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4日星期二

《华盛顿邮报》社论:中国在大坝问题上终于说了实话

核心提示:为什么中国政府在耗时15年、投入数百亿美元、淹没13个市、140个镇、1600个村、导致124万人背井离乡之前,不听取批评者的进言呢?

 

来源:《华盛顿邮报》,2011520日, http://goo.gl/F3inr

译者:五月未央

校对:南山

现在他们告诉我们了统治中国的国务院日前发布了一项声明承认截断长江的巨型三峡大坝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声明指出,尽管三峡工程生产了急需的电力资源也促进了洪水的调控,但是,(三峡)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稳定并提升库区移民的生活水平,保护环境以及防止地质灾难。哪怕是这些相对直白的语言,也只是对三峡大坝带来的长期性严重山体滑坡、水质污染和社会混乱的委婉总结。正如国务院所言,从大坝开始往下游而去的船运基本被旱灾致瘫了,而这种情况在过去江水自由流淌的时候是不会发生的。

这并非官方首次就对三峡大坝的批评而作出的认可。2007年十月,官方媒体就援引了专家对大坝的负面影响的描述,还对大坝可引发的环境灾难作出了警告。但是,这份最新的警告是政府自身第一次发出了(此类)警告。同样地,官方的声明提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在耗时15年并投入数百亿美元之前,在水库淹没13个城市,140个城镇,1600个乡村之前,在导致124万人背井离乡之前,统治中国的中共为什么不听取批评者的进言,反而对部分批评者监禁或是镇压??

中国的统治者(指中共)已经有了很多这种只忏悔一半的经验:一个突出的例子是中共对文化大革命的批判。他们只说这场革命是中共内部的极端派所犯的错误,却根本不承认这是一党专政的独裁政体所造成的必然结果。在中国,对过去错误的纠正必须根据当下的政治议程来解读。

最近对三峡大坝的批评,反映的可能是一个相对温和的政治议程,即:温家宝总理对那些主张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中提高水电比重的人士所做的反击。据说温氏极度质疑在中国西南的怒江上修建大坝的计划。如果他占得上风,中国会少一些类似于长江那样被截断和损害的河流——这无疑是很好的;但是,中国那集权的、不能容忍异见的决策过程仍然会毫发无损,而就是这种决策过程催生了三峡工程。

国务院就三峡大坝而发出的声明的同时,也承诺了将设置灾难预警系统、提高环境保护的资金(投入)、修补河堤并帮助那数十万计的被强制离乡背井的人民。换言之,政府的意思是说,中国人民可以依赖引发这些问题的政权体系去弥补这些问题。只要中共保持对权力的垄断,中国人民就别无选择。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