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7日星期四

悉尼晨锋报 中国竖耳悉听阿拉伯的自由呼声

核心提示“党就象上帝,看不见,摸不着,但他无处不在。”

原文:China cocks its ear to Arab freedom cry
来源:悉尼晨锋报
作者:Peter Hartcher,政治和国际事务编辑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5日
译者:Antipodal Views (@antipodalviews)


原文配图 图中报纸小字:埃及的人民力量 设计:John Shakespeare

在中国向超级强国演变的旅程中,这个月特别引人注目。有两个原因。

二月三日,一项最新公布的评估和计算显示,中国经济已经成为世界龙头老大。

十天后,穆巴拉克倒台。假设埃及的军人政府不食言,那么中国同时也成了有史以来在专制压迫体系中生活的人口最多的国家。

以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列为“没有自由”的国家的人口计算,每十名受政治压制的人中就有六人目前生活在中国。


中国同时获得两个世界之最,令人注目。即使中国正在变成头号人性压制大腕,这也不能阻止中国经济,根据一个重要的定义,成为世界最强。

如果纯粹以钱的数目来看,美国依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经济,而且遥遥领先。在上个月发表的国情咨文中,奥巴马总统甚至感到有必要特意提到这点。

基本数据呢?美国去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4.6万亿美元,中国则为5.7万亿美元。按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经济只是美国的40%。

但是,当你把这个数字按一美元在不同国家的购买力作调整后,则是另外一回事儿。因为与美国相比,中国的绝大部分服务性产品都相对便宜,所以一美元能在中国买到更多的东西。也就是说,同样是一美元,它能给消费者在中国带来更大的购买力。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学院(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阿文迪·苏布拉曼尼恩(Arvind Subramanian)在重新计算过程中调整了这一项,从而得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了14.8万亿美元,以一鼻之差超过美国。

“中国经济是在2010年某个时候超过美国的。”苏布拉曼尼恩在东南亚论坛(East Asia Forum)这个互联网期刊上写道。

在差不多同一个时间,阿拉伯世界的人民开始苏醒,发起了一场走向自由的新运动。有明显的证据表明,这场运动可能造成的影响让中国独裁者们担心紧张。

根据自由之家提供的数据,全球范围内去年有24.34亿人生活在独裁专制国家中,其中57%是中国人。但是,在突尼斯和埃及发生革命之后,这个数字出现了改变。假设临时军人政府遵守引进改革的诺言,那么有9000万人将会摆脱独裁,拥抱民主。

这意味着在全球受政治压制的人口中,中国所占的比例将会一下子上升到60%。

这将让中国在全世界各国的眼里变得更为扭曲失常。全世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没有自由”的政治体系下,分布在不到四分之一的国家中。

当中国主席胡锦涛出席下一届20国集团会议时,与他同台的世界首脑中只有沙特阿拉伯王国国王阿普杜拉是另外一名独裁领袖。从阿拉伯各国目前的氛围来看,他肯定也是如坐针毡。

“几乎所有的微博/社交网络服务都设置了过滤”,屏蔽含有“埃及”和“穆巴拉克”中文词组的搜索结果。设在上海的一家研究组织,群智基金会(Social Brain Foundation)的主任毛向辉(Isaac Mao)告诉《华尔街日报》。

网络审查败露了当局的焦虑心情。悉尼大学汉学家大为·古德曼(David Goodman)教授说:“让党的国家和各级领导担心的是来自基层的革命。他们现在有点过于神经兮兮,过于敏感。”

“这并不等于他们有任何依据,但是他们现在确实是这样。谁知道呢? 他们如果没有从一开始就管理新情况,也许还真会变成实际问题。”

但是,官方对新闻审查效果也不尽完美。著名维权活动家艾未未在一条推特信息里这样写道:“只用了18天,一个执政了30年并且看上去是和谐与稳定的军人政权就倒台了。这东西(中国政府)已经存在60年了,可能需要几个月吧。”

一本名为《财新》的独立中文商务杂志发表文章说:“支持专制体系就是以短期获利换取长期代价。对中东地区来说,只有民主制度才是长期稳定的基础。”中国受到的影响显而易见。

官方主办的《环球时报》上星期就中亚和阿拉伯国家发生的动乱发表社论声称“颜色革命不能带来真正的民主。”

但是中国能吗?似乎是不经意的讽刺。

与此同时,中国有必要担忧吗?“毕竟,”美国卡莱门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教授裴敏欣说,“与穆巴拉克政权不同,中国共产党一直在不断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而目前政权面临的来自内部的威胁并不多。”

中国领导人们如此紧张,也许是因为他们想到了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事件,想到自己那时可能差一点儿就被轰下权力舞台了。最高领导人邓小平下达命令对示威学生开枪,但是他的总理拒绝执行,政治局常委大多数委员也拒绝执行,北京卫戍部队司令员也拒绝执行这项命令。最后,邓小平绕过权力体制,坚持执行了杀戮学生的个人意愿。那可以说是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

或者也可能是这个原因(让中国领导人担心),裴民欣在为《金融时报》撰写的评论中说:“与埃及相似,这个表面上看来坚强不屈的政权制度在许多方面正受着一些同样的病毒的侵蚀——政治压制、腐败和缺乏公信度,同时政权的支持基础出奇的狭窄,社会不平等飞速加快。”

中国与埃及最显著的区别是,埃及的经济一直表现不佳。然而,即使有高速发展的经济也不能担保大众放弃对政治自由的要求。南韩和台湾就是最好的事实见证。

也许阻碍中国民主自由的最大和最现实的障碍是中国共产党广泛部署的政治和治安机器。记者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在他撰写的一本名为《党》(The Party)的书中,引用了一位中国教授的话,“党就象上帝,看不见,摸不着,但他无处不在。”

《悉尼晨锋报》驻中国记者约翰·加诺(John Garnaut)在今天发表的这篇报道中说,过去五年中,共产党发展了近三万名党员干部充当国内政治间谍,人数是以前的三倍。

他指出,共产党同时加深了对私人企业、宗教团体和所有企事业单位的渗透。

紧张?谁说他们紧张啦?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获取翻墙梯子

相关阅读

  • RSS订阅GFW博客,获得翻墙梯子大全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 comments:

superstar racing 说...

好呀

匿名 说...

美国人可以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中国人不能没有。中国人可以生活在没有服务的环境,实际一直都是,美国人肯定不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所以,考虑到这些因素,中国的购买力比美国不知道少了多少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