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7日星期二

《纽约时报》 温家宝中东之行表明中国的政策变化

核心提示:如同其他国家一样,决定中国外交政策的最终依据是对政府最佳利益的敏锐考量。这将取决于北京对伊朗现政权生存能力的判断。

译文:温家宝中东之行表明中国的政策变化
发表时间:2012年1月13日
作者:MICHAEL WINES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14china_337-popup.jpg
【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勒请求温家宝总理在核不扩散问题上合作。摄影:Andy Wong】

  【北京】中国总理温家宝今天前往产油国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行为期6天的访问。这是过去20年来中国总理对沙特的首次访问,也是中国总理有史以来对卡塔尔和阿联酋的首次访问。这三个国家都是伊朗的海湾邻国。

  但是,一些专家看到了这次访问与众不同的一个原因。温家宝是在中国与伊朗的战略关系变得比以往不那么确定的情况下对上述三国进行访问的。

  中国领导层之外的任何人都不清楚温家宝将与他访问的三个产油国领导人讨论什么问题。但是,中国与伊朗的关系肯定将是讨论的问题之一。沙特对这种关系深感不安和不满,其他两国的情况略微好一点。

  几十年来,伊朗向中国提供了大量石油,在美国控制的中东地区向中国提供据点。伊朗反过来则发展了与中国的有利可图的贸易关系并在联合国和其他外交场合获得了中国强有力的辩护。一些分析人士指出,最新的伊朗危机使得这种轻松的安排受到了新的压力。

  首先,美国要求中国削减从伊朗购买石油,否则,根据奥巴马总统刚刚签署的一项法案,中国的许多金融机构可能将被排除在美国金融体制之外。尽管白宫在选择实施目标上已留有广阔的余地,但该法案是到目前为止针对伊朗近期核计划的最严厉措施。

  由于欧盟和其他国家也愿意考虑大幅削减从伊朗进口石油,如果中国欲保持与伊朗的关系,那么它将处于与西方大多数大经济体对抗的境地。去年所发生的事情已经为中国的选择带来新的不确定性因素:另一个重要的石油供应者、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这样看上去稳如泰山的盟友轰然倒台。

  中国领导人不大可能忽视阿拉伯之春的教训,他们思考苏联倒台的教训,试图继续紧握手中的权力。中国政府在选择究竟站在哪一边的问题上可能会更加谨慎,它最大的国有军火公司曾卖军火给卡扎菲上校镇压起义,这一行为被发现时令中国处境尴尬。

  巴黎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弗朗索瓦·戈德芒说:"去年,他们的政治影响力大幅下降。利比亚、也门、叙利亚都与中国保持着良好或十分良好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很可能会决定两面下注。"

  哈佛大学教授小约瑟夫·奈也赞同这种看法。他说:"伊朗这根支柱显得越脆弱或正在变得脆弱,他们与它的关系也将变得越不紧密。"小约瑟夫·奈曾在卡特和克林顿政府中担任过安全和情报部门的职务。

  中国已经减少了其从伊朗进口的石油。此举的目的或许是为了试图通过谈判获得更为有利的金融条件,或许是为了满足美国的要求。

       但也有非常强大的反对意见:伊朗是中国的第三大石油进口来源,其供应量占总需求的5%。要缩减一个如此重要的石油来源,北京通常会逡巡不前,而且中国的经济今年已经显示出放缓的迹象。专家们说,中国也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客户和贸易伙伴,在那儿的侨民社区中强烈反对政策变化的声音很大。

       北京在今年尤其不愿意改变重要的外交政策战略,温家宝和胡锦涛的权力交接迫在眉睫,任何会导致动荡的政策变化都会被冻结。

       中国政府的政策研究机构系统的政策报告一般反映了政府领导人的意图,他们通常将伊朗描述成一个崛起中的强国,正在取代衰退中的、试图保持对中东石油控制的美国。他们经常得出的结论是时间对伊朗有利,因而对中国一方有利。

  从表面上看,中国上周断然拒绝参与美国发起的制裁行动并呼吁就伊朗核计划问题举行更多谈判。然而,奥巴马政府似乎相信,它能够在新的制裁法案于今年6月开始实施之前促使中国人对伊朗施压,可以通过减少购油也可以通过其他手段。

  这种看法是否正确值得怀疑。许多专家指出,在德黑兰与华盛顿之间采取骑墙态度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佐治亚技术学院下属萨姆·纳恩国际学院中国-伊朗问题专家约翰·加弗说:"与美国保持积极关系是至关重要的——实际上是中国宏观长期发展的关键。保持宏观的长期发展对于该政权的生存和社会稳定是至关重要的。"

  他指出:"如果这是一个中国企业被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的问题,是中国成为美国总统选举关注的问题,是美国舆论变得不利于中国的问题,那么他们就会考虑选择方案。"

  全球经济放缓可能会使中国获得与美国要求达成妥协的某些回旋余地。北京对石油的需求今年可能会有所下降,因此它可以在不公开赞同孤立德黑兰的情况下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如同其他国家一样,决定中国外交政策的最终依据是对政府最佳利益的清晰考量。这将取决于北京对伊朗现政权生存能力的判断。

  戈德芒说:"我认为,中国人对于可能陷入他们无法摆脱的困境是极其敏感的。在伊朗,中国的投资数额很大。你需要慢慢去解决,不愿采取行动。但是,你又不希望成为最后一个采取行动的国家。"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