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7日星期四

《华尔街日报》我怎么学习“中式英语的”(以及为什么你也应该学学)

核心提示:作者是一名在美国长大的华裔,他近年来多次往返中美,所碰到的语言、文化和其他方面的误解启发他写了一部新的作品《中式英语》。

原文:How I Learned 'Chinglish' (And Why You Should Too)
作者:David Henry Hwang
发表:2011年10月20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OB-QA684_chingl_E_20111009210210.jpg
【原文配图:David Henry Hwang

作为一个在美国婴儿潮期间在洛杉矶出生并在那长大的中国人,我对中国的形象发生180度的转变感到吃惊。在20世纪60年代,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人们认为中国人是贫穷的、受教育也不足:他们的职业通常是厨师、服务员和洗衣人。今天,有一种典型的描绘是,我们拥有太多的钱,太多的权力,同时我们的数学学得比班上大多数的人要好。在过去,中国被认为是一个贫穷困不堪的、政府运转失灵的国家:东亚病夫。现在,全世界都以羡慕和焦虑来看待这个即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的国家。

我的新作品,《中式英语》正在百老汇进行预演,这是由我在我有生之年中所目睹到的中国引人注目的巨大变化中脱胎而来的。如同许多美国人,我对仅仅用50年就在工业革命中带领中国人脱离贫困并走向数字时代的领导人印象深刻。在2011年,中国对那些固执认为资本市场会在政府不干预的情况下运行的更好的市场经济推崇者给予什么重视。另一方面,中国的贫富差距、政治上的压抑以及缺乏民主自由的现状让我感到不安。

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是在1993年,那是一次寻根之旅。我和我的父母与兄弟姐妹一道订了一个探访我父亲的故乡――上海的旅游团。2005年,我开始经常因为出差而往返两地。中国对百老汇的式的音乐剧兴趣日渐浓厚而我是一个名义上写过百老汇歌剧的中国人。我被邀请讨论一个大项目――一个新的剧院,巨型音乐剧――这些虽然都无果而终,但却让我见证到了国家惊人的变化。

尽管我是以一个美国人的身份去的。但多数时候我还是被当做是个中国人。后一身份常常让我惊讶不已。尽管曾在大学中学过几年的普通话,我还不能算双语都很流利。我以为真正的中国人会把我当成不伦不类的例子:不能说中文,对中国的文化和历史知之甚少。而至少当着我的面的时候,他们还是认为我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中国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一个大国,人们习惯与各种人打交道:我是一个海外华人,但我仍旧是一个中国人。

让我更加惊讶的是,多数时候,我似乎知道生意场中应如何举手投足。我本能的理解了"面子"的含义,我应该如何在批评自己的同时赞扬自己周围的人。这不就是儿时的时候,我被教导应怎样与外国亲戚一同进餐么?"关系"的重要性在生意往来中显得如此的自然。难道我的父亲,一个自己打拼出来的企业家和银行家,不是将他的客户们喻为"朋友",并带他们出去吃大餐么?至于说与英语能力有限的人沟通,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在和各种亲戚打交道。在中国的旅行使我意识到我知道一些我本以为不知的事。

我的父亲,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中,建立了一家咨询公司,旨在帮助美国公司与中国签约。我也有一些在那里生意成功的亲戚。因此我感到对我来说,写一部关于一个行走于中国二线城市并尝试与之签订合同却遭遇到种种误解的美国商人是自然而然的。

当中很多误解来源于语言。但有时即使你真正的知道他人在说什么,你可能也会说另一种语言,因为文化风俗之间的差异可能十分巨大。《中式英语》是一部喜剧,因为我相信欢笑能使我们敞开胸怀,使我们放开成见,同时帮助我们把不同背景和国籍的观众连接起来。

我有一个叔叔是在菲律宾发家的非常成功的中国商人,他这么来谈东西方之间的误解:"当西方人说我们中国人好的时候,我们并不会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好;当他们认为我们不好时,我们也不是象他他们所说的那样糟。"

我希望,当你看《中式英语》时,其中的来自太平洋两岸又碰了面的人物既不是英雄,也不是恶棍。他们都是有缺点也有有点的凡人。无论来自语言上,还是文化、无论是为了做生意、还是坠入爱河,误解都会让一个基本的事实变得模糊:在文化的表象之下,我们都是人。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