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2日星期日

《经济学人》扼住三峡的咽喉

核心提示:中国政府终于承认三峡大坝的问题了。但是谁来负责?

原文:Choking on the Three Gorges
2011年6月9日|北京|印刷版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长江中下游的持续降雨缓解了这一地区5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旱情。但是,这场大雨却没有稀释人们对三峡大坝的批评之声。这其中也包括指责建造三峡大坝加剧了这场天灾。政府罕见地承认了大坝存在环境上的和其他"紧急"问题,也容忍了对大坝的反对之声。

官员们私下里已经对这个项目造成的负面影响担心了一段时间,偶尔,他们的怀疑也会出现在官方媒体上。但是中国政府自身始终不肯承认。1992年,人大以其一贯的"橡皮图章"的形式通过了三峡项目,在当时肃杀的气氛中(天安门大屠杀事件仅仅过去了三年),争论被压制了。去年七月,三峡水位自06年建成后首次达到峰值的时候,官方隐约感觉到三峡的抗洪作用被夸大了。今年5月18日,当大坝再次因为大旱受到瞩目的时候,总理温家宝主持了一次咨询会(译注:本次会议的全称是"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第十五次全体会议"),进一步地承认了大坝的缺点。

在这次会议结束后,三峡大坝仍被称为"总体来说受益匪浅"的工程,但承认库区的140万移民重置过程中存在问题。而"在防止地质灾害方面"则亟须解决。据说,大坝对通航、灌溉和下游的水量供给存在"一定的影响"。其中某些问题在设计之初和建设过程中就曾被提出过。但是这些问题都被当做""特定时间内的特殊困难给克服"了,因此没有深入下去。

这次的承认问题却引发了官方报纸的对大坝缺陷的报道风潮。一些报纸重新搬出中国最著名的三峡大坝反对者黄万里十年前去世时的话,他认为大坝会导致库区流域的河床淤积抬升,大坝迟早会被炸掉。《东方早报》在其头版位置放上了黄万里先生的照片。这位著名的水利学家曾因为批评黄河的三门峡水库而被毛泽东所迫害。三门峡水库一度是中国人的骄傲,直到水库被淤泥覆盖。在6月7日的英文报纸《上海日报》上,三峡大坝被称为是"荒谬的水利项目"。

三峡对干旱的影响很难被证实。官方极力的否认大坝及超过600公里长的水库会影响区域性气候。但是一名官员,长江水利委员会的王景全,承认三峡蓄水让中国两个最大的内陆淡水湖水位降低,造成了更严重的影响。库区流域水位的急剧下降也加大了人们对两侧山体滑坡和地震活动频繁的担心。一个加拿大的NGO,Probe国际在6月1日登出了一篇报道,其中援引中国政府专家的说法,大坝已经造成了地震活动"明显增加"。
关于三峡的讨论彰显了中共在明年的换届前的高度政治不确定。政府决定对相关的争论采取与之前极力掩盖完全不同的开放态度,这也反映出了即将卸任的政府领导与那些仍具有影响力的前任领导之间的斗争。前一届政府应对90年代时此项目的开工负责。而在2006年5月,胡锦涛和温家宝都没有出席三峡的竣工仪式上。

对于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来说,这种轰动效应为他们提供了反击强硬派的机会(强硬派们更喜欢以宏伟工程来展示国威)。一份自由派报纸报道了一篇对茅于轼先生的采访。茅于轼先生是一名经济学家,最近因为发表了一篇批评毛泽东的文章而备受攻击。茅先生曾为在89年出版的一本批评三峡大坝的书做出过贡献。该书就出版在89年天安门事件前夕,后来就被禁了。

在采访中,茅于轼先生指责中国政府在推卸责任,因为20年前政府忽视反对大坝的专家意见,强行让人大通过了这一项目,他说:"如果将来出现了什么问题,你不会找到任何人来负责的。因为根本就没有真正负责的人。"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