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3日星期五

《南华早报》 乌坎村举行首次自由选举

核心提示:村一级的投票已经在大陆进行了多年,但分析人士说,乌坎村的本次投票是绝无仅有的,因为没有在选举中发现操纵迹象,而且每个成年村民都能参加投票。

原文:Wukan holds first free election |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发表:2012年2月2日
作者:Mimi Lau 发自广东乌坎 (mimi.lau@scmp.com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c741280c7935310vgnvcm100000360a0a0abig.jpg
【村民们计算22名候选人的票数,武警监督进程。】

  在不屈的乌坎,6000多人昨天参加了村民选举委员会的选举,选举出的委员会将负责组织下个月的村民委员会选举。这个广东渔村的村民们曾因为欺诈性的土地掠夺而与当局对峙数月。

  村一级的投票已经在大陆进行了多年,但分析人士说,乌坎村的本次投票是绝无仅有的,因为没有在选举中发现操纵迹象,而且每个成年村民都能参加投票。

      村民们昨天投票从22个候选人中选出11人组成小组,负责监督和组织将于下月举行的村民委员会选举。

      这里是广东省东部偏远地区,大批来自陆丰市和东海镇的官员们来到现场。上午,选举在乌坎村小学的操场上开始。

      村民们按照七个自然组划分,列队开始填写选票、投票。

  现年43岁的杨京陆(音)笑呵呵地走出投票站,一嘴镶嵌的金属牙齿。他说:"我很激动。这是我们村过去40年来最大的成绩。我认为,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经历,我们第一次尝到了民主的滋味。"

       村里有12000人,18岁以上的8222人拥有投票资格。其中的7349人登记参加选举,昨天大约有6200人参加投票,参加投票率超过80%。

  其中包括林若原(音),他在投票前一天刚刚度过18岁生日,刚好成为选民。他说:"我刚好够格参加村子里的第一次公平和公开的选举,这对我来说太有意义了。"

  杨京陆也怀有同样的心情。他说:"村民被调动起来行使自愿投票权利,我认为这真正实现了民主。"

      对于许多居民来说,昨天的投票代表着持续两年反对村干部的请愿行动的胜利,人们指责村干部从2006年以来盗卖他们的土地,侵吞超过7亿元(8.6亿港元)公共资金。

      乌坎事件升级为与当局持续三个月的对峙。从9月到12月,一系列请愿和示威因警察强制驱散村民而转变成暴力冲突。

      12月,42岁的抗议领导人薛锦波在被警察拘押期间死亡,紧张局势达到沸点。

      乌坎被当局封锁,但圣诞节前达成了一个和平的协议,广东省政府了解到村民的呼吁,派出一个高级调查委员会调查他们对土地权益和通过选举重建村级治理的诉求。
     
      薛锦波的女儿、失去了亲人的薛建婉投票后泪流满面,她说:"我知道这是我父亲希望我做的。我只是来实现他最后的愿望。"

      选举委员会的22名候选人都获得至少50人以上的村民提名。选民也可以投票给任何不在参选正式名单之上的村民。

      昨天下午4点,乌坎村党总支书记林祖銮宣布选举结束,投票箱被官方密封。在武警的护卫下,投票由村民们在教室内进行。投票一结束,未用过的选票立即被烧毁。
     
      前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会长杨金茂高度评价了这次有序的选举。但他同时说,乌坎村在争取土地权益和公平选举的过程中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薛锦波死亡,整个村子也经历了数月的抗议活动。

      杨说:"过去的腐败和封闭选举不能和我们今天相比。"他提示说老人和文盲选民得到大学生和学校老师等志愿者的帮助。

  但是,并非每一人都对选举这样热衷。52岁的吴方(音)站在操场上,说对这次实践还有怀疑。

      他说:"我要等到弄清楚这次选举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才去投票。腐败的官员多了去了。"

  北京新启蒙研究所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负责人熊伟昨天在乌坎村观察了投票过程。他说,对看到的情况感到很高兴。

  熊伟说:"这次的选举有两个创新:一是村民可以在秘密写票箱填写选票,二是任何人都能成为候选人,不管是通过自荐还是他荐。如果这种选举模式最起码能在全广东省推广,那将向前迈出巨大的一步。"

  不过,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郭玉闪对本次选举的评价较为保守。

  他说:"乌坎选举的背景很独特。他们现在正在做的恰恰是法律里规定应该做的。但是在中国,规则是否能够得到遵守在太多时候都取决于地方官员。"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