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2日星期三

CNN:中国人热爱胜利者林书豪

核心提示: 林书豪在赛场上的表现无意间把美国和中国的民众联系在一起。他的单手上篮和动作复杂的带球过人能否在习近平访问美国后促进美中关系的改善? 可能不会。或许"林来疯"现象给美中关系带来的最尖刻的教训是,中国只善待胜利者,却礼貌地忽略其他人。

原文:In Lin, China loves a winner
发表:2012年2月21日
作者:Victor Cha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
【原文配图:去年,在林书豪的老家浙江省平湖的一所学校,在一场友谊赛后林与其他人握手。】

本文要点
  • 林书豪的成功在中国引起了热烈的反响。
  • 车维德说他的成功不大可能给中美关系带来什么改变;
  • 车维德说,两国之间的关系因为很多问题而紧张。要赢得中国对美国的合作,就要勇于竞争,并且取胜。
车维德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和朝鲜半岛方面的首席研究员,是《超越最后战绩:亚洲体育中的政治》Beyond the Final Score: The Politics of Sport in Asia 一书的作者。

CNN——从替补队员变身篮球明星的纽约尼克斯队控球后卫林书豪帮助球队在9场比赛中8次获胜,引发了全世界人民的想象。

谁能抵挡住这一事件的影响力呢?值得效仿的榜样、曾经的失败者和不同寻常的明星——各种角色全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

一个不被看好的年轻人在NBA的赛场上不懈地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即使这意味着要坐冷板凳或是被下放到二线球队打球。在被各个NBA球队推来推去不肯接受的过程中,这名哈佛大学的毕业生最终在职业体育比赛的最大舞台之一、麦迪逊广场花园体育馆抓住了机会,超越了任何人想象,闪耀夺目。

"林来疯"的故事在别的地方就像在纽约一样,之所以盛行一是因为它动摇了所有的既定模式——常春藤的毕业生可以在NBA打球;学者型的运动员不仅仅是在主要由非洲裔美国人的连队中做一个"族群多样化"的点缀而已;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将上帝、家庭和团队都放在自己之前,在这样一个"一切围着我转"的职业体育世界中还有这么一个人;一名NBA中的亚裔美国人——在林书豪横空出世之前,这些都显得那么矛盾。

如今在中国,"林来疯"仍然盛行。你在商店被抢购一空的货架上找不到林书豪的球衣,甚至连仿制品也卖完了。人们在微博上发布了数百万条关于这名纽约奇才的言论。许多社论作者都将林书豪称作"浙江的骄傲"。林书豪的祖母祖籍中国浙江。其他人使用政治不正确地说,林书豪的故事证明"黄皮肤"一旦得到机会,也能在全球体育界称雄。中国国家媒体对"林来疯"或"林疯狂"进行了大量报道,热情赞扬林书豪是中国的骄傲。

林书豪在赛场上的表现无意间把美国和中国的民众联系在一起。他的单手上篮和动作复杂的带球过人能否在习近平访问美国后促进美中关系的改善?

可能不会。首先,林书豪是美籍台湾人,生长在加利福尼亚的帕洛阿尔托。这一事实令中国多少有些尴尬。中国的博客上发表的一些文章对该国政府进行了嘲讽。有的文章说,如果林书豪生长在中国,那么最终只能成为八一队一名没受过什么教育的普通队员。还有的人讽刺地问:"为什么NBA的第一位亚洲控球后卫不是中国公民呢?"

其次,最近,美国对可能是中国的下一任主席的习近平以红毯欢迎,又没有达成什么重大的合作协议,这说明了美中关系会走向艰难。无论是在经济方面(要求中国要做得象是全球经济复苏和公平贸易中的利益相关人),还是防务方面(要求中国在加强军备上更为透明),还是全球事务方面(对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联合国决议草案投否决票的抱怨)或是社会方面(要求中国改善人权),美国对中国的不满可以开列长长的一个单子。北京关心的是美国对亚洲的"新支点"是不是对要遏制中国的某种修饰之辞。中国政府担心美国病态的超前支出(其高筑的债台是从中国借来的)。尽管中国人不会在彬彬有礼的场合这么说,北京的领导人认为美国的这些不满是因为它是一个正在衰退的大国,希望能阻止中国的崛起,而不是找到解决其内部问题的方法。

或许"林来疯"现象给美中关系带来的最为尖刻的教训是,中国只善待胜利者,然后礼貌地忽略他人。

尽管林书豪是美国台湾移民的后代,中国国家媒体最近仍对他给予了全面肯定。这与中国对另一名本国运动员、独自参加比赛夺得冠军的网球明星李娜的称赞如出一辙。这名刺有纹身的叛逆分子2008年脱离了得到国家支持的网球体系,自己选择教练,也不愿把自己65%的奖金交给政府。

直到2011年作为首位亚洲选手赢得法国网球公开赛前,被中国媒体称为"单飞"的李娜都令中国政府感到困窘。但从那以后,中国国家媒体又将其描述为"法网的女王"和"中国的骄傲"。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