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0日星期五

麦克拉奇报 尽管中国加大警力,藏人自焚正在扩散

核心提示:到目前为止,中国共产党惯用的胡萝卜加大棒战略,即大笔投资——中国已在藏区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加上专制手段和宣传,这些都未能平息骚乱。面对自焚事件或者街头抗议,共产党和其政府不是去解决这些存在的问题,而是不断增加监视和骚扰。藏人说,如果政府的做法不进行根本性改变,不能指望骚乱会结束。

原文:Tibetan self-immolations spreading despite China security moves
作者:Tom Lasseter
日期:03/23/2012
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hinese troops man a position in Tongren, China
【在同仁某处的中国军人,上周有两人自焚。照片:Tom Lasseter / MCT】

中国,同仁——在县城的边上,三辆标有"特警"的黑色面包车停在路边。几个街区以外,一队22人的武警在巡逻,有的拿着霰弹枪,有人手上拿着突击步枪。再往前一条小街上,停着一辆防暴车,司机在车上坐着,时刻待命,车顶架着水枪,车前是金属防护。

上周,同仁有两个藏族男子自焚,抗议中国政府的政策;当地人说,这些政策压制他们的宗教、文化和语言。加强警戒是政府对袭击和威胁的通常反应的一部分。

高压政策并没有阻止前所未有的系列自焚事件。事实上,可怕的抗议活动正在蔓延。

跟踪自焚事件的人权组织称,去年一年中至少有29名藏人点火自焚, 据报道,其中22名死亡。

自2011年3月西南省份四川阿坝县,僧人们开始了这种激烈的不服从行为,此后自焚之火燃烧到青藏高原上的周边省区。

最近一次自焚发生在同仁,这里离阿坝县直线距离180英里,一位僧人在3月14日自焚,三天后一位农民自焚。一月至今,在同仁所在的青海省,已经发生了五起自焚事件。

到目前为止,中国共产党惯用的胡萝卜加大棒战略,即大笔投资 —— 中国已在藏区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 —— 加上专制手段和宣传,这些都未能平息骚乱。藏族人说,如果政府的做法不进行根本性改变,不能指望骚乱会结束。

"如果他们给我们多一些的自由,可能就不会有更多的自焚事件了。"家住在同仁城郊的一名37岁的商人说。

上周二说,该名男子说,两天前,他试图开车到县城,但是被警察拦回来。当时自焚已经过去一天,他猜测道路应该已经开放了。

"他们不让藏族人进县城,"该名男子说,因为害怕政府报复,和我们采访的所有人一样,要求不能用他的名字。"警察说,"现在你不能进去,再等三四天吧。"

这位商人说,一位来自中国多数民族汉族的警察告诉他不能进入一个藏族为主的县城,对此他别无选择,只能咬紧牙关转身离开。

"这很难接受,"他说。

周三,没有路障阻止同仁的交通,藏族人称同仁为热贡。这儿的安全部队比阿坝少些,那儿的警察和武警高度密集。尽管如此,同仁到处是穿着制服的军队,以及剃着小平头,体格健壮的便衣警察,他们似乎在监视着所有的运动物体。

中国官员认为,自焚事件是在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影响下,一群激进的佛教僧侣导演的一出阴谋的一部分。然而,我们本周在同仁的采访显示,这一激烈的抗议活动的原因要复杂得多。

该地区的僧侣被迫定期参加"爱国主义教育"学习,以强化中国共产党的权威;藏传佛教僧人和信徒对此常常表示愤怒。藏族孩子在学校用汉语上的课比自己母语还多,许多人为此感到忧虑。

他们还抱怨,政府鼓励汉族人大规模迁移到中国西部,赶走了本地藏族人,影响他们的经济利益;汉族人是中国的多数民族。

再有就是达赖喇嘛继续流亡。几位藏族人痛苦地呼吁他的回归,消失在火焰中。

藏族人说,面对自焚事件或者街头抗议,共产党和其政府不是去解决这些存在的问题,而是不断增加监视和骚扰。

"我们不敢谈论这些事情,只要我们这样做,警察会把我们带走,"一位37岁的僧人说,他来自同仁县隆务寺。

听着他说的那些话,一位藏族女子流下了眼泪。

3月14日自焚的僧人来自隆务寺。加央华丹,据说30多岁,就在寺院的墙外广场上自焚,信徒在那转着长排的红色转经桶。他活了下来。

3月17日,一位据报40多岁的农民,索纳塔吉,在附近自焚,据说他是加央华丹的朋友。索纳去世后,数百人,也许更多默哀者抬着他的遗体游行示威,最后他的遗体被火化。

周三,尽管这名僧人在一间茶馆和我们谈话,周围看不到警察,他还是说,他要小心。

"现在隆务寺的僧人要出来非常困难,"他说。 "有摄像头监视我们去哪里,然后他们就会问我们去哪了。"

当被问及"他们"指的是谁,僧人没有回答。他只是说,寺院的生活最近一直很不自在。

"如果我们不是生活在痛苦之中,我们不会去点火自焚,"他说。

同仁之前也有过麻烦,特别是在2008年席卷整个青藏高原的一系列骚乱和抗议活动。但和阿坝不同,同仁以旅游景点闻名,是藏族宗教艺术的摇篮。

一位为同仁县政府工作的藏族人说,3月10日,在一个标志着2008年动乱和1959年藏人反对中国军队起义的日子,他被派到这儿,帮助"教育"本地人。1959年起义失败,达赖喇嘛被迫逃亡到印度。

 "政府向普通民众提供了大量的服务",这位48岁的官员说, "一些老百姓做这些事情" —— 自焚事件 —— "但如果他们想反对政府,他们赢不了。"

当我们问他,作为一个藏族人,对目前的局势有什么感觉,该名男子双手抱臂说,"我是干部,我不方便谈论这些事情。"

他站在院子里,在他们监视同仁期间,他和其他政府雇员就住在这儿。周三早上,他穿着短袖内衣,左手抓着一只紫色的牙刷去洗浴室。他惊讶地看到一名美国记者,从开着的前门走进来。但他还是同意采访,只要不透露他的确切职位和名字。

"不仅仅在同仁,现在每个藏区都有警察,"他说。

我再次追问他的个人感觉,他说,"情况当然很可悲。到处都一样。但当这些事情发生时,政府必须控制局势。"

从去年3月16日到11月3日,四川省出现了最初的11起自焚事件,此后自焚扩散到其他省区。去年12月1日,一位西藏的还俗僧人自焚。名义上,西藏是一个自治区,但是实际上政府对其严格监管。

今年1月,在毗邻西藏和四川的青海省,一位高僧被烈火吞噬。上个月,又有两位青海的僧人自焚。

今年3月初,甘肃省一位20岁的女子给自己浇上汽油,成为一团火焰;甘肃位于四川和青海的另一侧。

虽然大部分事件 —— 29件中有22起 —— 发生在四川,同仁的人们说,如果这里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发生更多自焚,他们不会感到惊讶。

"阿坝的藏人和这儿的藏人是一样的,自焚的原因也是一样的,"同仁一位35岁的藏族人说,他正在记录这一地区的传统手工艺。

当2010年10月,同仁学生抗议汉语课程的增加,麦克拉奇报的记者采访过这名男子,他对政府对藏族事务的做法感到不满。然而,就整体而言,当时他开放和健谈。

周二,他轻松的笑容消失了。 我们的面包车停在沿河的一片农田边 —— 他拒绝在同仁会面 —— 男子伸长着脖子,不断看有没有警察。

 "这儿便衣很多,"他说,压低了声音,"情况已经改变。"

他掏出一只藏在紫色网袋底部的摄像机。他小心地打开取景器,回放上周同仁的抗议。他几次指着屏幕解释说,"有人刚喊出:'达赖喇嘛万岁!'"

临走时,该名男子说,他将尽量安排我和同仁自焚的两名男子的朋友会面。 第二天,他发了一条短信说,这完全不可能了:"警方可能正在秘密逮捕,很多人都感觉有点慌。"
IMG_1184
IMG_1189

IMG_1176
IMG_1186

【照片来自作者博客中国崛起。】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