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国家利益》 新崛起的民主国家同俄罗斯和中国展开较量

核心提示:像印度、巴西和南非这种新崛起的民主国家开始与土耳其及印度等国一道支持人权,而且它们的做法可能会重塑国际体系。印度、巴西和南非已经自称为IBSA,摆明了自己的民主特点,与俄罗斯和中国划清界限。

发表:2012年2月17日
作者:Ted Piccone、Emily Alinikoff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在巴沙尔对国内手无寸铁的民众实施了长达几个月的残酷镇压后,安理会最近却未能通过谴责这一做法的决议。俄罗斯和中国否决了建议叙利亚通过协商方式向民主制度过渡的决议,不过该决议却得到了通常持反干预立场的阿拉伯联盟的绝对支持。这一僵局让人再次怀疑国际社会应对危机的能力、否决权的合理性以及对干预利比亚局势提供了支持的"保护责任"原则。不过,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投票也许强化了在全球新兴民主国家中越来越普遍的一个观点,即不能再容忍独裁者为继续掌权而不惜任何代价的做法。

两张否决票表明俄罗斯和中国越来越远离一个日益扩大的共识:侵犯人权的行径需要国际社会作出回应。一边是老牌民主国家和新一些的民主国家,它们与国内选民的意见更合拍,必须支持追求普世权利的运动。另一边则是中国和俄罗斯,它们正压制国内的不同政见,同时试图支持海外与自己类似的独裁统治者。当印度和南非脱离往常的伙伴("金砖国家")并对联合国叙利亚决议给予支持时,这一分界线变得异常清晰。如果巴西还在安理会,它可能也会加入支持民主的行列。

崛起的强权?

像印度、巴西和南非这种新崛起的民主国家开始与土耳其及印尼等国一道支持人权,而且它们的做法可能会重塑国际体系。印度、巴西和南非已经自称为IBSA,摆明了自己的民主特点,与俄罗斯和中国划清界限。再加上土耳其和印尼这两个穆斯林占多数的民主大国,就成了我们所说的IBSATI,这将进一步凸显这些国家所发挥的作为发展中民主国家典范的作用,它们和俄罗斯及中国不同,在取得经济大发展的同时,也扩大了本国公民的权利。

然而,与IBSATI和其他有同样想法的新兴民主国家合作,需要一些外交技巧。从他们对阿拉伯之春和其他民主转型的反应中,我们知道当IBSATI五国支持其所在地区发生的政治变革,他们有一些共同特点。所有五国清楚地表明他们对民主和人权的承诺,把两者视为国家发展的目标和外交政策的原则。这一共同起点为他们之间,以及他们和老牌民主国家之间寻找共识提供了机会。

当然,对于在这个领域采取何种国际行动,两者之间还存在较大的差异。IBSATI强烈倾向于外交斡旋而不是国际干预:他们称之为建设性介入,调解,静默外交和对话。与之相反,老牌民主国家更容易开始谴责、制裁,甚至在一些极端案例例如利比亚和科特迪瓦,采取军事行动。作为利比亚干涉时的安理会成员,巴西、印度和南非在有限支持和怀疑军事行动之间摇摆。但是他们并未组织西方干涉。但是,他们强烈反对北约迅速转向政权更迭策略,这一策略为目前叙利亚的死结播下了种子。他们成功地推动削弱议案文本,避免暗示授权使用武力,而强调一个包容的,由叙利亚领导的政治转型的重要性。

IBSATI国家倾向于调解和对话,而不是干涉,这可能从他们自己对民主的叙述中得到解释。每个国家战胜极权、军事独裁、种族主义和/或殖民(由西方强权直接支持或教唆)的历史,使得他们赞成宪政民主,但是这并不意味他们无条件支持保护民主和人权的国际干涉。他们对外部强权和西方背书暴政还记忆深刻。美国领导的对伊拉克的入侵持续了很久。这使得IBSATI国家的决策者们优先考虑国家主权和不干涉原则,反对传统意义上的"政权更迭",更倾向于和平、调解和长期改变。在最近安理会关于叙利亚议案的表决中,印度和南非反复重申他们尊重叙利亚的领土和主权完整。

IBSATI反对当前国际体系的权力分配,这使得西方领导的努力更难达到共识。IBSATI国家要求在国际秩序中的更多代表权,这使得他们反对一些基于选择性、双重标准和伪善之上的国际行动。为了获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巴西和印度等国家寻求结交更多的朋友,因此缓解公开批评非民主政权,强调南南合作。此外,他们共同寻求在全球架构中更大的平等权,这常常表现为反对由老牌民主国家领导的联合国干涉行动。

所有五国都热切地致力于在本区域创造其影响力,在区域组织中扮演支配角色。他们越来越坚持在政治危机中,尊重区域体系的看守作用,而不是更广泛的国际干预。在他们看来,这一立场有着双重作用,既限制了西方介入,又强化了他们在各自区域的领导作用。经过了令人惊奇的转变后,阿盟支持北约对利比亚的干涉,并领衔发起联合国对叙利亚的议案,因此,这有助于劝说IBSATI国家同意使用更大的力度来保护平民。在最近的叙利亚投票中,印度和南非都援引阿盟对决议的倡议,指出这对于他们的支持至关重要。土耳其也表明其立场,大声谴责阿萨德的残暴行动,从而提升了其在阿拉伯世界的领导作用。

人权的复活

IBSATI国家为改革者们提供了强有力的叙述,民主政体和经济增长可以兼得。有些人担心IBSATI国家的民主赤字可能使得他们成为民主化的坏榜样,他们现在可以休矣;对于那些转型国家而言,他们正处于寻找相关工作的过程之中;现实而不是民主说教为他们提供了活生生的例子。

新崛起的民主国家和老牌民主国家会不断在各自所倾向的保护人权的方法上发生公开冲突。不过,正如在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投票时所表明的,双方有合作的空间 —— 特别是相关区域大国参与其中,明显尊重领土完整。

俄罗斯和中国在叙利亚决议上投反对票,这让它们看起来像是无情的独裁者,在国内四面楚歌,在国外担心发挥国际社会反对一国内部压迫的作用。而印度和南非却在发出支持人权的声音,这些人权包括言论的自由、集会的自由以及个人尊严的重建。

虽然国际社会目前还没有在叙利亚采取行动,但新崛起的民主国家对民主原则的支持表明地缘政治格局可能会朝着支持人权的方向出现重大转变。西方国家的明智做法是,考虑这些新兴民主国家所关心的事情并认真推进联合国改革,以此来接纳这些国家。鉴于这些新兴民主国家长期以来对西方国家存在疑虑,而且更喜欢通过斡旋达成的妥协,和它们合作并非易事。但它们共同致力于民主的做法表明它们也许会成为西方的亲密伙伴,特别是在捍卫人权的问题上。

Ted Piccone是布鲁金斯研究所高级研究院,外交政策副主任;Emily Alinikoff是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助理。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