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朝日新闻》 问答白石隆:东亚会有灭顶之灾吗?

核心提示:北朝鲜的金正日之死,增加了东亚地区局势的不透明度。而作为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中国也将于今年更换最高领导层。今后,东亚秩序将发生何种改变,是否会进入流动变化期,日本在其间应如何行动?《朝日新闻》就此采访了日本亚洲研究的第一人——白石隆先生。

时间:2012年1月5日
作者:尾沢智史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

cstp_shiraishi.jpg北朝鲜的金正日总书记之死,增加了东亚地区局势的不透明度。而作为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中国也将于今年更换最高领导层。今后,东亚秩序将发生何种改变,是否会进入流动变化期,日本在其间应如何行动?我们就此采访了日本亚洲研究的第一人、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白石隆先生。

问:您如何看待北朝鲜领导人更迭对东亚地区带来的影响?

答:我们首先应当理解的是,东亚地区在安全领域具有结构性紧张。其后,我们才能研究北朝鲜领导人更迭具有何种意义。

问:什么是"结构性紧张"?

答:例如,在冷战后的欧洲,北约作为安全机制向东扩张;而作为政治经济合作及整合的机制,欧盟也在向东扩张。由于安全机制的范围相对更大,就不会产生紧张情况。

但在亚洲,经贸机制的范围大于安全机制。这里有的国家加入了以美国为中心的安全机制,有的国家则在安全政策上则把"以美国为中心"的机制的存在为前提,还有并未进入这种机制且政治体制相异的中国和越南等国家。由于东亚经济整合的结果,这些国家构成了同一个经贸机制。在此情况下,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军备的增强,必然会带来安全领域的紧张局面。

问:东亚地区是否有可能不产生这种紧张局面?

答:如果中国进入了以美国为中心的机制,自然另当别论。但只要当前的体制持续,紧张就不可避免,我们只能与紧张共存。重要的是,如何控制和管理这种紧张局面?

2010年秋天的尖阁诸岛(译注:即钓鱼岛)渔船事件发生后,中国将领土冲突与稀土出口这一经济问题相挂钩,因而引发了日本以及美国和欧盟的极端警觉。这就是因为安全问题和经济问题相关联了,而这是应当力图避免的。

问:发挥"控制和管理"作用的国家是否仍应是美国?

答:不仅是美国,东亚所有国家都必须参与其中。去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澳大利亚发表演讲时表示,美国已作出了战略决策,今后将作为太平洋国家在该地区长期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过去,东亚安全机制是以美国为核心,分别建立日美、日韩关系,构成扇形结构。而奥巴马政权将把这一机制转变为网状结构。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都将参加这一网络,而中国也应当与美国一同参与这一机制。

问:也应当让北朝鲜进入这一网络么?

要应对北朝鲜问题,只能通过六方会谈机制。日本、美国和韩国必须与中俄两国加强沟通,防止相互猜忌。金正恩年轻而又缺少经验,作为执政者,他缺乏把握国内局势的能力,又容易对外采取攻击性态度。而且,一名国家领导者的支持基础极为脆弱,而他同时又拥有核武器,这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万一有所差池,东亚安全就有陷入极端不稳定局面的危险。

在研究安全问题时,必须考虑到的最坏局面就是北朝鲜的崩溃。如果周边国家只是坐视,韩国就可能吸收合并崩溃后的北方,但是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对中国而言,要与美国的盟国——韩国接壤,就将面临安全环境的巨大变化。为避免这种情况,中国完全可能进行干预。而对于美国来说,北朝鲜崩溃后,必然要面临国内政治对于在朝鲜半岛驻军理由的疑问。这些问题也都会反映于日本的安全政策。

问:中国如何看待北朝鲜问题?

答:中国可能最希望北朝鲜保持类似缅甸在丹瑞时期(2011年3月之前)的局面。也就是在经济上依赖于中国,在政治上又相对稳定,对外并无挑衅行为。中国希望北朝鲜成为这样的缓冲国。

问:除了北朝鲜问题以外,东亚地区还有什么重要的动荡风险?

答:恐怕要算中国经济出现危机的情况。如果欧洲经济继续恶化,恐怕也会波及到中国。中国政府在雷曼危机之后采取了过分的景气刺激措施,其弊端就是国有银行不良债权和地方政府不良资产的增加。虽然中国外汇储备较多,不会形成欧洲那样的危机,而且中国政府具有应对危机的能力,但经济调整总要在某个时机到来。如果这造成政治影响的话,就值得注意了。

问:应当注意什么呢?

一旦经济低迷,政治气氛也将恶化,中国会怎么办?很可能是对外显示大国主义态度,对内则排挤少数民族和外国人。特别是今年恰逢最高领导层更迭之年,中国领导人不能显得对外软弱。

问:在当前的东亚地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相关谈判正在进行。

答:由于中国、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国家掌握了力量,世贸组织(WTO)将不再发挥作用,多哈回合亦将持续停滞。取而代之的是,在世界最大的经济圈——亚太地区,各国将建立先进的自由贸易机制,并将扩展至整个世界。这是TPP在世界历史上的意义。

问:关于参加TPP一事,在日本也是褒贬不一的。

答:日本没有选择"不加入"的余地。不过,中国一时还不会加入。因此,为了充分享受贸易自由化的利益,日本还应当在参与TPP机制的同时,推进日中韩三国自由贸易协定(FTA),并加强与东盟之间的"东盟+N"机制建设,即由东盟国家与日本、中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或是其中部分国家建立自由贸易机制。最终,这一地区国家应建立获得各方认同的、高度透明的贸易规则。日本应当积极参与这一规则的制订过程。

在安全保障方面,要建立网络型的安全机制,最重要的也是建立规则。例如,如果东南亚国家逐个与中国开展"1对1"的谈判,形势就对具有压倒性优势的中国有利。但如果大家首先建立各方能够认同的规则,就可让中国按照这一规则处理纠纷。

问:要将中国纳入规则制订的过程,贸易方面尚且可行,在安全方面的难度似乎很大。

答:在南海问题上,中国过去一直声称并无法律约束力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就已足够。但最近,中国作出了让步,表示也可以讨论有约束力的"行为规范"。这是因为中国在东亚峰会等场合总是遭到批评。这一规范可能一、两年之内还难以出炉,但用一代人的时间,还是有希望的。

问:从长期而言,日本应当在东亚地区发挥何种作用?

答:最应警惕的事态是地区体系发生极端变化。为避免发生这种情况,就需要通过提高美军和自卫队联合行动能力等方式加强日美同盟。从历史角度看,以美国为中心的东亚安全体制范围是在逐步缩小的,如南越被消灭,美军从菲律宾的苏比克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撤出等。在这一过程中,日美同盟作为体制基轴的重要性愈发显著。如果没有日美同盟,这一地区将在瞬间变得不再稳定。

当然,这并不是说要封锁中国。日本还是要与中国接触。通过建立更为密切的经济关系和加强安全保障领域的交流,避免猜忌和意外事态。此外,日本还应加强与美国其他盟国(如韩国和澳大利亚)和伙伴(如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的关系。

问:通过这种方式,东亚地区也许能够保持稳定。

答:这一地区还会存在紧张局面,这是不可能消除的,因此只能根据形势灵活应对,这种"灵活应对"的做法非常重要。政治有一半是科学,另一半是艺术。日本需要更多具备这种艺术、能够灵活应对国际问题的专业政治家。

相关阅读:

译者专题:朝鲜变局 集合了多家外媒观察金正日去世后的北韩局势报道和专家分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