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7日星期二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因准备较好,墨西哥7.4级地震造成损害但无人死亡

核心提示:对建筑物执行了更严格的标准也确保了住宅和办公场所能够比过去更好地承受地震活动。但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作为一个有力的预防措施,在学校、医院、办公室、加油站,甚至私人家庭内进行的疏散演习使得墨西哥城做好了准备。

原文:Better prepared: Mexico's 7.4 quake causes damage, but no deaths
发表:2012年3月21日
作者:Sara Miller Llana、Staff writer、Lauren Villagran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
【周二,3月21日,Paso Cuaulote村,民众站在地震损害的房屋边上。(Henry Romero/Reuters)】

周二,当7.4级强震撼动墨西哥城之时,56名参加蒙台梭利儿童中心的5岁半孩子已经被疏散,集中在学校的前厅,城市工程师之前曾指点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有几秒钟时间,什么也没发生,我们本以为可能是一次错误的警报,"学校主管Claudia Yañez说。她在去年购买了两个警报器,每个的大小跟书本差不多,可以警告他们格雷罗州的地震活动。如果发生5级以上的地震,警报器发出报警声音警告"地震",就像周二发生的那样,给他们一分钟的时间来执行每个月都要练习的演练。这一分钟表现的是从远端的传感器开始发出无线电警报,以及地震波到达墨西哥城的时间。Yañez 女士说:"这一分钟极为珍贵。"

20日的地震是自1985年大地震之后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居民震感最强烈的一次。在1985年的大地震中,有约一万人死亡,至今仍然令许多人心有余悸。据公共部门官员说,时隔约三十年后,20日的地震造成了损害,但没有一个人死亡。

使国家免遭劫难,与此次地震释放的能量和袭击的方式有部分关系。对建筑物执行了更严格的标准也确保了住宅和办公场所能够比过去更好地承受地震活动。但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作为一个有力的预防措施,在学校、医院、办公室、加油站,甚至私人家庭内进行的疏散演习使得墨西哥城做好了准备。

墨西哥城民防部长埃利亚斯·莫雷诺·布里苏埃拉说:"面对地震,墨西哥人民知道该怎么做。昨天的事件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自1985年大地震以后,墨西哥城灾难应对机制已经职业化,墨西哥城市长马塞洛·埃布拉德对此极为重视。他于2007年将墨西哥城的民防部门升级到内阁部级。民防部继而确立了一个细致的六点灾害应对机制,详细规定了在灾难发生时,政府各部门应该如何反应,如何与进行建筑损害评估的单位和当居民需要避难场所时与旅馆等私营公司进行协调。

在20日的地震发生后几秒钟内,墨西哥城立刻启动了这一六点机制。六架秃鹰直升机升空,一架前往接市长登机,另外五架分别飞往各自的区域检查这个拥有2000万人口的大城市的损害情况。市长埃布拉德和莫雷诺·布里苏埃拉先生在城市的控制中心碰头,由城市各区、办公室、联邦及州政府收集和处理的信息都在这里汇总。

地震发生在下午12点零2分,16分钟后,埃布拉德在推特上说他已经走出直升机,又过了10分钟,他已经与州战略服务、地铁、水务、电力和学校取得了联系。

莫雷诺·布里苏埃拉说:"作为政府,我们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

墨西哥城建立在一个湖床上,这放大了震中发射过来的地震波,在几十年前同等强度或者更小震级的地震受到更为严重的损失。1957年,一次7.7级地震摧毁了建筑物和城市象征独立天使纪念碑。数百人死亡。1979年,一次7.9级地震导致建筑物崩塌,还造成大量伤亡。在1985年的地震中,400座建筑物受损。

据风险公司评估,20日的地震损害为一亿美元。但没有一人死亡。此次地震震中位于人口稀少的格雷罗州南部地区这一点对没有人员死亡提供了极大帮助。官员们说,震中地区有约800栋房屋受损,其中有60栋房屋倒塌。

在墨西哥城,出现了地铁线路弯曲,一座人行桥倒在了一辆没有乘客的公共汽车上。在邻近的最易受地震活动影响的肯德萨,有灰泥从墙壁掉落,窗户破裂。蒙台梭利儿童中心即位于肯德萨。

在科罗拉多州进行美国地质调查的地理学家Don Blakeman说,周二的地震完全没有导致死亡,是强化建筑标准和准备工作的结果。"自从85年的大地震以后,许多质量不好的建筑物在那次灾难中倒塌。"他说:"建筑标准得到强化,城市的准备更为充分。"

但仍存在挑战,《环球报》的一位主编赞扬国家的准备工作,从警报激发到民间保护机构的动员,但也警告说墨西哥不应当放松警戒。"例如,在去年的日本,2010年的智利,各自的震级分别达到9级和8.8级,造成的后果是灾难性的。而这些国家都是准备非常好的,可能比墨西哥更好。"

莫雷诺·布里苏埃拉指出,尽管现在许多政府机构都有地震警报,但墨西哥城仍在着手实施更为综合性的、有效的报警体系。蒙台梭利购买警报器是一个私人决定,而不是政府标准的部分。

但在保护领域确实更加专业化了,Yañez表示。她拿出一个厚厚的白色活页夹,上面有学校所有的巡查职责,从建筑标准到煤气到电力,以及每一个雇员都要完成的训练。她说以前书面工作很缺乏,检查员可能因为受贿而对一个建筑物予以放行。

这让社会对灾害预防形成了更大的社会共识。蒙台梭利儿童中心的医生鲁道夫·拉莫斯·门德斯说:"从前我们不讲民防问题。我们没有准备。但今天我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们有一个应对计划。"

这所学校每个月都会进行包括从火灾到建筑物受损等在内的紧急情况演习,每个成年人都佩戴着口哨,有各自负责看护的教室。例如,婴儿室由学校秘书负责。

在20日的地震之后,灯灭了,手机服务也中断了。二十分钟后,儿童中心的所有家长都收到了家委会负责人发出的电子邮件,通报他们的孩子安然无恙,学校继续开学,但如果愿意,家长们可以到学样来接走他们的孩子。

然而,并不只是在学校里标准得到改善、演习更为严肃认真。Abner García Benitez当时坐在Reforma大街全球银行21层的椅子上,摩天大楼开始倾斜和摇摆。警报响起,高音喇叭中传出声音,开始指导员工们应该怎么做。
 
他之前经历过这一声音,九月份的时候,那是一次地震演习。这一次是真的,"它如此强烈,好像建筑物正在跳舞。我们都靠墙集中,远离窗口。"

他表示,事实上,"有一点混乱,一些人被恐惧控制,早早地跑了。"

但也有一种认识,演习是有用的,疏散按照计划进行。然后他们将回去工作,一切如常。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1 comments:

kelly 说...

thanks for share.....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