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6日星期三

《外交政策》革命将出现在推语中

核心提示:作者用亲身经历告诉你新推特阶级先锋队的生活

原文:The Revolution Will Be Tweeted
作者:BLAKE HOUNSHELL
发表:2011年7月/8月刊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

inbox_opening_108843992crop_resized.jpg

那是深夜的解放广场。深陷危机中的埃及总统胡思尼 穆巴拉克刚刚发表了一篇古里古怪的演讲,誓言自己不会下台。我跟着数百名愤怒的抗议者,沿着尼罗河,往国家电视大楼走。他们聚集在那里,声讨官方媒体对革命的污蔑。抬头往上看,一位愤怒的演讲者拿着扩音器在大喊:"撒谎的信息部长,阿纳斯・费奇(Anas al-Fiqi,)下台!腐败的政府下台!"在另一边站着的是一群完全不同的反叛者――一群低头看着自己手机的邋遢青年男女。他们在发推。

几天来,热情过度的标题党作家和沉闷的电视主持人们滔滔不绝地说着席卷中东和北非的"推特革命"。《每日秀》搬出萨曼莎・比(Samantha Bee)做自己的"高级推文分析师"来嘲讽这种炒作。我也觉得媒体的宣传太荒谬了,至少是吹过了头;任何见过埃及的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覆盖率数据的人都这么说。("在线活动人士的群体很小,"一位抗议领导者提醒我。)

但是,在电视大楼前面,我还是又一次地想到了"推特革命"的说法:与其说这些人是革命者,还不如说他们是把替我们把抗议翻译给外界的记者。

从1月开始,我也一直在推着关于阿拉伯革命的消息,没日没夜地推。但是这让我成为了一名革命者吗?完全没有。尽管有铺天盖地的关于它的谈论,但是推特并不是政治革命的制造者,而是一个媒体先锋。在很短的时间内,它就成了给国际新闻迷解渴的实时信息流。所以,还是忘掉所有其它夸大其词的论断吧。在一方面有革命性还不够吗?

现在,推特已经成为一个必要的――不,是唯一必要的――跟踪并了解整个阿拉伯地区的动向变化的工具。它聪明,快速――如果有时候它的反应有点太快了的话――还有人情味,而其它信息源只会让你感到冷冰冰的客观。半岛电视台社交媒体部门的主管Riyaad Minty说,"我认为它是一个关于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的巨大的言论泡泡。"

如果中东真的有像推特革命这样的东西,那么是这个工具在改变外部世界看待这一地区的方式。华盛顿大学博士后研究生Deen Freelon整理了一个巨大的数据库,它包含了抗议期间发自7个阿拉伯国家(阿尔及利亚,巴林,埃及,利比亚,摩洛哥,突尼斯和也门)的600万条推文。当他用地点来过滤这些数据的时候,他发现,推特完完全是一个外人讨论重大突发事件的平台,像穆巴拉克的辞职,卡扎菲的一次疯狂咆哮,或者一场大规模抗议的开始。他写道,"只有在外界的关注逐渐减弱的时候,当地和该地区的声音才开始达到他们国际伙伴的水平。"换句话说,推特和其他媒体工具一样,信息有起有落,只是更亲密些。

必须承认,我开始是一个推特怀疑者――它看起来似乎只是一个像Foursquare或Flattr等那样的时髦工具,只是另一个无处不在的,名字差不多都是以"r"结尾的社交网站中的一个。它的倡导者往往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周游世界,从各种会议上进行推特直播,夸赞推特的优点。在开设了帐户后的差不多一年时间,我都很少使用它。

但是从它成立的5年来,推特已经吸引了相当多在各种现场的活动人士和偶然的旁观者、在办公室和现场的记者和办公桌后的分析家。今天的推特上,各种新闻,思想,谣言,推测和有趣的八卦,一片喧腾。(推特把自己从一个无用虚荣的工具转变成了一个新闻平台,它比任何人都更早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在2009年12月,它把自己的提示语从"你在做什么?"改成了"现在在发生什么?"一个最快了解一个人是不是值得在推特上关注的方法,是看他是不是还在回答前一个问题。)

脸书和YouTube明显也是这一新闻生态系统的必要组成部分,但它们主要是用作来自"公民记者"(一个给拿着带摄像头手机的人的时髦称呼)的重要信息的平台。他们上传的视频和和第一手资料通常都很难被外界的人找到和证实,这毫不奇怪。而推特则是好东西不会沉下去的地方。在马里兰大学研究社交媒体的Zeynep Tufekci说,"你根本不可能通过浏览脸书页面来让自己一直知道外界的动态。"她指出,很多发展成阿拉伯革命的在线组织和动员都在脸书上进行的,通常用的是阿拉伯语,但是推特是活动人士把他们的消息告诉世界的地方,而且经常使用的是英语。Minty补充说,"我认为推特是一个广播平台,仿佛你是一名卫星电视提供商或有线电视供应商。"

但是推特也有利用集体意识的能力,就像32岁的单身母亲Manal al-Sherif因为无视沙特阿拉伯的妇女不准开车的禁令而被捕时那样。关于她被捕的消息首先出现在推特上,随后,全世界的阿拉伯人都加入了讨论。讽刺的是,当你关注一个热门标签(推特上用来表示群体推动话题的标签,如#FreeManal或#jan25)的时候,它却没有太大的帮助:越多的用户涌进一个既有的故事,就会有越多的垃圾信息,或由那些缺少经验的用户发出的重复推文,而这些信息能把好的信息淹没。比如,一些关于本拉登死亡的假照片在被揭穿之后,还在推特上流传了好几天。

我经常被人问起:推特,或者总体上的社交媒体,是一个关于这些革命活动的可靠消息来源吗?这很像在问:电视值得相信吗?报纸说的是真的吗?推特只是一个工具――这要看你怎么使用它。像半岛电视台和BBC这样的电视网已经发展出严格的检查程序,来核实从网络得到的消息。从和目击者通过Skype通话来验证地区口音,到检查新的图片和视频,同验证过的有地理编码的图片和视频进行比较。但是最终,社交网络和传统新闻媒体一样,也要依靠信任――我们更容易相信从我们信任的人那里获得的信息,因为那些人过去提供的信息一直都很可靠。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大多数人不想在脸书上花时间寻找信息,评估人们被屠杀,或被警察或政权的打手毒打的视频的真实性。那是"旧媒体"要做的,现在它们不得不做得比以前多得多。

相关阅读:

《纽约客》小改变――为什么革命不会被"推"出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