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经济学人》中国贸易顺差显著缩小

核心提示:中国依赖出口的经济结构正在被调整。国内消费占GDP比例下滑的趋势已出现扭转。

原文: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surplus
来源:经济学人
日期:2012/02/18
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在中国下任国家主席这周访美前的一两天,白宫收到了一封信。这封信责难中国因使用包括廉价货币在内的种种经济罪行而带来的巨额贸易顺差。写这封信的是来自俄亥俄州的参议员Sherrod Brown,他发起的要求对使用低估货币的国家征收强制关税的法案,在去年十
月被参议院通过。

但是,以参议院的定义,中国的货币依旧被低估吗?该法案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方法(一共三种)来鉴定何为令人不快的汇率。在这封信中,布朗先生参考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计算,这个算法显示人民币被低估了23%。这个产生于去年9月的估计,是计算
令中国臭名昭著的往来账户上的盈余符合其设定的某个标准后,所带来的汇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正式宣布这一标准应该是什么,但是一项研究暗示应该占GDP的2.9%左右。

廉价货币所带来的必然结果,是往来账户上的大额盈余。因此值得注意的是,依照上个星期所发布的数据,中国的贸易盈余已经缩减至GDP的2.8%以下(由其在这年的第四季度这一数据仅显示2.5%)。这是2002年以来最小的盈余(相对于中国的经济规模来说)。甚至从绝对意义上说,2001亿的盈余也是2005年以来最少的。

中国的贸易盈余或许会再次扩大,如果其出口产品市场回暖且商品价格升高。但是很多经济学家期待这样的事不再发生。日本银行野村证券预测来年的盈余只有1%。来自北京的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说,两年之内中国贸易盈余会变为负值,但是对美国的双边顺差将会依旧存在,继续成为来自美国锈带地区(工业产区)的参议员们的烦恼。

这并不表示中国观察员们可以停止对这个国家因为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所带来的经济发展不平衡的担忧。问题在于,中国贸易顺差的缩减反映出的是其在投资领域(作为GDP的一部分)的一个无法持续的增长,而不是消费的增加。它外部的不平衡变小了,但是内部的大的不平衡依旧存在。

甚至,这一不平衡也可以消失,但是中国官方统计显示私人消费的增长比整个经济体从2001年到2010年的增长来的缓慢。但是数据也显示从2008年到2010年,零售销售额的增长是快于GDP的增长的。这一矛盾部分是因为中国的零售销售数据包括了一些不该包括的(比如政府对化学制品以及其他批发产品的采购和销售),以及遗漏了占消费性开支很大比重的事物(比如健康或其它服务)。

为了开发出一种替代性测量方法,黄一平和他在巴克莱银行(一家投资银行)的同事,试图选择一些更可能反映出消费者购买力的零售销售数据。他结合了这些购货以及服务性公司的销售数字。依据这种替代算法,2008年以前,消费在GDP中所占的比重下降,但是
再那之后开始强劲增长。"中国经济已经开始重新平衡",巴克莱银行的经济学家这样总结到。

并不是所有人都信服这一点。Nicholas Lardy,《持续的中国经济增长》这一新书的作者,同意官方数据低估了消费,很大部分是因为他们没有把握一个人在家庭中的真实花费。这种保守的说法可能在过去的五年里愈发严重。但他认为,这并不足够扭转私人消费在过去十年中占GDP比重的急剧下降。

但是,甚至是官方的数据都表明中国的消费比率在去年停止下降,至少当政府开销也被计算在内时是这样。这是一个各种意义上的转折点,很久以来都没有得到什么关注。也许有人应该去给白宫写另外封信了。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