和平的西藏运动可能演变为暴力。"达兰萨拉格尔登寺的僧人罗桑格西告诉《印度斯坦时报》,这则新闻跟踪报道了最近从阿坝和安多的边远村落到来的难民的故事,正是在这两个地方,传出了要求达赖喇嘛返回的新闻。

报道发表几天后,笔者打电话给新德里中国大使馆的新闻官。新闻官一开始就反对上述报道,报道中包括对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森格的采访。该官员解释这种报道无异于与森格'握手'。你不能这样和中国人'打交道'。其中包含的信息是:如果你采访流亡藏人,我们不会跟你说话。 笔者打电话想报道中印商贸关系,两个发展迅速的新兴经济体之间的最有前景的双边关系。

这一警告并非如此不寻常。本月晚些时候,国家主席胡锦涛将前往新德里参加金砖五国首脑峰会。

Reshma Patil是孟买《印度斯坦时报》副主编。她是该报2008~2011年间第一位驻中国记者,目前正在撰写她的第一本有关中印关系的著作。

本文仅反映作者自己的观点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