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星期三

《经济学人》中国女性――天空无限宽广,但并非置身天堂

核心提示:中国女性从响应"顶半边天"的号召开始就投身于和男性同台竞争的职场,但她们的压力在于社会/男性依然期望她们能同时持家。如果必须牺牲,则女性的工作还是要让步。

原文:Women in China The sky's the limit But it's not exactly heaven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2011年11月26日
由"译者"志愿者Koala翻译

20111126_SRP010.jpg
【原文配图】

Pully Chau 在一家大的国际广告公司的中国办公室工作了八年从未得到一次加薪;总有一些原因。她说,"我不至于傻到不会这么想,如果我是一个白人男性,是否情况能好一些。"她徘徊了一阵,因为她喜欢在一家中国知名的公司工作,并希望学到一些东西。最终她忍无可忍,接受了在另一家西方广告公司draftfcb的工作,现在在上海总部担任大中华区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她刚过五十岁,魅力四射,自信满满,精力充沛,可以随意挑选工作。在中国,给女性的机会很多,她说——但是经商的话,还是男人做更容易一些。

中国女性占总人口的49%和劳动力的46%,比许多西方国家的比例更高。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毛泽东说过一句有名的话,"妇女能顶半边天,"他把她们看作是一种资源,并发起运动让她们走出家门去工作。比起其他东亚国家,中国被普遍认为对待女性更加开放,台湾其次,韩国随后,日本则在这方面最差。中国女性期望能被认真对待,如同一位北京的女投资银行家所说的,"我们不是惯于顺从的。"

年轻的中国女性从乡村成群结队地涌入繁荣沿海地带的电子工厂,生活枯燥,但赚的钱远比他们父母曾经梦想得更多。其他的进入国内外的大学,毕业生的数量几乎和男性相等。一旦通过了中国竞争激烈的教育系统的洗礼,她们便希望开始职业生涯,并顺着职业阶梯步步高升。机会就在那里。20-first是一家帮助公司平衡高层性别比例的咨询公司,它的经营者Avivah Wittenberg-Cox指出,与众多西方国家相比,中国已经在高层管理者中拥有了更高的女性比例。

女性人才的供应很充足,位于北京的麦肯锡在中国最资深的合伙人,Jin Yu说,但一旦开始过滤数量就会降下来。她也同意中国公司在培养有潜质的女性领袖的方式上面仍然有提升的空间。中国的国家体制也是同样: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最高决策机关)最近的会议上选出的204名委员里,仅有13名是女性。

国有公司的工作很受中国女性的欢迎,因为在基层岗位上这些职位相对轻松,与私营企业相比工作时间短且较为固定,但保守的观念使得很少有女性进入高层。Wendy(化名)是一位四十多岁、拥有MBA学位的资深职业女性,在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这个国家最大的综合石油天然气公司里担任高级职务,但仍然抱怨女性在她的公司和她的行业里受到歧视。她不得不时常去像利比亚、苏丹和巴基斯坦这样的国家出差,并且抱怨因为工作的需要,她最近离了婚。她说,要保住在像在她这样一个职位,"不得不放弃很多东西。"在离婚之后,她申请了时间压力相对较小的底层岗位,以便能够花更多时间陪她12岁的女儿。但是她已经在为她的下一个学位而学习,并计划等到她的女儿再大一点就送她到英国学习,然后自己回到一线工作。"中国女人的生活非常不容易,"她说。

许多有抱负的中国女性都认为给跨国公司工作更容易。Iris Kang是瑞辉制药公司的新兴市场业务的部门主管,她曾经是一位国有医院的医生,但在访问尼泊尔之后她对资本主义体制产生了好感,并决定跳槽到私营企业。她说比起中国公司,跨国公司里面性别歧视更小,她的公司里女性高管越来越多。

她(Kang)的经历又是一个自我不断提升的故事。在进入私营企业后不久,她就取得了上海中欧国际商学院(中国最高级别商学院)的在职MBA学位,并在去年又加了一个制药学的硕士学位,与此同时仍然带领着瑞辉120人的团队工作。正如Kang女士所说,要在中国做一个成功的女人,"你需要比男人更优秀。"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女性企业家。中国有相当多的女性企业家,据全国妇联副主席孟晓驷说,最新数据是两千九百万,占全国总数的四分之一。她们之中有一些非常富有:去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上的14位女性中有7位来自中国,其中女房地产巨头尤为显著。中国的快速增长使得新起步的机会非常多,同时没有成熟经济体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和西方国家的财政问题。

很难想象这些中国女强人们怎样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照顾孩子,但实际上她们大部分都能做到这一点。她们有权享受(但不一定总能得到)三个月的带薪产假,大部分在假期之后会返回工作之中。祖父母的积极参与让她们能够轻松一些,这是她们相对于西方职业女性的一项优势。在传统的中国,老一辈在孩子成长中仍然扮演着重要角色,至今仍是如此。刚出生的孩子往往被送到祖父母那里生活几年,或者祖父母住到家里来以便照顾孩子。如果祖父母不能帮上忙, 保姆很多,雇佣成本也不高。

大部分女性只生育一个孩子,这不仅仅是因为计划生育政策(想要钻空子并不难),还因为再多一个就太难照顾了。即便只照顾独生子女已经占据了大量的时间和资源,养育孩子俨然已成为一项劳神费力的麻烦事。

20111126_SRP001_0.jpg
【原文配图:处处尊贵】

培养"小皇帝"

从幼儿园(或许是周一至周五寄宿制)开始,这一级的教育已经很贵了:最好的幼儿园已经被大量超额预定,尽管是国营,还是会听到家长被要求缴付多达20万元(32000美元)"赞助费"的事情。在孩子被策略性地送进最好的学校之后,还要盯紧家庭作业,并接送孩子参加诸多的课外活动。这样带一个孩子几乎相当于一份全职工作,而在决定孩子能进入哪所大学的高考来临之际,家长的这种努力又将达到顶峰。

让中国女性的生活更加艰难的是,中国男人仍然期待她们能同时持家,不管她们是否还有一份工作要做。这包括了要照顾家里的老人或亲戚,所以这一切并不会随着孩子长大而告一段落。这种根深蒂固、难以改变的观念在毛泽东时代以前就存在。许多中国男人心理上难以接受能赚钱的妻子,如果需要让步,一般都是妻子要放弃工作。过于强势的女性可能首先就很难找到老公。甚至连出色的中国女强人们,现在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正确的事情。Sylvia Ann Hewlett 和 Ripa Rashid 在新书《赢得新兴市场的人才之争》中指出,"平衡工作和生活这一概念曾经离我们很远⋯⋯但现在已经成为越来越热门的话题。"

诸葛虹云女士是向世界传播中国的私营电视台蓝海电视(Bon-TV)的CEO,她说,对于一名女性来说,不工作已经越来越能够被接受,如果她的老公有一份好工作,或者她自己有钱,她就可以做一个全职太太,不用担心受到社会的非议。据诸葛女士说,这是过去几年里中国社会自由主义运动的一个部分。在大城市里,未婚同居已经能被接受,离婚更加普遍,同性恋也不是什么大事了。但是未婚先育仍然较不寻常,这是因为官僚化的复杂手续相当惊人。

相关音频:

No.5 婚姻法与中国的两性关系(上)嘉宾:彭晓芸、黄海涛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