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8日星期四

墨西哥《改革报》 “缅甸之春”命悬一线

核心提示:变革进程面临的危险有很多。首先是军事政权的强硬派可能会卷土重来,再次控制政府。第二个威胁是民主进程过于依赖昂山素季。此外,一旦解除封锁,外国投资开始进入缅甸,政治过渡进程可能会停止。

原文:无
发表:2012年3月1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未经二次校对

没有暴力的"缅甸之春"在亚洲之外几乎没有引起关注。然而,这个拥有6000多万人口的国家几个月来正在经历一场激进而极不寻常的民主过渡。

连续的改革开放缓和了民众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最初的怀疑。但这一切都是在统治这个国家半个世纪的军事独裁政府的推动下实现的。正是这些武装精英曾使缅甸与世隔绝、与少数民族游击队进行无休止的战争、残酷镇压持不同政见者并使中南半岛昔日最繁荣国家的经济毁于一旦。

全国民主联盟总部所在地的情形是正在发生的一切的最好代表。这个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反对派政党,目前是军事政权的唯一替代选项和一切变革希望仅有的实现渠道。

政治活动家们拥挤在一栋陈旧的建筑物里。他们高声要求粉刷墙壁,在文卷和简报的包围下工作,甚至没有电脑。空气中弥漫着为政治家及其合作者仓促熬制的米饭的味道。

数十名志愿者拿着竞选标语跑来跑去、练习演讲并手忙脚乱地招呼前来打听消息的人,这里面有许多幻想能参与这一历史进程的外国游客。

无论是最近几个月被赦免的政治犯还是反对派,都在私下里表示,"缅甸之春"与全国民主联盟总部的情形非常相似:不稳定、非常脆弱并且仅靠激情支撑。

变革进程面临的危险有很多。首先是军事政权的强硬派可能会卷土重来,再次控制政府。

"目前开放派拥有了更多权力,他们进行改革的速度并非偶然,而是源自他们自身的焦虑。与昂山素季达成协议的总统吴登盛本人是开放派,但不知道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

"改革派打算走到一种无法逆转的地步,因为他们知道随时有可能面临一种不利的局面。"在一家随着改革热潮和言论自由增加出现的小型政治出版社当编辑的蒂苏说。

其他活动人士担心可能会发生政变使改革进程受阻。强硬派的捍卫者们拥有中国的支持。作为该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大国,如果允许西方进入这个对北京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中国政府将成为缅甸开放的唯一受损者。

许多少数民族游击队领导人也持类似观点。他们抗议说,虽然与政府签署了停火协议,但政府军仍在骚扰他们的阵地。"我们不相信他们,给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军人可能会故意违背政府的命令。"一位掸族游击队发言人说。

批评人士指出,第二个威胁是民主进程过于依赖昂山素季。

"一切都在围着她转。其他人都不重要,我们的工作只是为了辅佐她。她是唯一能让所有人都信任的角色。她的责任很大,因为整个国家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全国民主联盟总部负责人温登说。

尽管没有严重健康问题,但昂山素季近20年来有15年处于软禁之下。如果她的力量耗尽,这个国家将失去唯一能在全体民众和世人的注视下实现和平过渡合法化的人物。

许多前政治犯担心的第三个风险是,一旦解除封锁,外国投资开始进入缅甸,政治过渡进程可能会停止。

今年1月底出狱并返回威贾延寺的僧侣阿欣南达对此表示担忧。他表示,这正是2007年僧侣抗议活动的主要原因之一。"一切变化都是表面的,但在监狱里,他们仍在拷打犯人,法律没有太大变化。重要的事情依然如故,真正的权力仍掌握在同一群人手中。"

活动人士担心,当贸易开始繁荣后,无论政府还是西方都会忘记人权和民主。

"这些开放措施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军人和西方人都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缅甸会成为'中国的殖民地'。但一旦西方人在这里拥有了经济利益,他们会有什么动力继续推进政治过渡呢?"同样在近一个月获释的梭德说。

"缅甸之春"的第一场严峻考验将于4月到来。届时议会将补选48名议员。凭借这些席位虽然不足以获得治理国家的权力,但对于反对派的合法化至关重要。这将是通往2015年大选的极为漫长的道路的第一步。全国民主联盟希望昂山素季最终能当选为总统。

或许到那个时候他们办公室的墙壁最终能获得粉刷。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