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3日星期三

《卫报》推翻独裁者,我们能帮着做点什么?

核心提示:其它国家的人如何帮助对抗独裁者?正当中东的抗议者在同独裁者斗争的时候,其他国家的人则在思考他们怎么才能提供帮助。注意:本文并非最近发表,而是发表于一个月之前,只是刚刚完成翻译和校对。

原文:What we can do to bring down dictators
作者:Carne Ross
发表:2011年6月13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

Aung-San-Suu-Kyi-006.jpg【图:在昂山素季的全国民主联盟党的仰光总部外,她与支持者们在一起;这位民主倡导者呼吁游客们抵制到缅甸旅行。原文配图】

其它国家的人如何帮助对抗独裁者?正当中东的抗议者在同独裁者斗争的时候,外面世界的人在思考他们怎么才能提供帮助。

我们通常倾向于关心自己政府的行为。当卡扎菲对利比亚支持民主的叛军进行镇压的时候,叛军要求国际社会对利比亚执行制裁,甚至是军事干涉――如果对他们的打击加重的话。但是这两种施压模式都有严重的缺陷,而且对粗暴的镇压作出的反应经常严重滞后。比如在达尔富尔,直到成千上万的人已经死去,对喀土穆的制裁才开始实施。

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威胁使用否决权,联合国安理会还未对叙利亚政府杀害叙利亚平民作出反应,但是美国和欧盟已经实施了它们有限的制裁。而网络上大量的签名请愿活动也未能让这一情况有所改变。

在埃及和突尼斯的革命都采取了运用非暴力技巧来对抗当局的建议(由《大西洋月刊》翻译)。这个手册借鉴了基恩・夏普(Gene Sharp)总结的、简洁但全面的用来打倒暴政的非暴力行动清单(点此可下载英文PDF文件)。亚当・罗伯茨(Adam Roberts)和提摩・ 加顿・艾什(Timothy Garton Ash)总结的一系列吸引人的论文是对民众抗争行动的精彩学术评论,这些论文分析了在许多国家(包括甘地在印度对抗英帝国统治的运动,米洛舍维奇在塞尔维亚被推翻的过程)的非暴力行动。但是这些例证关注的都是在该国内部的抗争,没有谈及其它国家的人可以做些什么。

支持争取民主的斗争还有没有其它可以辅助的工具?在利比亚危机爆发的时候,我提出了十个制止卡扎菲暴行的非暴力途径。我过去是一名外交官,而这些建议也倾向于要求政府采取行动。然而,看到巴沙尔・阿萨德在叙利亚屠杀自己的人民的那一幕,我感受到的那种可怕的无力感,都促使我思考,除了仅仅要求我们的政府采取行动,还有什么其它的可以做的。

所以,在此,我邀请大家提出一些非暴力行动的实际建议,来帮助那些同压迫和独裁政权艰难对抗的人们;我先开的一个头,希望能够抛砖引玉。我会把大家的建议编辑成一个清单,在稍后的专栏中推出。下面是我曾经遇到过的一些例子:

在网络上,"现在连线"建造了"云代理"来帮助那些在有网络限制的国家的网民浏览被屏蔽掉的网站――而你可以提供自己多余的带宽来作出贡献。Tor则使用志愿者的电脑来帮助威权国家的网民来隐藏自己的网络上的行踪。而在埃及当局关闭互联网的时候,Avaaz.org则使用网络捐款来走私高科技手机和便携式卫星互联网调制解调器,保持跟外部世界的联系。

在最核心的网络抵抗中,有报道说,黑客团体"匿名"一直在组织对叙利亚政府网站进行DDoS攻击。同时,在比较费钱的高端方式中,由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发起的苏丹哨兵项目租用监视卫星来监测潜在的,苏丹北部和南部的暴力行动的快闪以阻止发生战争(不过在写作本文的时候,遗憾的是,这个项目的效果并不理想)。

检视过去的历史先例,在苏联在1968年对捷克入侵的时候,数千人曾向捷克学生提供避难;小心运送的人道援助在减轻痛苦的同时,也可以帮助维持抵抗。联合抵制仍然是一个强有力的非暴力工具。反种族灭绝网游说各种企业离开那些政府屠杀自己的人民的国家。逃避那些支持镇压的行为看起来也许很不起眼,但是却有一股微妙的力量:我记得在刚刚解放的津巴布韦,一位白人农民告诉我,一旦国际社会对由少数白人统治的Rhodesia进行联合抵制,她就知道,这个政权迟早就要结束。缅甸的昂山素季建议游客不要去缅甸旅游,以孤立军政府并拒绝兑换缅甸货币。

上面最后的这个例子表明了一种重要的观点――那些在威权或独裁国家内部的人必须要带头反抗。也许除了悲剧的北朝鲜,当今很有再有其它压迫型国家民众的想法不为外部世界所知。自由主义者,还有新保守主义者必须清楚对其他人最好的是什么。但是,同样客观的是对关于主权国家必须不受干扰地处理它们的内部事务的争论。关于这一点,我想卢旺达的图西族和波斯尼亚的穆斯林也许有些话想说说。毋庸置疑,当地人的意见一定是最重要的。比如,就在利比亚叛军在寻找西方的军事干涉的时候,叙利亚的抗议者却并不想要这些。毕竟,这是他们的战斗,而且,他们作出大部分贡献的人将决定他们最后的解放。

所以,只要心怀慈悲,就请在下面发表你任何的观点和例子,包括好的在线资源(就像这篇文章),试图收集最好的实例(像派屈克・梅尔Patrick Meier出色的爱革命博客)。我很清楚各个地方的情况不同,我的意图是建立一个包含各种选择的目录,而不是一个万灵药方。本文要创造一个可以给所有人的清单,来分享知识,帮助那些想提供帮助的人实现效果的最大化。

作者简介:退休前作者曾当了15年的英国外交官,独立外交官这一非赢利机构的创始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