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星期一

《日本时报》 中国需要新的邓小平

核心提示:中国正在走向经济长城,即其他国家所知的"中等收入陷阱"。30年以来有效的经济模型已经达到保质期。北京必须进行会损害既得利益的彻底经济改革,否则增长将会持续放缓。

原文:China in need of new Deng | The Japan Times
发表:2012年3月13日
作者:KEVIN RAFFERTY 为《日本时报》特别供稿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香港】  就在中国努力成为经济强国之际,新的邓小平--为中国的新时代描绘前景的那个人--在哪里?

当我在中国的人大会议上看见身着灰色制服的人大代表在温家宝总理宣布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为7.5%时机械地鼓掌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个问题。

与中国大肆吹嘘的30年来两位数的增长率相比,这个数字要低得多,但它传达的明确信息是中国的增长率将变得更慢、更低--一些经济学家预言它可能降至3%的爬行速度--除非、直到北京采取激进的经济改革措施,而这些措施肯定会与大增长造就的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产生冲突,并将永久改变中国的面貌。

世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在北京披露的468页的重磅报告详细阐明了改革的信息,他强调了更自由的必要性以及对市场经济的重新承诺。

我将把它称之为"世行报告",但佐利克费了很大劲强调该报告是世行与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共同努力的结果。该中心由常务副总理、候任总理李克强领导。

佐利克称赞了李克强作出的"坚定承诺",援引世行中国项目组负责人维克拉姆·尼赫鲁的话说:"结束的那一天,中国和世行团队真正变成了一个有着共同目标和深厚友谊的联合团队。"世行行长还召唤了他称之为"中国现代发展之父邓小平"的灵魂以"实事求是"。

一个令人好奇的问题是,谁在给谁提供保护。正如《经济学人》残酷指出的,"就世行而言,中国仍然很重要,但对中国而言,世行算不了什么。世行的贷款余额(价值206亿美元)仅相当于中国外汇储备的0.6%。"中国的改革家一定是希望世行的名称将给改革诉求带来重大的催化作用。

该报告还裹了一层糖衣,对中国自邓小平开放国门以来取得的伟大经济成就大加赞扬,这表明所建议的改革仍将面临尖刻而强大的抵制。甚至连报告的名称《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都充斥着感觉良好的术语,掩饰了给改革设置陷阱的严峻政治问题。

正如佐利克和这篇报告所描述的,严峻的现实是中国正走向经济"长城",即在其他国家已闻名的中等收入陷阱。

30年来很好地服务于中国的统制模式已经到了清货之时。该报告给出了6个战略支柱:

★重新定义国有和私营行业的作用,以使中国顺利过渡到市场经济。

★促进创新,采用与全球研究和发展网络相联系的开放社会体系。

★推动绿色发展。

★确保所有中国人享有平等的机会和基本的社会保护。

★加强财政制度、增强金融稳定。

★确保中国作为国际利益攸关方继续与全球市场实现一体化。

报告对中国目前的五年计划作出了响应,但五年计划有所保留,谈到调整和改善收入差距、环境保护和能源效率时用词更为温和,好像现有的增长势头能引领中国在没有太多痛苦的情况下解决其面临的问题。

情况并非如此。中国需要的远不只是敷衍了事,它需要进行重大的体制改革,政府应转变角色,实行法治,在减少国有企业的作用和力量的同时,增加私营企业的作用和力量,将创新、竞争和企业家精神当作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而不是依赖政府。

就拿第一个观点来看,这需要改革中国的户口制度以让工人更自由地流动,加大对农民的农耕地的保护力度,扩大土地登记和出租权利的范围,这一切都将削减共产党官员和老板的权力。

此外,政府必须不再干涉市场,同时限制国有企业。

博主"中国旁观者"称这篇报告为"以经济蓝图为幌子的政治宣言",并指出它对中国改革者给予了深具影响的支持去继续推进重振经济的改革,改革"现在已触及既得利益集团最坚硬的岩石,速度慢得犹如冰河时代"。

改革对共产党的存在构成了挑战。难以想象一个国家在实行全面市场改革的同时仍是一个一党制国家。中国必须面对如下事实:报告提倡的自由和平等将损害共产党的控制权,控制权被共产党视为对这个庞大而复杂国家的政府的稳定至关重要。

中国官方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刊登了一幅罗伯特·佐利克的漫画,他对一位身着毛式制服、抱着一个也穿毛式制服的超重孩子(其标签为"国有企业")的家长祈求道:"把他的奶瓶拿开。"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的评论积极乐观。他说,中国做好了加快改革的准备。他以中国在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对国有企业和银行实行的重大改革为例,说明中国有能力采取强硬行动。

这是错误的敷衍了事派。中国以出口和大规模国有投资为主导的模式压制了消费(现在仅占35%),已不再适用。

这一次,政府必须将其自身和国有企业的规模都削减下来。引用报告里的话就是,它必须"更多地关注制度、规则和法律",与此同时,"重新定义国有企业的作用,打破某些领域的垄断,使所有权多样化,降低进入私营企业的门槛,使中小企业更容易获得资金。"

报告并不建议将国企私营化,或许认为这会激怒旧的国家资本主义政权的支持者。

如果中国不改革,它将陷入其高速发展带来的无情矛盾中:随着不平等现象的加剧,增长将放缓;污染将吞噬特权阶级的收益。在中国变得富裕之前,中国的整体人口有老龄化的风险,因为5年后,从劳动力中退休的人要比加入劳动力的人更多。

今年晚些时候和明年初,北京政局发生的变化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但尚未有新的邓小平--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出现的迹象,一个可以领导仍是发展中的中等收入国家的中国度过危机、进入阳光灿烂的高地的人。

但邓小平本人也是有争议的人物:正是他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怦然关闭了向往自由的年轻人的理想之门。

KEVIN RAFFERTY为PlainWords Media主编。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